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二章 赏你口吃的
    许是知道房间里正在发生什么,所以院子里的人都远远地避开了去,明明是晚饭时间,却也没有人来叫吃晚饭。

    一场纠缠下来,秦落烟仰躺在床铺上,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不用看,也能想象得到自己的后背如今是怎样一番狰狞的场景。

    傅子墨并没有把她当做良家女子,所以对待她的方式简单粗暴,有时候,秦落烟会忍不住想,如果换了一个身份地位都不一般的女人,比如萧长月那样的,那他在这方面的时候,是不是会温柔很多?

    “起来吧,今日带你去城中最好的酒楼吃饭。”像是事后的奖励一般,傅子墨高高在上的说了这么一句。

    秦落烟咬着下唇,没有用冰冷的目光去看他,她知道他恨敏锐,所以她也很会隐藏,“嗯。”她应了一声,从床上爬起来,拾起落在床旁的衣服穿好。

    “你这身衣裳样式倒是不错,就是皮毛差了些,等回了京城,本王带你去围场狩猎,到时候猎到了狐皮给你换换。”傅子墨见秦落烟已经穿好了衣服,这才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那就谢谢王爷了。”他还准备带她回京城?这是真把她当暖床丫头了?

    客栈的院子里,到处都点上了灯笼,已经彻底入夜了,连站岗的军士表面上看上去也少了很多。

    一辆马车等候在客栈门口,金木见傅子墨出来,赶紧让人搬了脚凳子候着,当看见秦落烟的时候,金木也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

    秦落烟正要跟着上马车,客栈里却突然追出几个人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萧长月两姐妹。

    “王爷,您真不地道,自个儿准备去吃好吃的,却不带上我们姐妹。”萧云琴仗着自己年纪小,说起话来也随意许多,就是不知道这份随意里有几分心机罢了。

    马车的车帘还未放下,能看见坐在车中的傅子墨嘴角及不可查的勾了勾,“萧二小姐的消息倒是灵通,连本王的行踪都打听到了,既然来了,就一起吧。金木,给萧家姑娘准备一辆马车。”

    说完之后,傅子墨放下了车帘,秦落烟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傅子墨的马车。

    金木很快又找来一辆马车,也不顾萧家两人的脸色好不好看,交代了车夫几句之后就骑马去前面领路了。

    萧长月两姐妹互看一眼,眼神一瞬间的凶狠,当着她们的面,那女人竟然爬上了武宣王的车!

    夜里的城市,多了几分静谧,没了小摊小贩的吆喝,多了烛光摇曳的雅致。此刻,城中最繁华的就属东街了,因为这里有城中第一有名的酒楼,正是饭点儿的时候,当然也是最热闹的时候。

    当傅子墨一行人出现在酒楼的时候,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而傅子墨似乎也并没有要低调的意思,带着一行人就上了二楼的包间。

    当他们进入包间关上房门的一瞬间,长廊另一头的房间里,传出了一道轻轻的笑声。

    “主子,他们来了。”晋楚推开窗户,从他们包间的窗户看出去,正好能看见一楼整个大厅里的情况。

    殷齐点了点头,悠闲的喝了一口茶,桌上的小菜却是动也未动,“我们等着,好戏就要上演了。”

    他的话声刚落,就见酒楼门口又出现了一群人,而且这群人出现的时候,同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倒不是因为来人地位显赫,而是人群中,有两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那两位美人儿是双生子,尽皆裹着白色披风,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那脸上五官精致,皮肤吹弹可破,尤其是那眼睛,每一眼都想能勾人魂魄似的,端的是秋水连连。

    这样的美人儿,是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侧目的,所以,在她们出现的时候,整个客栈都安静了下来。

    两位美人带着随从要了门口处一张空着的桌子,两人坐下来之后却并未点菜,而是一人拿琴、一人抱琵琶合奏了起来。

    美人抚琴,不管那琴声是否真的动听,但是这个画面也已经足够让人觉得美好,酒楼里的众人都忘记了来这里是吃饭的,全都愣愣的欣赏着眼前这一幕。

    二楼最豪华的包间里,酒菜是早已经备好的,傅子墨坐在主位上,萧长月两姐妹坐在他的对面,金木和秦落烟站在傅子墨的身后。

    在等级森严的社会里,秦落烟和金木都不属于主子,是没有资格和主子一起坐下吃饭的。金木已经习惯,可是作为骨子里是现代女青年的秦落烟来说,这一幕,却非常的伤自尊心。

    不是说带她来吃饭吗?结果他们吃,她看着?

    “金木,给她挑些饭菜。”傅子墨淡淡的开了口,没有说是谁,可是金木却领会了他的意思,拿起碗筷挑了一份饭菜放到了一旁的小方桌上。

    “秦姑娘,这是王爷赏您的。”金木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有些羡慕,似乎对于王爷主动照顾吃食这种待遇,是他们都不能享受到的。

    秦落烟嘴角一抽,喉咙里有些腥甜,却站着久久没动。

    “秦姑娘?”金木又叫了一声,走到她面前,悄悄冲她挤眉弄眼,小声道:“秦姑娘,王爷从来没有这么关照过哪个人,您可是第一个,赶紧坐下吃吧。”

    吃?

    秦落烟心中觉得可笑,在这一刻,她才真实的体验到了主子和奴才的差别,前几日在马车里,吃得很随意,也没有和傅子墨一起吃过饭,倒还没有这样的经历,如今不在路上了,她却连和他同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挑一些菜,放到一旁,像赏赐一只宠物狗一般,她还得感恩戴德?

    傅子墨见她站着没动,眉头拧了起来。

    坐在他对面的萧云琴见似乎机会来了,立刻站起身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抬起一巴掌就甩了过去,“大胆奴婢,不识抬举!”

    秦落烟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她的手,她冷冷的看了萧云琴一眼,却转头对傅子墨道:“王爷,我身子不适,胃口不太好,就不吃了,我去楼下等着你们。”

    也不等傅子墨点头,秦落烟就迈开步子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