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六章 因为你是本王的玩物
    只是那个对于一般人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竟然真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众人都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便是无止境的恐惧,连呼延流云都不敢招惹的人物,他们这些一般官员大户的子弟,哪里敢和这尊大佛发生矛盾,有两个胆子小的就想转身跑。

    呼延流云见了,鄙视的看着他们,可是和失去舒颜流云的信任比起来,显然是自己的性命,和自己家族的利益更重要。

    “对不住了,流云我想起来我爹还等着我回去背书呢,我,我先走了。”

    “我,我也是,我忘了今天是我母亲生辰。”

    几人各自找了借口,向呼延流云随口解释了一番转身就逃了,只有武池还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离他而去。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先前还被众星捧月的呼延流云不过转瞬间就众叛亲离,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循回吧。

    秦落烟看得有些戚戚然,不过却也觉得让那些人就这么走了着实有些可惜。听这些公子哥儿话中的意思,曾经糟蹋过的女人不在少数,干过的坏事也是一桩接着一桩。

    只是,她看了看傅子墨,这人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审判官,指望他惩恶扬善?似乎不太可能。

    呼延流云见武池还没走,怒气冲冲的吼:“你怎么不走?怎么,不怕小爷我连累你了?”

    武池摇摇头,道:“都是兄弟,有难同当吧。”他又转向傅子墨,拱手鞠躬道:“还望王爷恕罪,我们几个实在是不知道这姑娘是您的人,如果早知道,我们是断然不敢随意冒犯她的。”

    若不是先前见了这些人武池的嘴脸,连秦落烟也要觉得这武池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说出这番话来,看上去倒是有些豪气。

    所以她撇了撇嘴,对于这种伪君子的行径越发不耻,不过她依旧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傅子墨的衣袖,“王爷,我看这几位公子也不是故意的,要不,就这么算了吧,好歹他们一个是呼延王爷的独子,一个是武宁侯的嫡子,惹到他们也是得罪了人。”

    “哦?”傅子墨看她的眼神眯了眯,“你让我放过他们?”

    秦落烟点了点头,看似认真的点了点头。

    傅子墨却突然笑了,他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双眸子里深沉如冰,“女人,本王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在本王面前耍手段!费了这么多的功夫,你不就是想借本王的手处置这些人吗?怎么,现在让本王放了他们?”

    秦落烟大惊,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傅子墨,她还是小看他了,原来,他一开始就看出了端倪!

    也是,如果那么容易被人利用的话,傅子墨也就不是大名鼎鼎的武宣王了。

    不过,他还是跟她来了这里,这就说明,他愿意做她手中的刀借给她用上一用。

    “本王再问一次,你是要本王处置他们,还是放了他们?”傅子墨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已经可以隐约看见秦落烟的下巴上留下了指印的痕迹。

    梅树上开满了花朵,在冰凉的夜风里,有那么几朵在偷偷的绽放,释放出来的香气像是一种无声的蛊惑,让他俯身看她的画面生出了丝丝暧昧的味道。

    他缓缓低下头,薄唇凑近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就吐纳在她的耳鬓处,他淡淡吐出一个字,“说!”

    秦落烟吞了吞口水,余光看见准备趁机离开的呼延流云和武池,突然下定了决心,“我希望王爷能帮我处置了他们。”

    “好。”傅子墨突然松开了手,回过神来的时候,只一个眼神就让想逃跑的两人停下了脚步,“断一只手,你们就可以离开。”

    他说的轻描淡写,似乎并未将呼延流云和武池的身份放在眼里,在这南越国,能做到这个地步了,除了宫中那位,就只剩下他武宣王了。

    呼延流云和武池面面相觑,两人的后背都被冷汗打湿,可是,就这样跑?传闻说武宣王身怀绝世武功,曾经在战场上以一敌百,就凭他们两个,根本跑不掉,可是自断手臂?到底谁也下不了这个决心。

    傅子墨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是不把本王的话放在眼里了。也罢,明日本王就进宫面圣,让圣上来评评理,流云世子和小侯爷调戏我武宣王府的丫鬟是什么道理,向来,朝堂之上也有不少大人能替本王解惑的。”

    这就是显而易见的威胁了。这事儿拿到皇上那里去说,还要当着朝臣的面?哪一个大臣没有几个政敌,这种事情一旦拿到明面上说,多的人趁机火上浇油,再说,以武宣王在朝中的势力,也没几个人敢不附和。

    武池咬了咬牙,向傅子墨行了一礼,然后举起拳头往自己肩膀上打了一拳,只听咔嚓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他轻吭了一声,然后又对呼延流云道:“你要是下不了手的话,我来帮你。”

    呼延流云眼睁睁看着武池对自己下了狠手,一双眼睛瞪出了红血丝,他恨恨的看向傅子墨,又看了看武池,索性一咬牙也给自己的胳膊来了一掌。

    两人拖着不自然下垂的受伤胳膊,不再看傅子墨一眼相互搀扶着走了。

    这一幕,再一次让秦落烟见识到了傅子墨的影响力,就连呼延流云和武池这样的人都只能选择自断手臂来换取他的放过。

    她,真的能一步步取得他的信任,再全身而退吗?

    突然,她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子迷茫,早知如此,当初她绝对不敢轻易招惹上他。

    “满意了吗?”傅子墨回过神,抬手又抚上了她的脸颊,淡淡的道:“知道本王为何要帮你处置他们吗?”

    说实话,秦落烟真的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傅子墨也没指望她能回答,自顾自的又说:“因为,你现在是本王的玩物,本王这个人最是护短,哪怕是玩物,也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染指。碰了本王的东西,当然要付出代价。所以,你该庆幸,对于本王来说,目前为止,你是个很不错的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