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十一章 禽兽比禽兽不如好
    “好,有劳牧河小哥带路了。”秦落烟应了声,强撑着精神对他福了福身子。

    牧河一怔,她知道他的名字?仔细一想,看来是刚才那几名丫鬟的讨论被她听了个清楚,听了那些话还能不变神色,这分定力倒是不错。

    “秦姑娘客气了,我是王爷的贴身小厮,您可不用叫我小哥,就叫我牧河就好。”牧河提着灯笼在前引路。

    秦落烟也没有客套,只道了一声好之后就不再说话。她跟在牧河的身后走,走了约莫盏茶的功夫才来到一个明显奢华得有些过分的院子。

    这院子里的一钻一瓦都明显经过打磨,一路走来,竟然闻不见丝毫的很土之气,可偏偏院子里种着的奇花异草却又是最多的。

    “姑娘小心,你脚边的花虽然长得好看,可是有剧毒的,万万不能随意去碰。”牧河站在门口台阶上提醒。

    秦落烟一惊,这才堪堪收回了险些踏错地方的脚,“你们家王爷没事种这些毒花做什么?”

    “好看啊。”牧河笑得纯粹,“王爷说了,越是危险的东西,越是好看。王爷可从来不怕危险,所以总喜欢收集些好看的东西在府里,不管是好看的花草,还是好看的动物,甚至是好看的人,只要王爷高兴了,都会收在府里。”

    “这嗜好,还真是特别。”秦落烟嘴角一抽,不再说话。

    进了院子之后,随处可见摇曳的宫灯,漆黑的夜色里,五步一盏的宫灯,勾画出一副美轮美奂的画面,在这个没有霓虹灯的世界里,这样无处不在的,灯笼构成的画面,怕是也只有极其显赫的家庭里才能看得到吧。

    “秦姑娘,您进去吧,王爷就在屋子里。”牧河停在了门前十丈处,没有再靠近一分。

    秦落烟点点头,这才迈着步子走了过去,她推开房门,果然看见窗边的软塌上,傅子墨撑着手肘慵懒的躺着,他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小憩。

    秦落烟进了屋子,转身就关上了房门。她见床边有见披风,就乖巧的拾起披风来到软塌边,温柔的将披风替傅子墨盖上。

    “你倒是贴心。”傅子墨突然睁开眼,看她的眼神意味深长。

    “不过是为了讨好主子罢了。”秦落烟嘴角挂着笑,只可惜笑不达眼底。

    傅子墨不置可否的笑,“这才一会儿没见,竟然知道我是主子了,看来,桂麽麽调教人的手段还真不错。”

    原来,他知道桂麽麽会调教每一个新入王府的人,而他,依旧将她交了出去。

    明明屋子里没有风,秦落烟却突然觉得冷,忍不住就打了个寒战,再想讨好傅子墨,却怎么也摆不出笑脸了。

    “是王爷让桂麽麽调教我?”秦落烟到底还是问出了口。

    傅子墨轻哼一声,“就凭你,值得让我吩咐人调教?”

    秦落烟沉默,傅子墨又道:“桂麽麽是伺候过我母妃的老人,所以你最好听话些别招惹她。”

    “我怎么敢招惹,没准儿她是王爷的奶妈,王爷还吃过她的奶呢。”秦落烟嘴角一勾,挺直背脊站在软塌边。

    这语气,到底还是让傅子墨拧紧了眉,“听这语气,你是恨极了桂麽麽。不过,除非队本来说,你比她有用,否则你就只有忍着。”

    “王爷,我想和您商量件事。”秦落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认真的和傅子墨说道:“我知道王爷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也不养没用的闲人,所以我愿意用劳动来换取我的需要。”

    “说说看,你能本王做什么。”傅子墨点了点头。

    被他直接的眼神看得有些发蒙,秦落烟知道他又想到了下流的地方,心中偷偷对他竖中指,面上却丝毫不显,“您找连击弩的图纸,不就是为了制造出连击弩吗?我想和您做个交易,如果我能做出连击弩的部分零件的话,您能不能放我和翼生离开?”

    沉默,最是让人煎熬。

    当她提到连击弩的时候,傅子墨的表情就阴沉了起来,直到她说完之后好一会儿,他才道:“连击弩的零件?不是完整的连击弩,本王要来何用?”

    “王爷,您太贪心了吧!不过是一般的图纸,要制作出连击弩那得多难?”

    “难,却并非不可能?”发现了她话中的漏洞,傅子墨震惊的看了过来,原本的试探变成了赤果的火热视线。

    突然惊觉自己说漏了嘴,又中了这老狐狸的计,秦落烟懊恼的低咒一声,“对,并非不可能。可是要做出来,我也没把握一定能行。”

    “你可以试试,如果做出来,本王就放你们离开王府。”傅子墨坐起身子,一手将她拉入了怀中。

    秦落烟跌进他怀抱,受了伤的后背撞上他坚硬的胸膛,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抹鲜艳的红色从她撕裂的伤口流出,透过衣服沾染上傅子墨的袍子,他一怔,嫌弃的将她推开了去。

    “被打了?”傅子墨声音凉凉,听不出喜怒。

    秦落烟没说话,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她固执的不肯服输,也不会向一个根本不关心自己死活的人求饶。

    只听傅子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道:“把衣服脱了。”

    秦落烟瞪大了眼睛,愤怒的回头,“王爷,我后背上鲜血淋淋的,这时候您还有欲望想要要了我?您真是禽兽!”

    “本王记得,你好像对本王说过,禽兽也好比过禽兽不如的好。”傅子墨抬手摁住她的肩头,轻轻一扯就将她摁在了软塌上。

    秦落烟想挣扎,无奈实在抵不过他的力气,只能咬着下唇愤恨的回头吼道:“傅子墨!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用下半身思考?你不是很多女人吗?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我身上哪里招你喜欢了,我改还不行吗?”

    她是怒了,这种情况还要委身在他的淫威下?她不甘心!尽管知道他从来没把她当做良家女子看待,可是,她心中还是忍不住不屈。

    “喜欢?本王可不喜欢这两个字。你不配。”说话的时候,他微一用力就扯开了她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