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二十八章 他的玉佩
    那玉佩,秦落烟扫了一眼,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说这玉佩怎么看着眼熟,原来竟是树林中的时候,她从他手中强行要走的那块。

    前两天她用这玉佩换了路边一个中年人的快马,没想到如今却出现在了傅子墨的手中,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人没准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就等着她的自投罗网呢。

    果然,能久居高位,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武宣王的傅子墨,势力和手段根本就不是她能抗衡得了的。

    秦落烟背心突然升起一股子后怕,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她竟然还多番挑衅,而现在她还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件万幸的事。

    她脸上的笑,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王爷,您开什么玩笑,堂堂武宣王怎么可能连一千两都拿不出来,这玉佩太贵重,我可不敢要。”

    “不敢?你还有不敢做的事?”傅子墨把玩着手中的玉佩,嘴角的笑容邪魅肆意,“用这么贵重的玉佩,换一匹普通快马,这样的事你都敢做,还有什么不敢的?”

    “呵呵……”秦落烟笑得冷汗直流,连连摆手,“那不是紧急情况吗?没关系没关系,不就一千两银子吗,王爷您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这玉佩您还是自己收着吧,银子等您方便了再给也行。”

    心中将傅子墨骂了个狗血淋头,秦落烟的脸上却还是挂着笑,也许,这就是经历太多,成熟了之后的表现,她,已经过了那个将心思写在脸上的年纪了。

    傅子墨却并没有收回玉佩,而是伸手一捞,将她捞到了自己面前,他修长的手指捏着玉佩,然后在秦落烟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将玉佩塞入了她的领口,“本王给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的道理。玉佩你好生收着,这万金的玉佩,就抵那一千两银子了,你不亏!还有,如果哪一天玉佩掉了,那你这颗脑袋,也可以不要了。”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只可惜,面对威胁,秦落烟似乎没有拒绝的力量。她很识时务的点了点头,对于他的流氓行径选择自动忽略,她讨好的拍了拍胸口的玉佩,“你放心,我保证以性命相互。”

    特么的,一千两的银子就这么打水漂了!

    太阳,终于升到了正午,天地间洒满了暖洋洋的光辉。

    冬日里能见到暖阳的天气,都是让人惬意而满意的,行进中的车队也因为这好天气而速度快上了许多,还没到日落的时候,车队就已经来到了一座繁华的城市。

    从边境到凤栖城有大半个月的路程,中间要经过七个大城三十个小城,眼前这座城市就是一座大城,是南越国北面几座有名的城市之一。

    城中最有名的酒楼坐落在南面最繁华的正街上,还未到日落,已经有不少人进了酒楼,等到真正到了日落的时候,整个酒楼怕是会座无虚席。

    酒楼二楼的一个雅间里,临窗坐着一名轻易男子,男子约莫二十多岁,模样俊美儒雅,气质更是超凡脱俗,这不是别人,正是传说中能与首府萧承河抗衡的左相殷齐。

    他就那么安静的坐着,手中端着一杯已经凉透了的茶,不知为何,他突然就想到了那日梅树下煮酒的情景。

    酒香,似乎还在鼻尖,可那人却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他叹了一口气,问身后站着的人,道:“晋楚,今日武宣王就会到达这座城池吗?”

    站在他身后的晋楚点点头,“对,据我们的人打探,武宣王一行人今日就到。我们……要动手吗?”

    “动手?”青衣男子摇摇头,“何必和他正面对上,我只是来这里看戏而已。你说原本北冥国和我南越国边境摩擦,眼看就要打起来,听说大将军魏俊已经在调配军队了,这时候却因为萧大小姐的出使,而让两国化干戈为玉帛,这眼看要打的仗打不起来,最不高兴的事谁?”

    晋楚憨厚的脸上写着诧异,“谁?大将军魏俊?”

    青衣男子淡笑不语,“你倒是长进了一些。不打仗,哪里来的升迁,哪里来的军需?”

    晋楚一阵唏嘘,他是个粗人,说话直接,听主子这么一分析,立刻就忍不住感叹,“果然是乱世才能出英雄啊,哪个不希望天下安定、没有战争,这些将军倒好,竟然希望打仗?”

    对于晋楚的愤愤不平,殷齐并没有发表意见,他只是依旧看着街上行走的人群,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些什么。

    “对了,听说武宣王在路上收了一个暖床的丫头。”晋楚似想起什么来,又道:“听说武宣王对那暖床丫头有些特别,还破例允许她同乘一辆马车。武宣王是为了迎萧长月去的,萧长月倾慕武宣王是整个凤栖城都知道的事,主子,您说武宣王这么做就不怕扫了萧长月的脸面?”

    殷齐听了这话,才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茶杯,思索了一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倒是问:“萧长月对那个暖床丫头下手了吗?”

    “这还用说,肯定的啊,武宣王身边但凡有个女人,这萧家大小姐的就会赶过去折腾一番,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不过谁让她有个外婆是太后,有个表姐又嫁给了北冥国的君主呢?您看,这次她出使北冥国,还立了功,收拾几个下贱的婢女,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啊……”

    晋楚说起这个,倒是很有兴趣,他和殷齐的相处模式也很随意,倒不像别的主仆之间那么生分。

    “不过什么,你倒是学会卖关子了?”殷齐觉得他的表情有些好笑,“你好歹也是有军衔在身的,怎么说起八卦来也这么感兴趣?”

    “唉,主子,您是不知道,属下听见这件事的时候可是吃惊不小呢,以前萧家大小姐收拾人,武宣王是从来不过问的,可是这一次,武宣王亲自出面了,虽然也没把萧大小姐怎么样,可是却是将萧大小姐拦了下来。”

    殷齐听到这里,也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沉吟了一阵,道:“找人去查查那暖床丫头的来历,我倒是不信武宣王会随便对一个女人上心。”

    “嗯。”晋楚应了声,对此事也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