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二章 夜晚的星辰
    秦落烟一惊,险些就要出声,她猛地抓紧了衣角,到底还是忍了下来。

    “金木,这孩子对鸿儒大师不敬,带下去鞭策十下。”傅子墨淡淡的向金木吩咐,抬眼看了看傅子墨,却又低下头去。

    “王爷,翼生还小不懂事,您就不要罚他了吧,他是我亲弟弟,我……”秦落烟眼中水汽迷蒙,扯住了傅子墨的胳膊,她果然没有猜错,这老和尚看似和傅子墨相处随意,实则对于傅子墨来说一定很重要。

    傅子墨抬起手,手指摁在她的唇边,“有功赏,有过罚,哪怕是一个孩子也不能乱了规矩。”他又道:“至于你能不能成为祸水,呵,只要本王愿意你就是祸水,如果本王不愿意,你有成为祸水的资格?”

    在他的眼中,她不过是个宠物一般的女人,她听话,他可以捧她上天,她不听话,他也不介意让她摔落成泥。

    这是一种强大的自信,自信到他可以掌控一切!

    秦落烟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傅子墨,看似对她温柔,也不过是在宠爱一只宠物而已,所以他不介意她在他面前耍些小手段,因为他自信!真的信任她?还是假的放任她?重要吗?

    也许,在他看来就不重要,真的假的,只要翻不出他手掌去,又有何意义?

    门外,很快传来了鞭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

    傅子墨站起身,走到鸿儒大师的面前,“好了,戏也看够了,陪本王下棋去。”

    “好吧,你这小子反正从来不听我的劝。”鸿儒大师叹了一口气,又回头看了一眼秦落烟才皱着眉头离开。

    等他们一走,秦落烟就随意裹了一件衣裳冲出房门,一眼就看见金木举着鞭子抽打在翼生的背上。

    她急急地冲过去,摁住了金木的手,“算了吧。”

    “对不住秦姑娘,王爷的命令我是一定要执行的。”他为难的推开了秦落烟,接着抽打翼生。

    秦落烟却不顾他的鞭子冲过去抱住了翼生,回头道:“那我替他受几鞭,我是他姐姐,他不懂事,是我的错。”

    “秦姑娘,您就别为难我了。而且,您也跟了王爷好些天了,您该知道,如果你的身上出现了鞭子的痕迹,翼生……可能会受到更多的惩罚。你放心吧,一顿鞭子而已,我知道力度的,毕竟,这孩子以后也会是我的师侄。”

    金木是真心喜欢翼生的,翼生这样血脉特殊又有坚定意志的孩子,是最适合修炼他师兄的武功。

    秦落烟知道金木说得对,所以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抱着翼生的手,她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忍一忍,好吗?”

    翼生点点头,道:“我不怕疼。”

    很简单的四个字,可是不知为何,却让秦落烟心中一痛,不过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而已,他要忍耐的实在太多太多。

    鞭子一道道的落在翼生的背上,许是金木已经把握了力道,可依旧不是这个半人高的身子能受得了的。

    十鞭之后,翼生硬生生的疼得晕了过去。

    秦落烟抹了抹眼泪,突然就不再想哭了,她咬着牙抱起翼生就往屋子里走,金木脚步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却只是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出口。

    因为今日是庙会,山中又下了大雨,山路变得又湿又滑,正所谓大雨天留客,所以很多香客就在佛寺里住了下来。幸好,这寺庙因为得到皇家的眷顾,不管从规模和庄簧上都很是壮观,比起一般大户人家的宅子来说丝毫不显得小气。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寺庙的伙房里飘出了饭菜的香气。

    这个院子是佛寺最靠近后山,也是最清净的院子,以傅子墨和儒鸿大师的交情,这个院子自然是给傅子墨等人居住。

    秦落烟沾了傅子墨的光,也住了这个院子,可是到底是寺庙,是不可能向王府那样有人送来吃食的。

    傅子墨跟着儒鸿大师离开之后就没有回来,翼生背上的伤不轻,敷了药之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秦落烟太过理智,理智到她绝对不会因为爱上难过而上自己的身体受委屈,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其他人在乎你了,那你不是应该更爱自己才对吗?

    山顶有些凉,她拿了一件厚实的披风之后才出了门,准备去饭堂吃点儿东西,出了小院的门她就一路往饭堂的方向走,刚走了一会儿就听见一阵男女嬉笑的声音。

    秦落烟脚步一顿,抬眼看去,确突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远处,梅树之下,一红衣女子捂嘴轻笑,她的容貌也很美丽,所以让秦落烟很难忘记。

    琉璃怎么会在这里?难不成连佛寺也请她来唱戏?如果她在的话,那是不是流云世子也可能在这里?

    不愿意和这些人有接触,秦落烟果断的转过身循着另外一条偏僻的小道走了过去,也不管那条路能不能通向饭堂,只要能避开这些人就好。

    循着小道走了一会儿,天色彻底按了下来,小道的周围没有灯笼,幸好今夜有点点星光,所以还能面前看清脚下的路。

    肚子饿得厉害,被她耽搁这么一阵,饭堂里怕是早就没有吃的了吧,这佛寺可不比自己熟悉的地方,要找些吃的也不容易,无奈,她只能摸着自己的肚皮叹气。

    许是老天爷怜悯她,当她准备转身的时候刚好踢到了脚,仔细一看,那拦路的东西竟然一颗红薯,仔细一看,原来这里竟然是种红薯的菜地,想来应该是佛寺自给自足的田地。

    想起前世,冬日的街头上,向小贩买几颗烤红薯,然后带回工作室,不超过两分钟,工作室的小伙伴们就能将这天然的美食消灭干净。

    想着想着,她有些流口水,索性挽起袖子刨了几颗红薯,然后在一旁的大石头边升起火堆,当火堆燃烧差不多的时候,再将红薯埋进了火堆深处。

    等着红薯烤熟的时候,秦落烟仰起头,看着天上点点的星辰,她忍不住就唱起了从前最喜欢的歌,“如果冰冷的大雪冰冻了一切,我会等在原地,等你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