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五十二章 凤凰涅槃
    那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雨水冲刷在房檐上,像是瀑布一般的往下落,坠到地面上,将院子里鲜艳的花朵都砸得七零八落。

    朦胧的雨雾让原本的黑夜更加让人看不真切。

    许是,太累了,太疼了,所以秦落烟半昏迷半清醒的睁开眼睛往窗外的光源看去,只可惜,入眼之处只剩一片迷茫。

    她,有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却在她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的时候就消失了。

    不知何时,她竟然凄惨了哭了起来,可是,柴房中只有她一个人,门外除了雨声也没有其他,她哭得很大声,却终究被喧闹的雨声所掩盖。

    夜,对于她来说太长了。

    傅子墨!傅子墨!

    迷迷糊糊的状态里,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吼着这个名字,这个她孩子的父亲,这个亲手扼杀了她的孩子的凶手!

    有一种恨,如果到了骨髓就变成了绝然!

    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清晨。

    桂麽麽的相公来看了秦落烟,开了两贴药让粗使婆子去取,他虽不擅长医术,可是这府中的牛啊、马啊之类的都是他治的,所以略懂一些。

    桂麽麽已经将事情都告诉了他,他也是王府中的老人了,遇上这么大的事,他也是害怕东窗事发,所以临走之时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捡起了一旁一块木头又将秦落烟敲晕了去。

    等秦落烟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她睁开眼睛,窗外是刺眼的阳光,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脏乱不堪,胸前还有一滩滩的药渍,应该是给她灌药的时候留下的。

    她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污物,撑着身子站起身来到窗边,想看看外面有没有什么人,可是柴房外是一个空荡荡的院子,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因为前几日的大雨,武宣王府里的奇珍一草被毁坏了不少,所以这几日武宣王府中的下人们都很忙碌,为了修复那些被损伤的珍惜草物,还特意请了不少外面的花匠。

    秦落烟靠在窗户边上又睡了一阵,终于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听见了脚步声,她急急地爬起来趴在窗边往外看,果然看见几名花匠走了进来,似乎是要修缮这里的花草。

    “小哥哥,小哥哥,”秦落烟清了清嗓子,冲窗外的几名花匠吼,距离她最近的那名花匠只有二十出头,那花匠听见声音走了过来。

    “咦,这里还有个人?”那花匠一怔,疑惑的靠近了些。

    “小哥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秦落烟知道非亲非故这人未必会帮她,可是,至少对她来算,也有一线希望不是?人总得活得有点儿希望。

    那花匠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柴房又看了看狼狈的她,“你是王府里被处罚的丫鬟吧,你犯了事我们可不敢招惹你,你还是别浪费力气了,也不要和我说话,要是被人看见了没准儿我也得跟着倒霉。”

    “小哥哥,只是帮我带一句话而已,拜托你了,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秦落烟急得想哭,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由心而生,这几日以来,她的内心已经接近崩溃了。

    那花匠还是摇了摇头,然后快步的走开了去。

    秦落烟的眼泪就在那花匠转身的瞬间落了下来,她不怪那花匠,在这个社会里,人与人之间本就已经很淡漠,为了一个陌生人,谁愿意去趟浑水给自己惹一身腥?

    人之常情而已,这个道理她懂,可是心中的绝望却依旧难以自已的弥漫开来。

    她无力的靠在墙上,顺着墙瘫坐在地,再一次崩溃的哭了起来,她还是太弱小了,弱小到任何人都可以欺负她,拿捏她!

    “小姑娘,你要带话给谁啊?赶紧告诉我,老头子我帮你带。”突然,窗外出现了一个花子花白的老者,那老者也是一名花匠,走在众人的最后方,将先前的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

    秦落烟抬起头,愣了愣,立刻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谢谢您,真是太谢谢您了。”

    “唉,别说谢了,这大户人家的规矩多啊,丫鬟难做啊,想想我那闺女,当初是也因为在大户人家里犯了错而被活活打死的呢。如果帮你带句话能救你的话,老头子我就去做!哪家的闺女都不容易。”老者叹了一口气,似是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脸上也带着哀伤的神情。

    秦落烟点点头,“只是一句话,麻烦您帮我带给前院的牧河管事,您就帮我问问他,秦落烟要的东西找齐了吗,找齐了,就开始开始制作了。”

    那老者仔细听了,然后点点头,“好,一会儿我出去的时候就将你的话带过去。好了,老头子我先走了,一会儿被人发现了大家都不好过。”

    老花匠快步追上了前面的花匠,几人在院子里忙碌了一阵之后就离开了院子。

    秦落烟一直守在窗边,看着天边的夕阳西下,最后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漆黑的夜色里。

    风,从窗户的缝隙灌了进来,冰凉的寒意让她一个激灵灵魂醒悟,她想,她一定要站在一个世人仰望的高度,然后,将今日所受的屈辱十倍、百倍的讨要回来!

    天黑之后,一辆马车缓缓的驶入了武宣王府的大门。

    奢华到令人发指的马车,凤栖城里并不多,因为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张扬,而武宣王却是其中一个。

    家丁将木凳摆放在马车边上,马车里的人这才掀开车帘踩着木凳下了马车。

    “王爷,您一路舟车劳顿,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洗浴之后就能用晚膳了。”牧河作为傅子墨的贴身小厮,在王府中也有一个小管事的名头。

    “嗯。”傅子墨应了一声,将披风取下交给了他然后就往里走,“这几日跟随圣上去皇陵祭祖,倒是的确有些乏了,一会儿点些西域来的雪莹香。”

    “是,王爷。”那雪莹香千金一株,是檀香中的极品,有安神定神的功效,不是每个大户人家都能用得起的。

    牧河应了声,想了想,又几步追了上去,“对了王爷,那个秦姑娘说可以开始制作她的小物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