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七章 赐婚
    他一口一个玩物,宛若一把尖刀,一刀,一刀,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他,果然是没有真心的,她费尽心机的讨好,也许在他看来不过是在看一个争宠的玩物耍小把戏,因为他认定了绝对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所以他才会如此放任她。

    傅子墨低下头在她的红唇上落下一吻,温热的唇瓣相接,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退开了去。

    等傅子墨离开之后,秦落烟并没有急着走,而是怔怔的的站在梅树下,许久,许久。

    那天夜里,秦落烟睡得很不踏实,直到第二日金木来通知她该启程回王府的时候,她才盯着一双黑眼圈从床上起来。

    昨夜下了雨,这一大早天边就出现了一道彩虹,住在佛寺里的信男信女们因为这道彩虹又激动了起来,有好些年轻人一大早就组织起来,说是要追寻彩虹的尽头。

    秦落烟人正准备离开佛寺的时候,那些年轻人正准备出发,傅子墨淡淡的看了一眼,问她道:“想去看看吗?”

    她怔了怔,没想到他会问自己,想了想,她又摇了摇头,“不了,还是回去研究我手上的活儿吧。”经过昨晚,她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游玩了,如果游玩已经没有意义,她还浪费时间做什么。

    傅子墨点了头,吩咐金木启程。

    山路不好走,他们只能骑马赶路,金木带着翼生,傅子墨带着柳落烟,下山的速度比上山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半天的功夫几人就回到了风西城,在城门口的时候,傅子墨将秦落烟放了下来,嘱咐金木带两人回府,他则独身一身策马先行。

    秦落烟盯着他离开的背影,禁不住冷笑,一旦到了人前,他便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武宣王了,有时候,她实在觉得男人们太可笑,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恨不得将你捧上天,可是到了白日,却又故作梳理,和纵情的时候完全像换了一个人般。

    她,现在是不是像一个被藏起来的情妇?无论怎么看都上不得台面。

    “秦姑娘,我们走吧。”因为只剩下一匹马,金木也下了马步行。

    秦落烟牵起翼生的手,冲金木点了点头。

    三人往王府的方向走,快要到王府正街的时候,就见前方一条整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过,为首的马匹上坐着一个太监,这队伍竟是从宫中出来的,看样子也是往武宣王府的方向去。

    “听说这是圣上赐婚的圣旨,这次萧家大小姐出使北冥国立下了大功,昨个儿啊,亲自向皇上请了旨。”

    “啊?一个大家闺秀亲自求赐婚圣旨?这,这也太……”

    “是啊,不过萧家大小姐钟意武宣王是满城皆知的事,这次不趁着这机会请旨,那武宣王妃的位置怕是就坐不上了。下个月就是宫中三年一选秀的日子,难免圣上看见哪家千金适合武宣王给他挑上一两个。”

    “不过这种事情由女人的来主动,这实在是不合规矩了些。”

    旁边几人都在讨论这件事,听那意思,其中有个路人的亲戚在宫里当侍卫,消息都是从宫中传出来的。对于这种天大的八卦,传播的速度是显而易见的。

    秦落烟和金木对视了一眼,金木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却已经明白,这消息,怕是他们早就知道了。

    “秦姑娘,王爷毕竟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所以……”金木想说些什么,却又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没事。我不过一个暖床丫头而已,王爷的婚事还轮不到我来议论。”秦落烟牵强的笑了笑,她不爱他,所以她不介意,可是,心中却难免有些不是滋味,无关爱情,只是觉得男人,果然将身体的需求和妻子的人选分得很清楚。

    倒是翼生,抓着她的手,眼中迸发出了强烈的恨意,秦落烟一惊,赶紧在金木注意到之前将翼生往身旁拉了拉,翼生回过神,很快低下了头,掩饰了眼中的仇恨。

    她不在乎的,真的。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牵着翼生继续往武宣王府的方向走。

    此刻,萧国公府大厅内,萧承河指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嫡女气得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公国夫人徐氏赶紧送上一杯热茶。

    萧承河喝了热茶才理顺了胸中闷气,指着萧长月怒吼道:“不知廉耻!我萧承河怎么生出你这样不懂矜持的女儿?你知道现在满大街的人都怎么说咋们萧家的吗?我萧承河是文臣之首,却生出一个不懂礼仪廉耻的女儿,你这是要毁了我萧家百年清誉啊!”

    “爹!女儿知错,可是……女儿不后悔!”萧长月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又道:“下个月宫中就要选秀了,到时候,我会被指婚给谁,谁又能嫁给武宣王都是未知数,我如果不趁着这机会去求皇上,就会错失良机!”

    “那武宣王风流成性,有什么好?”萧承河又气红了脸,“还有,武宣王权倾朝野,早已经有功高震主的趋势,这时候,你却将我们萧家和他绑在一起,这,这不是把我们萧家往火坑里推吗!如果我们萧家若是毁在你手里,看我不亲自掐死你这个孽障!”

    萧承河越说越激动,这才是他最担心的。

    如今,圣上示弱,朝堂上文臣以他为首,武将以魏俊为首,再加上武宣王的势力巨大,可以说是维持在一种平衡状态,一旦萧家和武宣王联姻,那就打破了这种平衡,到时候会生出什么乱子谁都不敢保证。

    “爹!他武宣王有兵,我们有文臣,我们两家合在一起,不是更好吗?而且,您找个有实力的女婿,总比找一个没用的女婿,到时候我们势弱,被人率先除去才是得不偿失。这年头,谁都希望自己更强,爹反倒怕自己更强,爹,您什么时候变得担小怕事了?”

    萧长月抬起头说得掷地有声。

    萧承河这才正眼看这个女儿,这一看,他心中竟然猛然大骇,这样看来,他这女儿的野心竟然比他还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