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章 比主子,谁怕谁
    傅子墨眉头一皱,抬起手本想打晕她,可是手抬起,却迟迟没有落下,到最后,他又叹了一口气,“罢了,这催情之毒也不难解,你本就是本王的女人,这次,就让本王当你的解药。”

    屋子里,缠绵的暧昧渐渐弥漫开去。

    谁都没有看见,在床上的帷幔放下的时候,有那么一瞬,秦落烟的眼中曾闪过一刹那的清明。

    幸好,幸好,她握着瓷片,用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将计就计给傅子墨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幸好,幸好,他来的很及时。

    她知道腹黑如斯的武宣王,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一个人的真心,哪怕她神志不清时候的趁机表白,也不会让这个男人钢铁的内心软化,可是……她不在乎,她原本就不是为了得到他的心,她要的,从来不过是他的信任而已。

    得到信任,可比得到真心要容易许多。

    道观里的道姑们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拿着长剑闯了进来,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

    她们的叫声成功的唤醒了院子里所有在休息的人,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院子里聚集了二三十个打着哈欠的女人,不过当她们看见院子中间摆放着的一具同伴尸体时,所有人瞬间没有了半分睡衣。

    “啊!”女人们惊恐的叫了起来。

    为首的老道姑跌跌撞撞推开人群进到院子正中,看见那个被直接捏碎了喉咙的道姑,再愤怒的指着站在长廊下那长剑的男人,吼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的,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吗?”

    “不长眼的?”金木冷哼,将手中的长剑举得高了一些,“那你们又知道我是谁吗?”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先前替秦落烟开门的那个小道姑,她扯了扯老道姑的袖子道:“这人就是那个女人的大哥,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是个会功夫的。”

    “我管你是谁,敢来我们这里撒野,你就是找死!”老道姑挺起胸膛,看金木的时候高高在上,又冲后面几个道姑吼道:“你们几个还不过去把这人杀了?”

    仔细一看,原来那几名道姑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这里的女人们大多数都是二十来岁的青春年纪,只有那几名道姑都是三十多岁,而且容貌也不出众,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这道观里的打手,哪里是一般陪客的姑娘。

    几人走上前来将金木围住,只可惜,她们还未动手,只听金木大喝一声,举起剑就往几个人冲了过来,她们这才惊觉,这个男人哪里是她们能对付得了的?

    不过几个照面的功夫,几名打手就被当场砍杀在地,残肢断臂就落在道姑们的中间,直接将几个胆子小的吓晕了过去。

    金木是战场上走出来的军人,本身就带了几分匪气,这一幕直接就让剩下的道姑们跪地求饶。

    那老道姑也怕了,颤颤巍巍的指着他,“你、你,你敢杀了我们的人,我家主子绝对不放过你的!你现在走的话,我,我们既往不咎……”

    “大言不惭!管你家主子是谁,惹了我家主子的人都得死!”金木啐了一口唾沫,比主子?谁怕谁?武宣王的名头除了皇宫里的那位,有谁敢来他头上动土?

    “你,你主子是谁?”老道姑没想到这人也是有主的。

    金木冷哼一声,淡淡的道:“武宣王。”

    三个字,掷地有声,却成功的让老道姑直接吓得跌坐在地!那一刻,她知道,完了,这里的一切都完了。她狠狠的一巴掌甩在身边的小道姑脸上,“都是你这蠢货干的好事,你惹谁不好,偏偏惹那煞神!”

    “我,我哪里知道……”小道姑也是委屈,连滚带爬的爬到金木身边求饶,“大哥,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只是替人做事而已,也是身不由己。大哥,你那妹子就在那间房里,你现在进去救她,也许,也许还来得及……”

    她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傅子墨早已经进了那个房间,只可惜,如果真的等到这个时间进去,是救不下来人的。

    许是为了印证她说的话太不靠谱,那房间的门被人缓缓打开了来。

    身材殷长的傅子墨打横抱着秦落烟漫步走出,就连他抬起脚跨过门栏的动作都优雅得让人自惭形秽。

    “金木,怎么这么慢,不过处理几个垃圾而已,你也要费这么多时间。”傅子墨开口的时候看也不看满地的血腥一眼,只是抱着已经昏迷的秦落烟往外走去。

    他的出现,让原本还有一丝活着希望的众人顿时陷入了绝对的绝望,眼前这个男人那种对生命的冷漠态度,是绝对不会介意杀光她们所有人的。

    “属下无能!”金木低头认错,又问:“王爷,她们背后还有人,要留下活口吗?”

    傅子墨冷哼一声,“留什么活口?不就是个脏脏的道观而已,怎么,本王的人还查不出来幕后之人是谁吗?”

    “王爷说得有理。”金木听了他的话,转过身一步步往那老道姑走去。

    傅子墨抱着秦落烟走出了后院,没有去理会身后传来的痛苦嘶吼。

    那天夜里,秦落烟睡得很不好,迷迷糊糊中,总是在做一个梦,她梦见整个道观的人都被杀光了,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痛苦的嘶吼……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她是被整齐而浑厚的诵经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飞,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还未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翼生的脸就在眼前渐渐放大。

    “姐!”翼生的声音里包含着激动和心疼。

    看见他,秦落烟的心就放下了,整个人也渐渐放松下来,“乖。”

    “姐……”翼生似乎有话要说,却又显得很犹豫。

    “怎么了?”秦落烟打起力气冲他微微一笑。

    翼生犹豫了一阵,才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那个老秃驴说你是个祸水!”

    什么老秃驴,什么祸水?秦落烟听他说得不清不楚,心中疑惑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