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五十九章 幸好幸好
    “美人儿,你的声音真好听!”肥胖男人贪婪的流下了口水,那口水就落在秦落烟洁白的脖子上。

    她恶心得想吐,一阵干呕之后,赶紧又道:“我、我是武宣王的女人!”

    “武宣王?”那肥胖男人听见这三个字后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瞬,不过下一刻,他的手却依旧伸向了秦落烟,“美人儿,别以为搬出武宣王这尊大佛我就能放过你,你说你,骗我说是谁的女人不好,偏偏说是武宣王的?你难不倒不知道武宣王对女人最是无情,他风流成性,玩过的女人那么多,至今为止还没有见哪个女人能成为他身边人的。所以,哪怕是以前你们有过什么,我也不怕,你还以为他记得住你?”

    屋子里的门窗都关得很严密,角落里还点着熏香,那香味很独特,原本就被药物折磨得很难受的秦落烟吸了这香,竟然越发的把持不住。

    她一咬牙,拼了命的捏紧手中的瓷片,掌心里又殷红色的鲜血流出,只有疼痛,能让她保持清醒。

    此刻,她突然想起了傅子墨。

    都说美与丑,爱与恨,都是相对而言的,傅子墨侮辱了她,所以她恨他,可是比起傅子墨来,这个肥胖丑陋又恶心的男人似乎让她恨意更深,在这样的对比之下,对于傅子墨,她竟然恨得不那么热烈了。

    很安静,屋子里只有衣裳被撕碎的声音。

    道观门口,金木等了一会儿功夫就见傅子墨快速的靠近,不做眨眼的瞬间就从十丈开外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摇曳不止的袍角泄露了他焦急的心态,尽管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傅子墨冷冷的问。

    金木道:“先前突然下起大雨,我们跟着村民来了这里避雨,我见秦姑娘衣裳打湿了,就让她去道观里换身干净衣裳,这道观里都是女道姑,不让我进去,所以秦姑娘就自己进去了,没想到这一进去就没再出来,那小道姑说她从后门走了……”

    “她不会走。”傅子墨肯定的回答,视线落在了翼生身上,“她如果要走,一定会带上她。”

    “呃……翼生也是这么说的。所以我想,秦姑娘肯定出事了。”金木说完,就拉着翼生往旁边退了退,要不是顾忌这孩子,他早就冲进去了。

    傅子墨沉默着,只是眼神阴冷得恐怖,他抬手一挥,那大门就被劲风撞开。

    门板已经老旧,被撞开的时候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走进大门,也不见他怎么动作,下一瞬人却已经出现在内院。

    虽然知道主子武功强悍,可是每每看见这夸张的速度时,金木还是忍不住佩服,他将翼生推到一旁,叮嘱道:“你就待在这里别动,一会儿我们再出来找你。如果你还想救你姐的话,就不要扯我们的后腿。”

    翼生本想跟着进去,他不怕危险,可是,当金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傅子墨一路闯入内院,竟然没有惊动一个道姑,那些道姑通常是晚上陪客,白日里休息,所以这大白天的只有几个人在活动,再加上傅子墨武功了得,那些道姑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他也没有急着和这些道姑浪费时间,只是随手抓了一个道姑引路,那道姑突然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还以为见了鬼,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好看得不得了的男人,心思正在转动。

    可惜,她的反应让傅子墨觉得厌烦,手上一用力就捏碎了她的脖子,他索性用最快的速度一间间去找。

    突然,他转头看向角落里的一间厢房,立刻脸色一沉的走了过去,他抬起手,只见碰到门板,那门板便应声倒下。

    正趴在秦落烟身上的肥胖男人吃惊的回过头,“哪个不长眼的找……”那个死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吓得滚下了传。

    “我当是谁,原来是小小兵卒!”傅子墨冷哼,声音能凉出水来。

    “我、我,小、小的见过武宣王……”

    肥胖男人跪在地上吓得浑身颤抖,他是魏俊的副将,在傅子墨的口中却被说成了一个小小的兵卒,的确,以傅子墨的身份地位,要处置了他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傅子墨一步步从容的往前走,一脚将挡路的肥胖男人踢开了去,当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衣衫凌乱脸色不正常红润的女人时,瞳孔禁不住阵阵瑟缩。

    他缓缓的转过头,盯着那肥胖男人。

    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恐怖,那肥胖男人竟然顾不得尊严磕起头来,“王爷饶命啊,饶命啊,小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小的有罪,有罪啊……”

    “有罪,就死吧。”傅子墨说话平静无波,可是浑身流露出来的强悍杀气却直接将肥胖男人吓得瘫软在地。

    “王爷,王爷……我不是有意对她……”

    肥胖男人还想说什么,可是后面的话他却没有机会说出口了,因为当从他的口中听见那个“她”字的时候,傅子墨觉得恶心,一脚踢在他的胸膛将人踢死了过去。

    他回过神,看着床上那个辗转反侧,脸色红得能滴出水来的人,他低吼出声“秦落烟!”

    秦落烟眼神迷离,眸子里倒映着他的俊美容颜,却有有些不太真切,她似乎看上去很不清醒。

    突然,她恐惧的惊吼起来,“不要,不要碰我!我爱王爷,我的身体只能给王爷!你们不要碰我,不要碰我,否则我就死……”

    她看上去已经神志不清,只是迷迷糊糊的挥舞着手,她越说越激动,拿起手中的瓷片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

    “蠢女人!”傅子墨叹了一口气,轻而易举的拦住了她的手,将虚弱的她抱进了怀中,只听他低低的呢喃着:“这个时候,还念着本王?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过,无所谓了,本王也不屑你的真心。”

    秦落烟迷迷糊糊的锁在他的怀中,许是那药物又发作了,她的两只手不安分的往他身上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