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十五章 熟悉的陌生人
    尽管秦落烟知道,这世上最不能信的就是男人的誓言,可是这种情况下,她除了相信奇迹,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她放下腿,转身拉着牧河就跑。

    “给我抓住她们!小爷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秦落烟两人还未跑出去几步,呼延流云立刻就招呼人追了上来。

    男人的誓言……

    秦落烟嘴角一扯,看来这世上果真是不会有奇迹了。

    “还堂堂世子爷,竟然也食言而肥,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秦落烟一边跑,一边不忘嘲讽呼延流云一番。

    “小爷是说要放了你们,可是没说现在就放,等小爷我弄得你们生不如死,自然会放了你们。”呼延流云武功底子不错,一个起落就追上了秦落烟两人。

    秦落烟拉着牧河,着急的将牧河往旁边一推,吼道:“快跑!找人来救我!”

    “可……”牧河还要说什么却又被秦落烟打断了话头。

    “你会轻功找救援也比我快!听我的,快去!”秦落烟往牧河反方向跑,这些人的目标是她,和牧河分开反而能让他安全。

    果然,呼延流云等人根本不再管牧河,而是几步就将秦落烟围在了中间。

    “美人儿,这下你没地儿跑了吧。你放心,对待美人儿小爷我是最温柔的,我啊,一定会让你醉生梦死,到最后趴在小爷的身下舍不得离开……”

    说着龌龊的话,呼延流云丝毫不觉得放荡,反倒是故作风流的挺着胸膛。

    秦落烟见跑不掉,索性也不跑了,而是站在他对面直直的看向他,然后,她捂着嘴笑了,“原来世子爷也是个雏儿啊,这么被女人碰一下就有了反应!”

    一石激起千层浪,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无心的话戳中了某人的痛处,总之呼延流云震惊了,愤怒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武池等其他几个公子哥下意识的就往他的裤裆看了过去,这一看,几个人立刻憋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原来呼延流云的裤裆处还真的搭起了小帐篷。

    “流云,你不会真的是雏儿吧,我就说每次却万花楼你最后都找各种理由离开,原来是这么回事?”在这几个人中,只有身份地位比他差不了多少的小侯爷武池敢这么随意的和他开玩笑了。

    呼延流云怒的一掌拍在他的胸膛上,“胡说什么!小爷我通房丫头就好几个,怎么可能是个雏儿!”

    “好、好、好,我信,我信还不成吗?”武池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只得出声附和,不过那眼里明显的还是写着狐疑。

    呼延流云有口说不清,只能将愤怒发泄在了秦落烟身上,“小贱人,今天看来不让你见见小爷的雄风,是不能让你心服口服了!”

    说着他伸手就要去抓秦落烟,这一手用了他十分力气,不要说秦落烟不会武功,就算是会武功的人,也不一定能轻易躲过。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甚至,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痛楚从肩部传来。

    可是下一瞬,她整个人却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她一怔,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没事吧?”

    她转头,看见了一张俊美得足以媲美傅子墨的脸,这脸,她分明是陌生的,可是这声音她却又像是在哪里听过。

    见她没有反应,男子温柔一笑,却并未松开扶着她双肩的手,他笑起来的时候,越发俊美了几分,那些早已经避开的人群中,但凡是女子,尽皆忍不住露出殷切的含羞之意。

    “你、你是……”若是换了旁人,呼延流云早就冲上去抢人,可是当他看清眼前男子的时候,脚步却像生了根,怎么也不敢随意迈出去。

    “怎么,流云世子不认得本官了?上个月呼延王爷过寿,本官还曾亲自上门拜会过。”殷齐淡笑,又道:“如果流云世子贵人多忘事,那本官就再自我介绍一次,本官是左相殷齐。”

    左相殷齐,在文臣之中能与国公萧承河平起平坐的一品大臣,也是南越国朝堂上出了皇亲国戚靠血缘关系上位的人,就属他最年轻,正因为他靠实力上位,所以甚得天下文人们推崇。

    呼延流云虽然号称凤栖城三大小霸王之一,可是,那也是在年青一代子弟当中,而眼前这个左相殷齐,那是连他爹见了面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他一个二世祖,还真没那个胆子和他正面冲突。

    回头他要是去王府告他一状,哪怕他是他家老爷子的独子,也肯定落不下好。

    “殷丞相大名鼎鼎,我怎么能不认识。”呼延流云扭捏的换上了笑脸,只是笑得不太真切,“不过殷丞相,这小贱人刚才冲撞了本世子,还望殷丞相将她交给我来处理。”

    “哦?”殷齐丝毫没有松开秦落烟的意思,“如果本官没看错的话,刚才似乎是流云世子对这姑娘起了非分之心,而且,你的裤子……”

    他意味深长的看向呼延流云的裤裆,那里,如今还摆着赤果果的证据。

    别自己兄弟几个嘲笑就罢了,如今还被殷丞相也嘲笑,许是呼延流云脸皮再厚也有些拉不下脸,见这殷齐分明是要管闲事了,呼延流云犹豫了一下,恨恨的看了秦落烟一眼,然后招呼着几人,不甘的道:“走!今天真是倒霉,我们喝酒去,喝死了算小爷的!”

    武池几人一听是殷齐,谁也不敢去招惹,恨不得立刻就走,有了呼延流云的台阶,他们几个还犹豫什么,赶紧就跟着走了。

    倒是一直站在一旁的琉璃,自从殷齐出现后,目光就像被牢牢黏住,怎么也移不开去,要不是呼延流云发了火,粗鲁的扯住了她的胳膊,她还回不过神来。

    “琉璃!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看来你也看不上小爷我!”呼延流云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更是动怒,推开她就走,“你琉璃的事,以后别来烦小爷!”

    后知后觉的琉璃猛地醒过心神,立刻追了上去,“世子爷您等着琉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