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四章 她没死
    她们的目标是萧长月!

    作为这次武宣王傅子墨亲自迎接的功臣,萧长月如果出了什么事,武宣王自然也承担全部的责任,她们从来没有想过能这么轻易的杀死武宣王。

    “你们大胆!”萧长月到了这个时候,还依旧端着萧大小姐的样子,她看向傅子墨,一双眼睛秋水盈盈,那是一种对倾慕之人的期盼。

    “萧大小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坚信武宣王能救你吗?”举着匕首的美人儿笑着将匕首往前送了一分,一条血线立刻就在萧长月的脖子上晕染开来。

    萧长月这时候才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哪怕傅子墨再厉害,可是这种时候,他真能救她?她犹豫了,所以恐惧了,她脸色苍白的看向傅子墨,“王爷,您一定要救救我……”

    傅子墨倒是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将自己钳制住的那美人儿扔给了金木,“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如果是要萧长月的命,刚才就可以直接动手,何必说这么多废话?”

    那美人儿一惊,笑道:“武宣王不愧是武宣王,好,我也就有话直说,我要你手上的那部分连击弩的图纸!”

    傅子墨一听,轻笑了一声,指了指她的同伴,“你觉得一个女人的性命在我看来会比那图纸重要?看来你这双生的姐姐的性命,你也是不打算要了?”

    被金木抓着的那美人儿眼中一阵惊恐,看向另一个美人儿,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就要咬舌自尽,只是,金木似乎早已经知道她会有这个动作,所以第一时间就封住了她的穴道,她一时间就只有一双眼睛能动了。

    “你不用离间我姐妹,我姐妹如果不完成任务,回去也是死,既然接了这任务,我们也没打算活。”拿着匕首的美人儿又将匕首往前送了一分,萧长月的脖子立刻血流如注,“王爷,你觉得萧大小姐这样流血能支撑多久呢?”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茶香,不知什么时候,有人竟然在悠闲的泡茶。

    在这种情况下,能喝茶看戏,而完全不把眼前的局势当回事的,就只有秦落烟一个人了。

    傅子墨转过头,就看见秦落烟正端着一杯热茶喝着,他道:“你倒是有这个闲情。”

    秦落烟耸耸肩,脸不红气不喘,“我渴了,喝杯水不犯法吧。”

    傅子墨不是她的朋友,萧长月更不是,看见他们有麻烦,她没有敲锣打鼓庆贺就算给面子了,怎么,还指望她感同身受?

    这一幕,落进萧长月的眼中更是气得她咬牙切齿。

    “就算本王将图纸交给你,你觉得你可以拿着图纸活着走出这里?”傅子墨回过头又对那美人儿道。

    “这就不用王爷费心了。”

    “金木。”傅子墨依旧面无表情的开口,“将图纸拿来。”

    金木应了声,立刻从怀中掏出图纸,原来这图纸竟然一直由金木在贴身保护,他拿着图纸,正准备递给那美人儿,谁知那美人儿却并没有接手的意思。

    “将图纸给她,让她送出就楼外,等我们的人拿到了图纸,就会给我信号,到时候我就放了萧大小姐。”美人儿说话的时候,看向了角落里的秦落烟。

    原来,她们的计划竟然是这样的,这对孪生姐妹,本就没打算活着离开这里,一切都是为了成功的拿到图纸。

    哪怕知道自己留下就是死,可是她们依旧义无反顾的选择将图纸送出去。

    秦落烟是有些佩服她们的,可是,为何她说话的时候是对着自己的?

    “你是让我去送图纸?”秦落烟嘴角抽了抽,左右看了看,这屋子里,随行的人很少,一眼看上去似乎就只有她不会武功,所以,她有幸被拉入了战局?

    美人儿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又道:“将图纸给她,让她带出酒楼,立刻!否则我立刻就杀了萧大小姐。”

    抱着必死决心的人,没有人会怀疑她说的话,如果不按照她的话做,那萧长月一定会死,可是,这些人对萧长月尚且如此,对一个送图纸的丫鬟,又会好到哪里去?

    也许,为了赶紧断后,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个送图纸的。

    秦落烟这一去,也和送死没有区别,她看向傅子墨,尽管理智上告诉她,她的性命在他的眼中,绝对比不上萧长月半分,可是不知为何,那一刻,她却忍不住等待他的回答。

    他,会让她去送死吗?

    仿佛没有看见她的眼神,傅子墨脸上的表情由始至终没有丝毫的改变,他的指节敲打着桌面,然后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好。”

    果然……

    那一刻,秦落烟的心,不知为何往下沉了沉。

    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心中为何还是有丝隐约的失望?

    金木将图纸塞在了秦落烟的手上,并没有说什么,可是一双眉头却拧紧了。

    秦落烟拿着那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背脊却挺得很直,她回过神,对傅子墨道:“如果我回不来了,那就有劳王爷看在我为您死了的份儿上,善待我的弟弟。”

    说完之后,她拿着图纸走出了包间。

    二楼长廊对面的房间里,窗户突然被打开了,晋楚看了一眼这边的情况,禁不住低呼一声。

    “怎么了?”正在喝茶的殷齐抬眼顺着窗外看去,刚好看见了挺直背脊往下走的身影。

    一瞬间,他的手禁不住颤抖了一下,茶杯落地,碎裂开去,溅出的茶水将木制的地板沾染完全。

    怎么可能,是她?

    “晋楚!你看见了吗?”殷齐没有发现,他的声音里隐忍的激动是那么明显。

    晋楚吞了吞口水,“看见了,真是那个解开天机环的人!特么的,她还真是个女人,而且,长得好这么好看!她没死?”

    “对,她没死!”如果死了,那眼前的这人是谁?

    殷齐站起身,就要往门外走,突然看见跟在她身后走出包间的人,脚步又立刻一顿!那包间门口,一个手拿匕首的美人儿正挟持着萧长月,而她们身边站着的,是傅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