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五十一章 意外的血脉
    一盆冰凉的水泼在秦落烟的身上,冬日里,水浸透衣裳之后比往常更冷了许多,秦落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牙齿都开始耐不住这寒意上下打架。

    “这才来王府几天就惹了主子,你这样的奴婢除了一张好看的皮囊还有什么?”桂麽麽让人搬了一把椅子摆在了门口处,她坐在椅子上又道:“想当年娘娘还在世的时候,王爷也还没有封王,还是宫中的小皇子,可是宫中的狐媚子也多啊,尤其是像你这样的,长得漂亮又不懂规矩的也多。”

    桂麽麽像是在回忆往事,眼神柔和了许多,“那时候,有好多狐媚子为了得到先皇的恩宠,那是使尽了手段,娘娘也受了不少冤屈,所以后来王爷封王之后,娘娘跟随王爷搬出了皇宫,别的地方我们不管,就这王府中,却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以色侍人却还不懂规矩的人。”

    在桂麽麽说话的时候,粗使婆子们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几人轮番上阵拿着戒尺往秦落烟身上打,就这一会儿工夫,秦落烟就被打了好几十下,仔细一看,那衣裳之下已经隐隐有红色的液体流出。

    “娘娘过世之前曾叮嘱过老身,务必让这王府中清净,你是王爷的暖床丫头,就只是一个暖床丫头,万不可忘了自己的身份,也别去使那些狐媚的手段迷惑王爷。王爷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王爷将来的王妃是要圣上亲自指婚的世家千金,哪里是你这种卑贱的奴婢能肖想的?”

    桂麽麽说得累了,停下来休息了一阵,见秦落烟已经被打得进气多出气少了,这才摆了摆手让几名粗使婆子停了下来。

    秦落烟帕子地上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冷的还是因为疼的,她只感觉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她明明看着桂麽麽的脸,想要记住她这丑陋的模样,可是无奈却怎么也看不清。

    她摇了摇头,下唇被自己咬出了血,口中血腥味很重,她的脑海里却出现了傅子墨的脸。

    眼前这一切,都是在傅子墨的暗许下进行的,表面上是桂麽麽在教训她,其实是傅子墨在给她警告,警告她,不要逾矩了。

    她扯出一抹哀伤的笑,那个男人,果然是没有心的,对于夜夜缠绵的女人,竟然也能无情至此!

    “桂麽麽,这打也打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先离开柴房这地方?”有一名粗使婆子问。

    桂麽麽轻轻地哼了一声,瞪了那粗使婆子一眼,“跟着老身在王府中这么久了,怎么,你还相信会有丫头会因为一顿调教就学乖了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些小贱蹄子的本性哪里能改得了的,所以,要想她们以后没有其他的心思,就得从根本上断了她们的路。”

    那粗使婆子还没听明白,就见桂麽麽已经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来,拿去给她吃了,总归是一个暖床丫头,生儿育女这种事也轮不到她替王爷来做,只要没了生育能力,哪怕她狐媚功夫再好,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秦落烟迷迷糊糊的听见了桂麽麽的话,立刻恐惧的往后退了退,上次在客栈萧长月就想对她下手,如今这桂麽麽又想用同样的伎俩?

    这古代女人,在男人眼中就只是生儿育女的工具吗?一旦没了生育能力,一个女人就没了价值?

    所以连这里的女人也觉得对另一个女人最残忍的方式就是毁了她的生育能力?

    两名粗使婆子上前将秦落烟手脚摁住,另一人拿着小瓷瓶走了过来准备给她灌药,几人脸上都是鄙夷的表情,骨子里,她们也轻视这种以色侍人的女人。

    眼看那粗使婆子已经撬开了秦落烟的嘴,那摁住秦落烟的婆子却突然惊恐的叫了一声,然后她手指颤抖的指着一个方向。

    桂麽麽和另外几个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竟然看见秦落烟的裙摆处慢慢的浸染出鲜血来。

    这里都是女人,那鲜血来自身下,谁都有种不好的感觉。

    桂麽麽也吓得站起身,几步冲到秦落烟的面前,一把推开了粗使婆子,掀开秦落烟的裙子来看,这一看之下,她脸色瞬间苍白,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这、这不可能……”桂麽麽连说话都结巴了,扯住一边的粗使婆子问:“王爷事后没有给这丫头避子汤吗?”

    “避子汤这事王爷没有吩咐我们,我们自然也就没弄,所以……”一名粗使婆子胆战心惊的跪下,连头也不敢抬了。

    秦落烟的意识有些模糊,但是还能勉强听她们的话,她想了想,自从前两次事后喝过避子汤之后,傅子墨就没有命人再给她送汤药了,那时候她想一碗避子汤是不是能避免一段时间的意外怀孕?

    现在想来,怕是每一次事后都应该喝吧。

    她只感觉身下有些炙热的触感,她浑身无力,也实在没有力气去看自己如今倒在血泊里的恐怖模样。

    “桂麽麽,如今怎么办?”粗使婆子被吓得不轻,虽然只是个暖床丫头,但是那肚子里的到底是王爷的血脉,她们做下人的是没有权利处置的,这事要是被王爷知道,她们几个怕都难逃一死。

    桂麽麽捂着太阳穴在粗使婆子的搀扶下才坐回了椅子上,她闭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起来,终于,她一咬牙,“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王爷知道!去,找我那口子过来,幸好他也会些郎中之术,就让他开点儿药给这丫头调理着,这几日就将这丫头关在这儿,王爷要是问起来就说是让她在学王府的规矩。等过几天养好了送回去,只要我们不说,谁也不知道有这回事!”

    “那这丫头会说吗?”那促使婆子指了指地上已经半昏迷的秦落烟。

    桂麽麽脸色一沉,“等她身子调理好了,她说了,王爷也未必会信,左右她肚子里那滩血都没有了,没有证据她也那我们没办法。”

    死马当活马医,她在王府里伺候了一辈子,怎么也不甘心就这么被王爷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