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五章 不相信巧合
    她,是傅子墨的人?

    殷齐的脸色深沉,不自觉的抓紧了窗棂,那指节有些泛白,他喉头滚动,问晋楚,“你说傅子墨收了一个暖床丫鬟?”

    “是,不过……”晋楚自然知道主子对那个能解开天机环的女人很伤心,“不过也不一定就是她。”

    殷齐没有说话,可是作为久居高位的人,如果连这点儿东西都分析不出来的话,那他早就死了千万次了。

    “主子,事情肯定没我们想的那么糟。”晋楚想开导几句,殷齐却举起手打住了他的话,他专注的观察着远处的情形。

    秦落烟拿着一叠图纸走下长长的木制楼梯,没有回头,没有去看傅子墨的脸,她冷笑,到了关键时刻,谁轻孰重显而易见,怪只怪她如今太过弱小,所以任得这些人摆弄!

    傅子墨的视线一直落在秦落烟的背影上,深邃的眸子里隐藏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震惊,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从容不迫,就这份定力,就绝非一般人能有的,他笑,笑中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酒楼里的食客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整个酒楼依旧一片喧闹。

    秦落烟穿过人群,终于走到了酒楼的门口,她停下脚步,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人,一眼看过去,似乎谁都不像来接应的人。

    “客官小心,热汤来了。”店小二一声吆喝,人群散开,店小二顺利的冲到了秦落烟的面前,不等她反应,将手中的热汤随手往旁边的食客一泼,抓住了秦落烟就往客栈外跑。

    被泼了热汤的食客立刻惊叫起来,喧闹的大厅立刻变得慌乱,人群奔走惊叫,倒是阻住了楼下追上下来的侍卫。

    秦落烟被店小二扯出酒楼,想也不想就将手中的图纸往那人怀里一塞,“大侠,图纸给你,我不过是个丫鬟,放我一条生路吧!”

    那人却是不听,只抓着她不断的往前跑,也没跑多远,大概十几丈的距离之后,那人就将秦落烟猛地推进了来接应的马车。

    原来,这些人的逃脱方式竟然类似于接力赛,一环扣一环,而上一环的人都抱着必死的决心。

    那连击弩的图纸竟然那般重要,值得让这些人不惜前仆后继的去死?

    “怎的还带个女人来?”赶马车的人一愣,动作却丝毫不满,扬起马鞭就让马车快速奔驰起来。

    “主子的命令,你们先走,我断后!”先前抓秦落烟的男子并没有上马车,而是往掏出匕首向身后追来的侍卫冲了过去。

    马车的车帘被放下,再加上马车因为快速奔驰而颠簸不已,秦落烟看不见车外的情况,但是心中却也渐渐安定了下来,这些人没有杀了她,那就是说她还有用,只要她还有用,那性命应该暂时无忧。

    客栈里,一半的侍卫追着秦落烟而去,另一半人却严阵以待的将挟持萧长月的美人儿围在中间。

    “你们的人已经拿到了图纸,可以放了萧大小姐了吧?”傅子墨淡淡的开口,听不出情绪。

    “兵不厌诈,王爷不会以为我真的会放了萧大小姐吧,放了她,我就能活?”那美人儿惨笑一声,见自己的同伴已经得手,立刻一咬牙准备将手中的匕首往前送,似要割断萧长月的咽喉。

    “哼”

    一声轻哼,声音还未完全落下,那美人儿却难以置信的看着突然近身的傅子墨,“你、你不是吃了我刚才喂的菜?那菜里明明有软筋散,你怎么可能……”

    只可惜,她的问题没有人回答,因为下一秒,傅子墨已经夺过了她的匕首,反手就将匕首插入了她的胸膛中。

    鲜血瞬间涌出,不过瞬息的功夫,就让这美丽动人的女人浑身被鲜血浸透。

    傅子墨擦了擦手,越过美人儿的尸体,也不看吓得瘫软在地的萧长月,只对金木吩咐道:“让我们的人跟紧些,费了这么多心思掉大鱼,可不能让大鱼给跑了。”

    “是!”金木应声,赶紧跟上了傅子墨的脚步。

    酒楼门口已经准备好了快马,傅子墨出了酒楼,翻身上马,猛地一夹马腹,马儿便奔了出去。

    夜色,越发浓郁,今夜,却是连一抹星辰都没有。

    “王爷,刚才您让秦姑娘去送图纸,就不怕那些人立刻就杀了她吗?”金木有些搞不懂自己主子的心思,明明对秦姑娘的态度是从未有过的,可是看刚才主子的反应,却又分明不像在意秦落烟的样子。

    两人骑马奔行中,金木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金木,你相信一个闺阁女子,能拼凑出连击弩的图纸吗?”傅子墨不大反问,速度却更加快了起来。

    金木一愣,“王爷您不信?”

    “本王从来不相信奇迹和巧合。”傅子墨的声音隐没在黑暗中,连他的身影也渐渐被夜色所吞没。

    “那,万一秦落烟真的和那些人没关系,他们得手之后就要杀了她呢?”金木还是有些悻悻。

    傅子墨许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当金木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他淡淡的道:“不过一个玩物而已。”

    那时候的傅子墨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他曾经以为的玩物,竟然能改变他一生的轨迹。

    车轮滚动的声音,打破了荒郊小道的平静,小道的尽头有一个山谷,谷中常有野兽出没,所以当地人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尤其是晚上。

    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山谷的深处,竟然还有一个小院,此刻,小院灯火通明,几十名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人严阵以待的守卫着,小院正中间的房屋内,一名中年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老者搓着手,不时往门口看上一眼,当看见马车驶入院内的时候,他立刻就冲了过去。

    老者掀开车帘,看见秦落烟,立刻就伸出手,“丫头,我的盒子呢?”

    秦落烟倒是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又见到了老者,她想起来傅子墨的话,这个人,是天机阁的徐阁老,所以她不大反问:“你不是说你去借银子,然后来赎盒子吗,你借到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