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三章 一种取悦
    她的声音空灵,在安静的田间,在点点星辰之下,宛若一道流光,让夜色跟着闪耀、跳跃。

    她不知道,她就这样恬静的坐在石头上,裹着厚重的披风,只露出一张倾城的容颜,衬着这歌声,会勾勒出一副怎样动人心魄的图画。

    远处,山顶的亭子内,有两名小沙弥点着灯笼,亭子正中,一方石桌两旁各自坐着傅子墨和鸿儒大师,鸿儒大师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要不是因为他是个光头,怕是他的头发都会被自己粗鲁的动作摸光。

    “这局,你输定了。”傅子墨凉悠悠的开口,却缓缓的站起身,站在亭边,他目光落在远处的一处小篝火上,是谁,竟然敢寺庙后山点火?

    寺庙的后山一般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目力达到了极致,也只有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才能在视物上超人一等。

    “嗯?”他疑惑轻哼一出声,再回头对鸿儒大师道:“你且思考着破局方法,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傅子墨几个起落就往那堆小篝火而去。

    当他来到篝火前的时候,就看见秦落烟坐在篝火边上,安静的唱着歌,她的眉眼是他从未见过的柔顺,她嘴角的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轻松。

    他不可否认,这女人的皮囊的确是当世罕见。

    秦落烟看见傅子墨优雅宛若仙人般落在自己的面前,愣了愣,眼中的凉意一闪而逝,她堆起灿烂的笑,立刻站起身扑到了他的怀中,然后抱着他的腰撒娇,“王爷,你怎么来了?”

    傅子墨眉头一皱,却并没有推开她的手,“看见这边有火光就来看看,不好好在屋子里呆着,在这里做什么?”

    “做好吃的。”秦落烟甜蜜的一笑,仰起头道:“王爷的鼻子真是比狗还灵,这烤红薯都还没好呢,你就闻着味儿找来了。”

    傅子墨脸色沉了沉,“你把本王和狗相提并论?”

    秦落烟嘴角一抽,心中捉摸着,在她心中,你还不如一条狗,不过,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了些,她笑了笑,抬起手,指尖抚在他的脸颊处,道:“王爷,奴家错了,要不要,奴家马上给你赔罪啊?”

    她的语气带着七分暧昧三分挑逗,她的手指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最后停留在他坚硬的胸膛上画圈圈。

    她清楚的知道,男人最喜欢的是什么,不就是在刺激的情况下寻求快乐?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不就是个刺激的地儿?由他硬来,倒不如她干脆主动些,这样至少还能进一步取得他的信任。

    这样想着,她主动踮起脚尖,红唇印在了他的下巴上,点点胡渣扎得她的唇有些疼,她却没有露出丝毫嫌弃,反倒神情的吻着吻着。

    她的手也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摸索过去。

    “你这该死的小女人!”傅子墨喉头滚动,眸子瞬间变得深邃,他的嘴角挂着一抹淡笑,反手搂住了她的腰,下一刻,他将秦落烟抱了起来。

    火光映在两人交缠的身影上,点点的红色弥漫,不过片刻,就成了这天地间最美丽的绽放。

    红薯不知道什么时候烤熟了,香气弥漫开去,却遮掩不了那暧昧的气息。

    直到半个时辰以后,秦落烟气喘吁吁的从傅子墨怀中起来,娇羞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裳,她灵动的回眸一笑,“王爷,奴家这认错的方式,你可喜欢?”

    傅子墨一把又将她拉回了怀中,凑近她的耳边道:“本王对你的身体总是很满意的。”

    是啊,他也只是对她的身体满意而已。

    他不爱她,却又霸道的占有了她,男人们,总是喜欢自己的老婆端着闺秀的模样是个仙女,却又渴望拥有一个只会用身体取悦他的妖精,这,就是男人的孽根性。

    秦落烟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用阴影遮住了脸上的愤恨和不平。

    她在他眼中,终究不过是一个取乐的妖精。

    “啊,王爷,我差点儿忘了,烤红薯一定好了。”秦落烟突然惊叫一声,然后从他怀中退出来走到火堆边上,捡起一根木棍在火堆里掏着。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从火堆里掏出几颗熟了的红薯来,她喜滋滋的捡起红薯,有些烫,她左右手交换的惦着,还不忘摸摸自己的耳垂。

    “王爷,你尝尝看。”秦落烟将手中的红薯搬开成两半将一半递给了傅子墨。

    傅子墨看着那表皮上沾满灰尘的红薯,脸色沉沉,没有动作。

    “您试试呗,我保证不难吃。”秦落烟又扬了扬手,道:“我敢打赌,王爷从来没有吃过这个吧?也是,就您的身份地位,谁敢拿这种东西给你吃,那就是不想活了。”

    傅子墨抬起眼,视线落在她灵动的表情闪,眉头却拧了拧,“秦落烟,那你是不是也不想活了?”

    “我怎么不想活,我做这么多,不过也是让自己活下去而已。”秦落烟冲他翻了个白眼,又挪了挪屁股,靠近他坐一些,道:“高处不胜寒,王爷,你敢说你不喜欢我这样像对待朋友一般的态度对你?”

    用这种平等的态度对他,也是秦落烟的又一次冒险,他身边阿谀奉承的女人已经足够多,如果她一昧的逢迎而失去了特别的真挚,那这个男人又何必多看她一眼?真的只用身体就够了?那写青楼女子比她更奔放更会勾引男人,可是她们能让这个男人留在身边吗?

    所以,说到底,还是在把握一个度上。

    傅子墨又盯了她一会儿,没说话,倒是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烤红薯,“本王不讨厌你用态度和我说话,不过,只在人后。”

    “知道啦,在人前您当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爷,我不会分不清的。”秦落烟从来不会自大的以为这个男人看了你一眼,就是对你行为的彻底放纵。

    傅子墨犹豫了很久,最后只在他认为最干净的地方咬了一小口,然后怔了怔,再看秦落烟的时候,眼中少了一份冷淡,“嗯,还不算难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