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十九章 一天用两次
    秦落烟一怔,这才恍然察觉,一时慵懒,倒是忘了自己目前是顶着一张十五六岁的皮相,这样一想,又想到傅子墨对自己所做的事,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儿也能做出那种事,那可真是个禽兽啊!

    “噗嗤!”心中这样骂着,秦落烟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丫头真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对我说话居然还敢走神!”男子气得不轻,翻身就坐了起来,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和自己说话都能走神的女人!

    “呃……”秦落烟尴尬的扯出一抹笑,“我没有走神,只是在想事情。”这不是一个意思?

    男子沉着脸,明显没有相信她的说辞。

    秦落烟耸耸肩,对于一个陌生人,实在没有兴趣去在意他的心情,看来在落叶上小睡是不可能了,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也不向那男子告别,转身就准备离开。

    直到她往前走了几步,那坐在地上的男子才反应过来,“你、你就这样走了?”

    “不然呢?”秦落烟莫名其妙回头,她和他谈不上认识吧,难不成还要道别离开依依不舍?

    她早已经过了那个看见帅哥就挪不动脚的年纪了,再说了,长得越好看的男人,越让人不放心,虽然这句话有些片面,可是至少长得帅的男人身边围绕的女人也会多,女人多,诱惑也会多,有几个男人是经得起诱惑的?

    所以,看见这种自以为是的帅哥,最好的方式是不搭理,直接离开。

    “你,你就不对我说点儿什么?”男子想了想,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秦落烟笑了,笑容在阳光的映衬下宛若一朵盛开的娇艳花朵,那一瞬,足以美得让人窒息,只可惜,她说出的话却并没有笑容那么美丽,“我又不认识你,你也不是我朋友,我和你一个陌生男子有什么话可说?”

    她似乎说得挺有道理,男子怔怔的看着她,越发不知该如何反驳,可是就这么被一个女人忽视,这种感觉却让他七上八下,怎么也安定不下来。

    男子也从地上站起身,落叶沾染在他的锦衣上,即便如此也让他看上去并不落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贵族,无论何时何地给人的感觉都是优雅而高高在上的。

    “你是王府里的丫鬟吗?叫什么名字?”

    秦落烟眉头一皱,这是要问清她的出处好秋后算账?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懒得和这人说话。

    男子急了,两步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我在问你话!不管你是王府里的什么人,一会儿我见了武宣王就问他要了你,到时候你会为你现在对我的态度付出代价的。”

    如果先前这个男子对秦落烟来说还只是陌生人的话,那么经过他这一席话,就已经被秦落烟划入了不喜欢的人行列了。

    他把她当成什么,货物?奴婢?只要随意开口就能要到的东西?

    为何,为何,这些男人总是自以为高人一等,以为全天下的女人们都是他们手中的玩物?

    秦落烟的脸色沉了沉,又沉了沉,终于,将满胸的怒火化作了全力的一踢,趁着男子不注意,她用了对付呼延流云的招式,膝盖直击男性最脆弱部位。

    男子应声倒地,捂着自己的裤裆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女人。

    “男人,如果不用下半身思考该多好。”秦落烟淡淡一笑,这才迈步离开,一天之内竟然用这一招踢了两个男人,看来她这几天是招黑体质是不宜出门了。

    小树林中,倒地的男子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种敢踢男人那地方的女人!

    秦落烟离开小树林之后在花园你找了许久,才找到一个偏僻的凉亭,亭中放着一方软塌,软塌还很干净,她看了看四周都没有人,打了个哈欠,爬上软塌就开始午睡。

    风,不知何时有些凉。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落,她这一睡竟然睡了几个时辰?

    想着牧河应该已经将她要的东西找齐了,她下了软塌穿上鞋准备回房,刚走了几步就见几名侍卫匆匆的跑了过来,其中一人看见她面上一喜,“秦姑娘在这儿,找到了!”

    几名侍卫冲到了凉亭里,为首的一人向秦落烟拱手,“秦姑娘,可算找到您了,这两个时辰整个王府都被翻遍了,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走着走着累了就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这里怎么了,我不能来吗?”秦落烟一边伸懒腰一边往外走。

    “属下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院子曾经发生过不太好的事,所以没几个人愿意来招惹晦气。”那侍卫解释之后,又道:“秦姑娘您赶紧去前厅吧,王爷等了许久了。”

    “哦。”秦落烟应了声,心中却是忍不住疑惑,这些天的相处下来,除非是傅子墨想要那档子事了,否则是很少找她的,这上午才要过,怎么,现在又……

    思绪纷乱,秦落烟不时揉揉发疼的太阳穴,越发觉得自己变得不像原来的自己了,如今她的想法似乎越发的龌龊了,难不成,这就是女孩儿和女人的区别?

    夕阳的时候,整个武宣王府看上去就宛若一尊金灿灿的雄狮,随处可见的盛开着的妖艳花朵更是让这座雄狮增添了几分妩媚,倒是有些像王府的主人一般,骚包得让人脸红心跳。

    秦落烟迈步进入前厅,一眼就看见了端坐在主位上的傅子墨,坐在他左手边的还有一个男子,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下午才在林中见过,还被她踢过的男子。

    “是她!”男子看见秦落烟显得很是激动,立刻站起身,不过因为这一动,似乎扯动了伤口,又痛呼一声坐回椅子去。

    傅子墨端着茶,优雅的喝了一口才放下,不慌不忙的道:“小将军别着急,人总归找到了,在本王府中跑不掉的。”

    “多谢王爷帮我找到这个凶手,今天我要不是教训教训她,我怎么也不能甘心回去!”被唤作小将军的男子拱手向傅子墨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