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五章 你配吗
    琉璃怔怔的看着傅子墨的脸,有过那么一瞬的失神,这样的男子,但凡是女子都会移不开视线的吧。

    上一次,她看见殷齐的时候以为殷齐就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人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比殷齐还好看了三分。

    因为琉璃的发怔,所以也忘记了提醒将秦落烟围住的众人,以至于那群公子哥浑然不觉有人靠近,几人正你一句我一句的想着折磨秦落烟的方法。

    “这女人这么好看,怎么玩?这还用问吗?不过流云世子啊,你可不能吃独食,也得让哥儿几个沾沾腥味儿啊。”

    “老七,你这话说得不对,好看的女人虽然谁都想吃,可是我们好歹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别把我们说得跟流氓似的。”

    “得了吧,你装什么装,上次逮到个小姑娘,你丫的上得比谁都快。怎么,现在来装好人了……”

    “你懂什么……”说话的人冲另一人使了使眼色,“那小丫头能和这大美人儿比?这样的美人玩一次且不可惜了?我觉得啊,流云世子,要不你就把这丫头收了房,等什么时候玩腻了,就送给我们当丫鬟不就成了?”

    这话里,就是赤果果的逢迎讨好的意思了,他们这一群人,出了武池和呼延流云的身份有得一拼,其他人都是看呼延流云的眼色行事的。这人明显是个精明的,看出了流云世子对秦落烟的野心。

    他就是再傻,也不会和流云世子抢女人。

    几人经他一点拨,立刻就回过神来,相继附和着他的话,唯有武池脸色有些沉,清了清嗓子开了口,“我觉得不妥。你们忘了,这女人,上次是殷齐救下来的,万一她和殷齐有矫情,到时候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再去告我们一状……”

    “武池,你总是胆儿小,每次做刺激的事你都锁在我们屁股后,一个大老爷们儿怕这怕那的,真让我看不起你。你要是总是这样,以后就别跟着小爷我混了。”呼延流云瞪了武池一眼,武池犹豫了一下,到底没再开口说话。

    “你、你们不能这样!”秦落烟激动的挣扎,一口就咬在了呼延流云的手腕上,疼得他痛呼一声。

    “哟,还是个带刺的,不过,小爷喜欢。”呼延流云畅快的笑了起来,浑然不顾手腕上的伤,一张脸凑近,看似是要去亲她的脸,“小爷不能哪样?等你成了小爷的女人,没准儿夜夜在小爷的身下求着我要那样。”

    这呼延流云年纪不大,说起下流话来却丝毫不含糊,一看就是个久经风月场合的公子哥儿。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成为你的女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秦落烟冷着脸吼道。

    呼延流云脸色很难看,一把捏住她的脸颊,愤怒的吼:“喜欢?丫头,你倒是挑起小爷我的征服欲了,不管是你的身体,还是你的心,小爷都收了。你喜欢的人?哈哈,等小爷睡了你,就去看看你喜欢的小白脸是谁,等你那小白脸见了小爷,恐怕的跪着让我睡你呢。”

    他说的话不是没有根据的,以前也有过这么一次,他看上了一个小门小户的千金,那千金还有个订了婚的未婚夫,那小子是个城门守卫,见了他呼延流云巴不得来讨好他,什么未婚妻,那小子屁颠屁颠的就亲自送了过来。

    “哦……让本王跪下,这南岳除了圣上还真找不出来第二个了。”

    突然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的背后,那声音低沉浑厚,说话的时候那漫不经心的语气里带着浓郁的戏虐。

    众人这时候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这男人竟然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就这份儿无声无息,就值得他们重视。

    “你是谁?”呼延流云如临大敌,明明这男人只说了一句话,可是却成功的让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武宣王傅子墨并不像其他的朝臣经常出席各种活动,他独来独往性格诡异难测,只有圣上摆设的一些重要宴席他才会出现,而那些重要宴席,这些小权贵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所以这些京城中的小权贵们倒真还没机会见到他。

    “本王是谁?”傅子墨轻轻笑了笑,抬起手,轻轻一拂袖,远处的呼延流云就觉得面门生疼,本能的就松开了钳制秦落烟的手。

    秦落烟脚步踉跄的往前跑,怯生生的躲到了傅子墨的身后,“他就是我喜欢的人,怎么样,比你们这些虚有其表的败类好很多吧?”

    这种时候,她非常善于替傅子墨拉仇恨。

    “死丫头,别以为谁都护得了你!小爷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小爷的能力!”呼延流云被她一践踏,怒火仲烧,根本没有注意到傅子墨说的是“本王”两个字。

    倒是武池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惊恐。在南岳,除了呼延流云的老爹是被封了外姓王爷之外,就只有一个王爷,武宣王傅子墨!

    只是,可能吗?竟然会这么巧,眼前这人就是?

    不过武池嘴唇动了动,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竟然忘记提醒呼延流云。

    “就你?”秦落烟鄙夷的笑了。

    这一笑,越发扫了呼延流云的脸面,气得他拔出腰间的长剑就要冲上来。

    突然,一声轻哼,让气氛再次压抑了起来。

    傅子墨长身而立,嘴角一抹邪魅的笑,冷冷的道:“呼延那老匹夫竟然生了这么一个蠢货,看来真是安逸的生活享受得太久了。”

    这南岳,敢称呼呼延王爷为呼延老匹夫的人没有几个。

    这下呼延流云是真的有些胆怯了,他举着剑,没有冲上来,又问道:“你到底是谁?别装神弄鬼!”

    “让本王自报姓名,你配吗?”傅子墨一步步的往前走,围着呼延流云身边的几个公子哥儿被他的气势所震慑,竟是没有一个人敢挡了他的路。

    “本、本王?你,你是武宣王?”呼延流云也不是个笨的,冷静下来立刻反应过来面前的男人是谁,这天下,还没有谁敢冒充武宣王的,而且,传闻武宣王生得比妖孽还俊美,这也不是说能假冒就能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