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十八章 泼妇的一面
    傅子墨冷哼一声,这才伸手一推将她扔下了马背。

    秦落烟踉跄两步才站稳,顾不得自己的狼狈,立刻冲到翼生身边小心的查看他的伤势,“是谁伤了你?”

    翼生看了看傅子墨的方向,眼神沉了沉,又摇了摇头,没说话。

    “别怕,姐姐不会让你受委屈!”说出的话,秦落烟连自己都觉得没底气,可是在翼生面前,她还是选择强撑到底。如果连她都没底气,这孩子的心中不就更没希望了吗?

    见翼生依旧不说话,秦落烟有些急,这孩子虽然小,可是却出奇的懂事,她知道,他只是担心替她招来麻烦罢了。

    她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翼生,姐姐告诉你,不管什么麻烦,姐姐都会站在你的前面,除非姐姐死了,护不住你了,否则,姐姐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不要死。”翼生害怕的抱住了她,一双小手嫩嫩的,就扶在她的腰间。

    温暖的感觉让她心头升起一股甜蜜,她反手抱着他轻轻地安抚似的拍着他的背。

    这一幕姐弟情深落入傅子墨深邃的眸子里,突然让他笑出了声,不过那笑声里,分明带着几分嘲讽。

    他猛地一夹马腹进了院子,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他指了指门外的翼生,问:“谁打的?”

    几名护卫装扮的人面面相觑,却是尽皆低下头不敢说话。

    傅子墨冷哼一声,道:“既然不说,那就都是从犯。来人,将这些不守规矩的人每人断一手一脚!”

    院子里明明除了这几名护卫装扮的人外没有别的人影,可是当傅子墨的命令落下的时候,却不知从何处走出几名将士,那几人不由分说就摁住了那几名护卫。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请看在大小姐的份儿上饶了我们这次把。”有一名护卫开口求饶,其他几人尽皆相继附和。

    不过是说他们是萧大小姐的护卫,也只是听命行事云云,主子受了惊吓,心中有气,自然就要那人撒气,这院子里,最好拿来撒气的,不就是翼生这个卑贱的小杂种了么?

    秦落烟拥着翼生刚走近院门,就听见这些话,气就不打一出来,见几名护卫被人摁住,她想也不想就拾起地上一块石头冲了过去。

    所谓的泼妇打架,也不过如此吧。

    只见秦落烟手操石块,下手狠辣果断,往那几名护卫身上拼命的砸,那气势,端得是让院子里的将士们都嘴角一抽生出一股子胆寒。

    傅子墨也是被这泼辣的秦落烟怔住,一时间倒是忘记了阻止,他没有出声,将士们按着那些护卫也就不会松手,于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些护卫各个都是鲜血直流。

    打累了,秦落烟觉得手腕有些疼,这才悻悻的丢开了手中的石块儿。

    就在石块落地的瞬间,她突然背脊一僵,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她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回头看向傅子墨,结巴道:“那、那个,我冲动了……”

    “倒是野蛮了些,不过……做本王的女人,还是胆大些才好。”傅子墨就这么说了一句,然后走到那几名护卫面前,“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既然受了惊,就安分些。还有几天就回京了,回京之前要是还不安分,本王也不能保证她一定安全。”

    这话里,是有几分不满的意思了。

    几名护卫听了,哪里还敢耽搁,立刻连滚带爬的往萧长月的屋子去了。

    秦落烟准备带翼生回房处理伤口,还未抬起脚步,就见傅子墨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你别忘了,你是本王的暖床丫头,这夜深了,本王要休息了。”

    暖床丫头几个字,他说得很重,很清晰。

    当着翼生的面,秦落烟被唤作一个暖床丫头,她的自尊心有些手上,脸皮也不自觉的有些发红,她想看翼生的反应,却见翼生低着头,似乎并没有听懂这几个字的意思,这才稍微安心了些。

    “翼生,你回房先歇息,一会儿姐姐就回来。”秦落烟轻声道。

    翼生没有抬头,却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开,他的头埋得太低,遮住了他眼中的愤恨和不屈,他绝对不会让她知道,其实他听懂了傅子墨的话,他知道暖床丫头是什么意思。

    他绝对不会告诉她,以前他被卖入一个大户人家的时候,那个老爷天天在房间里侮辱暖床丫头,有好几个暖床丫头是他亲眼看着最后忍受不住跳井的。

    “放心吧,姐姐一会儿就回来。”秦落烟将自己的手从他小手中抽了出来,推着他进了房间才转身跟着傅子墨走了。

    屋子的四角都点着蜡烛,烛光摇曳,将一前一后进入房间的两人身影勾勒出隐约的轮廓。

    一盆红碳摆放在屋子的正中,窗户打开着,冷风吹来的时候,那红色的炭火似乎越发红了一些。

    “暖床吧。”傅子墨站在红碳边上烤火,淡淡的吐出三个字。

    秦落烟咬了咬牙,脱了鞋袜就要往床上爬,尼玛,这些权贵真是变态,冬天里放个暖壶在被窝里不就暖和了吗,可他们却要人的体温去暖床,而且据说有些讲究的人,还要什么处子之身去暖床。

    不就是给被子升个温而已,处子之身的体温和其他女人的体温还能不一样?

    “你就这样上去?用你身上的脏衣服弄脏本王的床铺?”傅子墨眉头紧皱,视线却落在她光洁白嫩的一双玉足上。

    “那你想怎么样?”秦落烟问得咬牙切齿。

    傅子墨眸子深邃,道了一个字,“脱!”

    脱?

    脱你妹!

    还能再霸气些吗?

    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对于某人这种流氓行径实在是无力吐槽,可是,她有反抗的余地?

    “王爷,我……”秦落烟吞了吞口水,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裙摆往下扯了扯,“我葵水来了,如果脱了衣服才会弄脏您的床铺。”

    “哦?”傅子墨的一双眸子越发深沉了,他一步步走近她身边,嘴角的笑容却让人有些诡异的怕,“这葵水,来得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