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七章 敏锐的洞察力
    “我……”秦落烟艰难的吐出一个字,眼中却是犹豫,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绝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可是,难不成给他说实话?说她的灵魂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即便说了,他恐怕会更不相信吧。

    “说!”傅子墨的耐心似乎被磨光,手上的力度又重了一分。

    “你松开我,我告诉你真相。”秦落烟憋出一句话,许是觉得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傅子墨这才缓缓的松开了手,道:“其实,我会设计兵器。”

    “哦?”傅子墨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秦落烟清了清嗓子,又道:“其实我从小跟随一个高人学习制造武器,所以自然会看武器图纸,我能拼凑出连击弩的图纸也不是巧合,而是因为对武器设计熟悉,所以能大概猜出构造。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我能保证的也只有我不是天机阁的人,其他的,我不能说了,泄露了师傅的身份,我也活不下去。”

    她只希望这半真半假的话能将这件事糊弄过去。

    “你射伤我庄子里那几个人的针弩,是你自己做的?”傅子墨问。

    秦落烟一怔,这才想起来她被困山庄的时候,曾用自己制作的小玩意伤了庄子里的人,现在想来,怕是那时候就已经露出了破绽。

    她点了点头,傅子墨却没有再问什么,而是转头往院子里看去。

    院子里的厮杀已经接近了尾声,大部分黑衣人已经倒地不起,只有少数人杀出重围冲了出去,其中,就有那个领头的中年男子和徐阁老。

    “人放走了?”傅子墨冷冷的问金木。

    “回主子的话,放走了。”金木回答之后,就指挥人开始收拾残局。

    “嗯,放回去,才能顺藤摸瓜。”傅子墨挥了挥手,周围的人立刻散开了去,突然,他的视线却落在了院子旁一座小山丘上,只见他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又吩咐身边的人道:“给我拿一把弓来?”

    虽然不明所以,可是金木还是立刻拿了一把弓箭送过来。

    傅子墨接了弯弓,修长的手指抚在紧绷的弓弦上,然后,只见瞬间,他拉弓射箭,一道闪亮的光影就从手中飞出,在夜色里带出瑰丽的弧线,最后以雷霆之势扎入了远处小山丘的树林里。

    众人都还未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就见小山丘上窜起两名人影,只是那两名人影其中一人似乎受了伤,飞速逃窜的时候曾有红色血迹闪过。

    好敏锐的感官!

    许是秦落烟着中完全不会武功的外行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远的距离,他是怎么知道有人藏在那里的?

    越看,秦落烟就越觉得后怕,越怕,对傅子墨的态度也就越发的柔和了起来。

    “将这里搭理干净。”傅子墨吩咐了这么一句,就迈着优雅的步子往外走,他走了几步,又回头冲秦落烟招了招手。

    人在屋檐下,要想活得稍微轻松一点儿,就要学会低头。

    秦落烟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傅子墨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嘴角的笑越发浓郁了几分。

    傅子墨翻身上马,坐在马背上,他突然弯腰对秦落烟伸出了手,“上来。”

    “呃……”秦落烟有些狐疑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可是却又不敢拒绝,只得将手放进了他的怀中。

    马儿奔跑了起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谁也没有看见,远处的山顶上,有两名隐秘的人影正注视着这个方向。

    一棵大树下,殷齐将金疮药的药粉撒在晋楚的肩头上,“这武宣王好敏锐的观察力。”

    “可不是,特奶奶的,我们隔那么远都被他发现,而且他那一箭射来,我竟然躲不掉。”晋楚啐了一口唾沫,也是心有余悸。

    “嗯,这武宣王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这样的人,等回了京城,能不与之为敌就尽量不与之为敌吧。”殷齐也叹了一口气。

    晋楚见他脸色有些深沉,也是犯了难,“那秦姑娘怎么办?”

    “从客栈里的情况来看,她未必心甘情愿的在武宣王身边,而且,她对武器研究颇深,有机会的话,能收为己用最好。”话虽如此,可是他的视线还是忍不住往傅子墨两人消失的方向看过去。

    传闻都说武宣王风流成性,可是对于他们这些掌握各方势力的人来说,谁都知道,武宣王的风流只在表象,如果真的风流,武宣王府就不会至今为止连一个女人都没有过了。

    夜色,深沉,不知何时,有一抹星辰出现在天际,点点的光芒不闪烁,却让人抬头的时候无法忽略。

    傅子墨带着秦落烟回到客栈的时候,还未下马,就见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仔细一看,竟是脸上带着几处淤青的秦翼生。

    “姐姐!”翼生看见秦落烟激动的往前扑,险些就被扬起的马蹄踢中,吓得秦落烟险些惊呼出声。

    他还从未这样叫过她姐姐!

    这一声姐姐,却让秦落烟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怯生生的站在马儿身前,身上的衣服被扯破了,可以看见隐约的踢打痕迹,他却一点儿也没表现出痛苦,而是灿烂的笑着,笑容绽放的时候,两滴热泪滚落。

    秦落烟心中一痛,挣扎着就要下马,傅子墨却冷哼一声,将她的身子摁住,“慌什么,他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儿?”

    “这叫好端端?”秦落烟气红了脸,指着翼生身上的伤痕,回头就冲傅子墨大吼:“你没看见他身上的伤?他还是个孩子,那下手的人却这么狠心!”

    涉及到翼生,她变得像一只护犊子的母老虎,浑然不顾眼前的男人已经越来越难看的表情。

    “呵,这点儿皮外伤值得你如此发怒!秦落烟,你不要忘了,你是在和谁说话?”傅子墨的脸色很黑,再看翼生的时候目光越发冰冷如刀,“信不信你再说一句,本王让他立刻死在这里。”

    因为这句威胁,秦落烟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她咬紧下唇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