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六章 血腥的战斗场面
    徐阁老一听,立刻尴尬的笑了两声,“借银子这种事情,哪里是老头子我做得了主的……”他往后方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别人不给借,老头子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给借,就明抢?”秦落烟作势轻蔑的撇了撇嘴。

    徐阁老又干笑了两声,才道:“丫头,老头子我是个心善的人,不会把你怎么样,可是你也看见了,这里老头子我做不了主,那盒子是我答应了要给那个人的,所以他要是拿不到,指不定得做些什么事。老头子我奉劝你,还是把盒子给他为好,毕竟,那盒子对你一个小姑娘来说也没啥用。”

    秦落烟越过徐阁老往他身后的中年男子看过去,只见那男子一脸英气,这样的人一看就绝非常人,也是,敢从武宣王手中算计东西的,也不会是常人。

    “可是,盒子真的不在我身上。这我可不敢说谎。”秦落烟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徐阁老挑了挑眉,“真不在?”

    秦落烟翻了个白眼,“要不你们找个女人来搜身就知道了,我的性命都在你们手上,哪里敢说谎骗你们。”

    徐阁老犹豫了一阵,信了她的话,这才走到中年男人身前回话,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迈着豪迈的步子来到了马车前,看见秦落烟的脸却皱了皱眉,“你是傅子墨的女人?”

    “呃……还算不上,一个暖床丫头而已。”秦落烟不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

    “那盒子肯定是落在傅子墨手中了。”中年男子皱着眉头,又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找人送封信去,让傅子墨拿盒子来交换她的性命。”

    他的随从命令而去,却让秦落烟和徐阁楼都有些不敢相信。

    “那个……呃,大侠,如果你们要的东西那么重要的话,我一个暖床丫头,你觉得可以被你们当做人质去交换那么重要的东西?”

    中年男人一生冷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一个暖床丫头而已,可是,至今为止,武宣王身边还从没有过暖床丫头,所以,我倒是愿意试上一试,哪怕他不愿意,也只是让你多活几个时辰而已,我也不吃亏。”

    他说的话倒是挺有道理,但凡有任何机会,作为掌握主动权的一方都不应该放弃。

    秦落烟无话可说,也就不再开口,不过一会儿就有黑衣人过来将她拉下了马车,径直扯着她的胳膊将她扔进了院子角落的小房间里。

    小房间的房门被关上,可是窗户却很破,所以可以从破烂的窗户缝隙里看见院子里的情形。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道破空声响在院子的上空,然后院子的四周突然出现了上百劲装将士。

    院子里的众人大惊,立刻护着中年男人往后退,直到退到正厅的门廊后才停了下来。

    院门被人从外撞开,十几名将士举着盾牌推进,站在盾牌后方的是一道殷长的身影。

    “一个暖床丫头而已,你们要杀就杀吧。不过,本王似乎连杀人的机会都不会给你们留了。”两军僵持的时候,傅子墨却有闲心抱着一个精雕细琢的暖炉站在军士中间,随时随地都是奢侈的装备,倒是让秦落烟再一次刮目相看。

    “傅子墨!”中年男人气得咬牙切齿,到了此时,他哪里还猜不到是中了傅子墨的将计就计,他也不含糊,低喝一声抽出自己腰间的长刀,吼道:“成王败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大不了就是一战!”

    “不愧是魏俊手下的人,倒是有几分血气。”傅子墨冷哼,成功的看见了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瞬间苍白。

    “你胡说什么,我们和魏俊没有任何关系!”中年男人举起长刀,吼道:“兄弟们,随我拼死杀出去!宁战不屈!”

    “宁战不屈!”黑衣人们同时大喝,立刻就拿着武器往外冲。

    院子里,两方人马立刻厮杀了起来,不过瞬息的功夫,满院子都被鲜血染头,残肢断臂随处可见,杀红了眼的将士和黑衣人们却谁也没有退缩。

    秦落烟透过窗户,眼睁睁的看着这场血腥残酷的厮杀,拳头握紧,指甲嵌入皮肉却浑然未觉。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人命在这些权贵的眼中,真的不算什么。

    两方的人马都带着必死的决心,所以没有人退,也没有人胆怯,秦落烟看着一个十几岁的将士被一个黑衣人砍掉了头颅,也看见几个黑衣人的心脏被劲装将士一剑穿透。

    虽然隔着窗户,可是那种浓郁的血腥味还是让秦落烟忍不住阵阵作呕,尽管理论上知道生死的残酷,可是当真实的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她还是禁不住恐惧。

    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和这些人比起来,她的性命更轻,也更容易被人收割。

    突然,不知是谁被谁砍了一刀,似乎距离她所在的房间很近,喷涌的鲜血立刻飞溅而来,穿过窗户的缝隙落在了她的脸上。

    “啊!”

    秦落烟捂着眼睛声嘶力竭的吼着。

    慌乱之中,唯有一人连衣袍都未曾凌乱过一瞬。

    傅子墨站在院门口,听见屋子里传来的声音,眉头一皱,竟然一步步往那房间走,所到之处自有将士替他开路,竟然没有任何黑衣人能靠近他半分。

    屋子的门被人推开,傅子墨缓缓的走了进来,他的视线落在那个抱头瑟缩着的女人身上,嘴角勾起一抹轻蔑,“还以为你胆子有多大,也不过如此。”

    他走到秦落烟的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就将她扯了起来,还不等秦落烟站稳,他的手指已经钳住了她的咽喉,“说,你怎么会拼凑连击弩的分图!本王不相信巧合,也不相信奇迹,所以,你只有一次机会!”

    秦落烟瞪大了眼睛盯着面无表情的傅子墨,她怎么也没料到,一个人的警惕心竟然可以达到这种极致!

    原来,他从未相信过她根据绣花图样来拼凑图纸的事。

    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深沉?

    所以,他以为,她和天机阁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