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三章 突变
    她的背影印在傅子墨深邃的眸子里,勾出一道泛白的光景。

    傅子墨的脸色沉了下去,握着筷子的手也放了下来,他冷冽的目光落在了秦落烟毫不犹豫下楼的身影上,直到她身影消失的时候,他禁不住冷笑了一声。

    女人,看来是他太纵容她了。

    因为房间门的打开,楼下丝竹声声便传了上来,那古琴和琵琶的合奏让屋子里的人都被吸引,最先忍不住的是萧云琴,她站起身走到门边,往下看了一眼,眼珠一转,又不动声色的准备关门。

    “这琴声倒是不错,金木,去看看是谁在弹琴?”傅子墨突然开口,语气依旧冰凉冰凉的。

    金木应了声,立刻就出去了。

    萧云琴却满脸警惕的坐回了萧长月的身边,凑近她耳边道:“楼下又来了两只骚狐狸。”

    萧长月一怔,看了看傅子墨,没说话,继续低头吃饭,只是拿筷子的手指却因为用力而有些发白。

    秦落烟觉得闷,所以一路下了楼,却没想到看见一对双胞胎美女在楼下弹琴,这对双胞胎生得太美,她想要不注意都难。

    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找上傅子墨的情景,那时候,她是听说傅子墨对美人儿来者不拒,所以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了,没想到,傅子墨果然没有拒绝。

    在傅子墨出现的地方,突然就出现了这样一对引人注目的双胞胎,要说这是个巧合,秦落烟却是怎么也不会信的。

    “真是风流成性,呵。”秦落烟冷笑一声,下了楼梯准备到酒楼门口去等,实在不想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只是,她刚走到门边,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原来是金木走到了那两位美人儿的面前,“两位姑娘,我家主子甚是喜欢两位姑娘所奏的曲子,可否请两位姑娘到楼上与我家主子一叙?”

    那两位美人儿还没搭话,倒是秦落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话说的,他家主子喜欢两人奏的曲子,所以让人给请上去,这确定不是登徒子才会说的话,但凡是正常的女性,谁会接受?

    “那就有劳小哥引路了,我们姐妹俩恭敬不如从命。”抱琵琶的美人儿微微福了福身子,立刻就应了下来。

    秦落烟回头,果然,这两人是冲着傅子墨来的,不愧是武宣王,真是艳福不浅,不知为何,她觉得心中的那把火烧得更旺盛了,她到不觉得自己是在吃醋,不过是对这种行为的愤怒而已。

    女人,在他眼中,果然得来得很容易。

    她抬起脚,准备加快离开的步子,谁知金木却并未急着带那两人进去,而是向秦落烟走了过来,“秦姑娘,主子说了,您身为他的婢女,还是不要乱跑的好,毕竟你现在不是一个人。”

    她还有个弟弟,秦翼生,人,一旦有了牵挂,就有了弱点。

    尽管不愿意,可是秦落烟要是咬着下唇,转身跟金木上了楼,只是上楼的步子,每一步在她走来,都如千金般沉重。

    两位美人儿进了二楼的包间,视线立刻黏在傅子墨的身上移不开去,两人互看了一眼,同时对傅子墨行了一礼。

    “王爷有礼了,奴家姐妹能在这里遇见王爷,真是万般荣幸。”抱琵琶的美人儿福了福身子。

    原来这两人是认识傅子墨的,这倒是出乎秦落烟的预料,不过这些事情她也懒得关心,所以进了屋子就缩在角落里,极力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嗯,你们有心了。”傅子墨声音淡淡的,对其中一人招招手,“过来。”

    那美人儿娇滴滴的应了一声,立刻就乖巧的走到了傅子墨的面前,只见傅子墨身后一勾,那美人儿就坐在了他的怀中,当着众人的面,他竟是没有丝毫顾忌。

    秦落烟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萧长月两姐妹则是气得脸色苍白。

    “是追着本王来的这里吗?”傅子墨开口,手则搭上了美人儿的腰。

    “自从上次见了王爷,奴家姐妹两就夜不能寐,所以才冒昧追着来了,还望王爷不要怪罪才好。”那美人儿也没有普通女子般的娇羞,主动就将自己的手挂在了傅子墨的脖子上。

    傅子墨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意味深长,他突然转过头,看向角落里的秦落烟,“你,过来。”

    秦落烟想装作没听见,依旧站着没动。

    “不要让本王说第二次!”傅子墨冷声开口,眸子深沉如墨。

    秦落烟咬咬牙,到底还是走了过来。

    “给本王的美人儿夹菜,好生伺候着,做好你一个丫鬟分内的事,本王的身边,从不留闲人。”

    她本来也不想留在他身边,如果他愿意放她走的话。只可惜,这句话秦落烟却不敢说,对傅子墨来说,杀死她和翼生,真的太过容易。

    她拿起筷子,替他的美人儿夹了菜放在碗里,那美人儿巧笑嫣嫣的看了秦落烟一眼,似乎在探究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没说,而是殷勤的将那菜送到了傅子墨的唇边。

    傅子墨在笑,下一瞬,他吃了她送上来的菜。

    几乎是一瞬间,原本安静的美人儿面目突然就变得狰狞,傅子墨怀中的美人儿竟然在袖中长了匕首,匕首寒光暴露,直接就往傅子墨的咽喉而去。

    这样近的距离,换了其他人,是怎么都躲不过的,可是他是傅子墨,他的武学造诣已经在南越国无人可敌,他战场杀神的名号也绝非白来的,所以几乎在美人儿动作的时候,他嘴角的笑终于弥漫开来了。

    他,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

    也不见他怎么用力,可是在那匕首靠近他咽喉的一瞬间,却被他轻而易举的用两个手指钳制住,再然后,一个反手,那美人儿就被他牢牢的锁住了双手。

    “就这点儿伎俩?”傅子墨似乎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伎俩对付他,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哼,我们知道伤不了你,所以目标从来就不是你。”那美人儿的眼中抱着必死的决心,她往自己的同伴看过去,果然看见了另外一个美人儿已经将匕首搁在了萧长月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