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五十八章 发现端倪
    她身后的几名道姑也凑过来一看,几人脸上都是一惊,似是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几人的脸上或嫉妒或不怀好意。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把她手脚摁住!”为首的年纪略大一些的道姑冲周围几个还在发怔的人低吼,那几人回过神来立刻就将秦落烟围住。

    双拳难敌四手,秦落烟完全不懂武功,很快就被几名道姑控制了起来。

    那为首的道姑冷哼一声,走近了拿出一颗药丸往秦落烟口中塞,然后死死的摁住她的嘴强迫她吞下去。

    秦落烟几经挣扎,到底还是抵不过那几人一起的动作,她一阵咳嗽,那药丸却还是被她吞了下去。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感觉到自己身上像是着了火,这样的感觉虽然她没有经历过,但是身体里似乎迫切的需要着什么,这样的需求,已经人事的她却是明白的。

    这药,是催情之药!

    几名道姑见她瘫软在地,这才松开了钳制住她的手,有一名道姑拿了一套干净的道姑衣服过来,几人一起动手就将道姑服给秦落烟换上,再给她梳了一个道姑的发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秦落烟就变成了一个俏生生的小道姑。

    “我就说这丫头肯定能行吧。”最先的那个小道姑得意的笑。

    “嗯,这次你做得不错,要是事成了,那人赏了千金必定分你多一些。”老道姑满意的看着两名道姑将秦落烟拖了出去,她又道:“对了,这丫头是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她还有个大哥和一个弟弟在门口等着呢,不过能来这偏僻地方避雨的,应该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没得给主人惹了麻烦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你去门口,将那两人打发了。”老道姑又吩咐道。

    “好!”小道姑应了声,这才往门口走去。

    雨比起先前来已经小了许多,躲雨的村民趁着雨小都离开了,只有金木带着翼生还等在门口,他见门内迟迟没有动静,心中也是心焦,正想敲门问问,却见门打开了,走出来的还是先前那个小道姑。

    小道姑开门看见他们,露出惊讶的表情,“咦,你们还在这儿?”

    “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是说过要在这里等我那妹子吗?”金木等得有些久了,脾气也就说不上好。

    那道姑撇了他一眼,“你那妹子刚才已经离开道观了,你们等在这里还有什么用?”

    “离开?怎么可能,我们一直守在这里,她哪里能走得了?”金木不信,心中却忐忑了起来。

    那小道姑翻了个白眼,就要关门,“我哪里知道,她换了衣服就从后门走了。这庙会啊,都是给信男信女们制造的偶遇机会,没准儿你那妹子是甩开你们会情郎去了呢?好啦,现在雨也小了,你们别就别挡在我们道观的门口了,赶紧走,赶紧走!”

    小道姑说完之后就关上了门。

    金木怔在当场,看了看翼生,又看了看紧闭的门,喉头滚动,吞了吞口水,“秦姑娘,不会真的趁机逃了吧……”

    “姐姐不会丢下我!”翼生眼神坚定,却丝毫没有怀疑,他焦急的抓住了金木的胳膊,“我们赶紧去看看,是不是姐姐遇到什么危险了?”

    金木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可能,这几日秦落烟似乎对王爷已经有了爱意,而且以她对翼生的在意程度,也不可能抛下她离开,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遇到了危险。

    而且,那道姑说话做事的语气,都实在不像道姑!

    金木一思衬,越发觉得发生了事情,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竹筒,拉了引线就对准天空,一道白烟升起,破空的声响顿时响彻在山间。

    山顶的佛寺前,有小沙弥替傅子墨撑着伞,他抬起头,就看见山腰处升起的白烟,眉头一皱,下一瞬,整个人已经出现在十丈之外。

    傻乎乎的小沙弥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明明刚才还在自己伞下的人,竟然瞬间就走了那么远?

    雨不大,却将天地间弥漫出一种朦胧的色彩。

    秦落烟迷迷糊糊中被拖到了一个隐蔽的房间,两名道姑将她推入房间之后就迅速退了出去。

    她的意识开始涣散,可是,她却固执的紧紧握住瓷瓶,她浑身无力,没有用瓷片伤人自保的力气,可是至少,她能用瓷片划伤自己的掌心,用疼痛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被推倒在地,整个人无礼的趴在地上,听见身前传来的脚步声,她抬起头,眼神迷蒙却又诡异的保持着神智。

    她不知道,她那迷蒙的眼神,衬着一身小道姑的装扮,再加上青城的容颜,一瞬间就让站在她身前的男子拍手叫好。

    “不错,不错,这个不错!”拍手叫好的是一个三十多岁肥胖男人,身上的成衣品质上乘,腰间挂了两个绿莹莹的玉佩,走起路来肚子上的肥肉都要风骚的晃荡几次,他又对门外的人吼道:“这个不错,老爷我喜欢,一会儿老爷享受够了,绝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这样的男人,若是换了平时,秦落烟见了说不定会恶心得想吐,可是此刻,也许是药物的作用,秦落烟在看见他的时候竟然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似乎身体有一种最原始的渴求。

    “小美人儿,来哥哥好好的疼你。”肥胖男人弯腰将秦落烟抱了起来,一步三晃的走到了床铺上,原本是想显示自己的男士魅力,可是因为太过肥胖而长期缺乏锻炼,他抱着秦落烟走了几步就步伐飘忽,等到床边的时候只能抱着秦落烟滚到了床铺上。

    秦落烟的拳头握得更紧了,恨不得用手中的瓷瓶直接划破他的喉咙!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她,浑身软绵的她,根本连举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肥胖男人从床铺上爬起来,揉了揉被摔疼的胳膊,立刻就往秦落烟的身上爬,还没爬到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扯她的衣裳。

    “不……”秦落烟气若游丝,本想大声呵斥,可是吐出口的话却变得软绵无力,越发的刺激了男人的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