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五十七章 可疑道观
    “几位施主有事吗?”开门的小道姑大概二十多岁,语气温柔的问。

    这么温柔年轻的道姑,让金木怔了怔才回过神,“哦,是这样的,我这妹子的衣裳都被雨水打湿了,你看门口都是些大老爷们儿,我这妹子有些不好意思,就想着能不能进道观里避避雨,如果可能的话,能找件干净的衣裳是最好不过的了。”

    又怕那道姑拒绝,金木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递过去,“当然,我们也不能白占了地方,这些就当是我捐的香油钱。”

    那道姑听见他的话脸上的温柔立刻退去,似有些不耐烦,不过余光看了看那银票上的金额又有些犹豫,她转过头,往秦落烟看过去,脸上仅剩下的犹豫也消失不见。

    “好吧,那就请这位女施主进来吧。”小道姑温柔的道。

    金木赶紧招呼秦落烟进道观,秦落烟的确也冷得嘴唇有些乌紫了,所以也就没有矫情,越过金木就进了道观。

    金木又牵着翼生准备跟着进去,却被那小道姑给拦了下来,“两位施主留步!”

    “怎么?”金木脸色一沉,声音里明显是不满。

    “两位男施主是不能进来的,还请两位施主见谅,我们道观里都是女道姑,这青天白日的,男施主进了道观,怕是……”小道姑为难的叹了一口气。

    金木抬起的脚犹豫了一下,还是落了下来,他拉着翼生站在门口,“那好,我们就在门口等着,劳烦道姑好生照顾我妹子。”

    “那是自然。”道姑接了银票应声道。

    金木似还有些不放心,又嘱咐秦落烟道:“你先去换身干净的衣裳,如果害怕的话就来门口找我们,我会一直守在门口。”

    秦落烟还没说话,倒是一旁的小道姑听了金木的话,忍不住一笑,“这位大哥,我们这里是道观,又不是什么狼窝虎穴,这么大的姑娘难不成还在我们道观丢了不成?”

    “道姑多包涵,我这大哥就是胆子小。”秦落烟跟着打趣了一句,又冲金木点头示意。

    小道姑关上大门之后,便领着秦落烟往里院走,听小道姑说再往里穿过三个小门就能到她居住的地方。

    越往里走,秦落烟心中的疑惑也更甚,这是白日,可是道观里却没有看见一个道姑在诵读道经,也没有看见一个道姑在做打扫。

    佛寺道观这些地方,不是最讲究干净无尘的么?

    “这道观里,都没有几个人的吗?”秦落烟跟在道姑身后忍不住问出了口。

    “人多着呢,别看我们道观小,也是有二十几个姐妹的,不过现在下大雨,她们应该都在后院休息。”小道姑一边说一边往里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一个房间,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又冲秦落烟招招手,“这里有个空房间,你先进来等会儿,我去给你拿几身赶紧的衣服过来。”

    秦落烟应了一声,进了屋子找了个椅子坐下。

    小道姑出了房间就往更里面的地方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了句,“风雨有些大,我帮你把房门带上,免得一会儿雨水进了屋,让屋子里的东西都受了潮。”

    “谢谢。”秦落烟道一声些,坐在凳子上搓着手背,因为全身被打湿,刚才又吹了会儿风,此刻真的是冻得牙齿都快要打架了。

    她搓了一会儿手背,突然动作一顿,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画面,是那小道姑替她关门的画面,那道姑的手又白又嫩,哪里是做惯了事物的一个道姑会有的?

    她大惊,赶紧走到门边,猛地一拉房门,就听门外铁链稀稀疏疏碰撞的声音传来!

    这房门,果然被人从外面锁住了!

    她从进入道观起就觉得奇怪,道姑哪有见钱眼开还表现得那么明显的?现在想来,怕是这道观本身就有古怪!还有,哪有道姑称呼自己的同门为“姐妹”的 ?

    “我真是蠢透了!”秦落烟懊悔的低咒一声,使劲的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下了雨,难不成连思维都被冻结了?

    她在屋子里徘徊了一阵,这屋子里陈设很简单,连想找件像样的防身武器都不行。

    突然,门外传来的一阵脚步声,听声音来的不止一个人。

    她大惊,慌乱之下,她看见角落里一个茶碗,她想也不想就将茶碗扔在地上,茶碗摔碎,她赶紧捡起一块瓷片藏在袖子。

    门外,传来了女人们对话的声音。

    “你说那丫头长得很漂亮?”

    “是啊,一会儿你见了就知道了,保管比我们这儿的姐妹们都好看。就那身段儿别说男人了,就是女人见了都忍不住想上去摸上几把。”

    “要是如你所说最好不过,唉,哪里能知道今日会来那么个难伺候的主儿,这么多姐妹他居然就没一个看上眼的!而且,那人的身份我们也惹不起,这大雨天留客,那人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这一时半会儿我哪里去给他找满意的人?他要是不满意,没准儿一不高兴把我们这里夷为平地都是随手的事!”

    “姐,你就不要担心了,你看了这屋子里的女人就知道,但凡是个男人,就绝对不可能不满意。不过,这女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听我们的话……”

    “哪里是她想不听就不听的?对付不听话的女人,我有的是办法。”

    门口几个女人嚣张的完全没有顾忌到屋子里的人,也许,这些话本就是说给屋子里的人听,省了她们还要解释一番的麻烦,对她们来说,屋子里的人已经是砧板上的肉。

    听到这里,秦落烟哪里还不明白这道观是个什么地方。

    前些日子就听王府里几名小丫鬟在八卦,说是现在权贵公子们的口味很重,已经不单单只是喜欢青楼的女子,更喜欢找一些刺激的销金窟。

    想来,在道观里玩女道姑,也是那些权贵们喜欢的口味儿吧。

    门口的几个女人听见屋子里有东西被打碎的声音,赶紧拉开铁链闯了进来,看见秦落烟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几人才松了一口气。

    “咦,果然是个美人胚子。”为首的道姑看清秦落烟的脸,立刻满脸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