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八章 吃醋?
    “罢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件事做下去了。”萧承河摆了摆手,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野心,作为男人的萧承河又怎么会没有?不过是因为顾忌太多不敢下决心而已,如此,就当是萧长月替他做了一个决定吧。

    武宣王府的门口,因为宣旨队伍的到来而显得热闹了许多,门口的街上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百姓,宣旨的太监在随行小太监的搀扶下下马,王府大门很快打开,立刻有管家迎了上来。

    老太监被一路引到了王府的正厅,一见到坐在主位上的玄色锦衣男子,立刻行了礼,“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杂家这是给您报喜来了。”

    “嗯。”傅子墨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又对管家吩咐道:“奉茶,看座,”

    管家的很快去办了,老太监又乐呵呵的上前举起手中的圣旨宣读了起来,他一开始读圣旨,满堂王府的侍卫和奴仆都跪了下来,唯有傅子墨依旧慵懒的坐着。

    这也是圣上曾经给过他的特权,普天之下唯有他可以不跪接旨。

    老太监读了好一会儿,无非就是武宣王英勇有谋,是国之栋梁,又到了成婚的年纪,武宣王府不能没有王妃之类的云云,又道小家长女萧长月,贤良淑德秀外慧中,又是圣上册封的郡主,是王妃的合适人选,所以这才特意指婚云云。

    等老太监念完,傅子墨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才站起身,随手接过了圣旨交给了一旁的管家。

    管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银票塞给了老太监,老太监又说了几句奉承话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等大厅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傅子墨看了一眼正门的方向才问:“金木还没回来?”

    “属下不知,属下马上去门口看看。”管家赶紧回话,说着就要去门口,谁知刚走了几步,就看见金木领着秦落烟和翼生走了过来,“金木统领,王爷都回来好一会儿了,怎么你们才回来?你要再不回来,王爷该派人去寻你了。”

    管家说的话让金木狐疑的挑了挑眉,寻他是假,寻秦落烟是真吧?他一个大老爷们,这么些年王爷什么时候关心过他是否晚回来?

    “这不是……”金木为难的清了清嗓子,不知该如何开口,倒是一旁的秦落烟接过了话头。

    “不怪金木统领,是我看王府里在接待重要的客人,所以就让金木统领和我们一起在门外候着,等贵客走了我们才进来的。秦落烟向管家解释着,却并没有去看傅子墨。”

    傅子墨听了,却皱了眉,不屑的道:“不过一个老太监,什么贵客。”

    秦落烟没有接他的话,反倒是向他的方向福了福身子,道:“王爷,奴婢已经在外玩了一天了,也该回去继续做手上的活儿了,我就不耽搁了,早一天把王爷要的东西做出来,也早一天让王爷开心开心。”

    说完这席话,她又转身对翼生叮嘱道:“翼生,姐姐去做事了,这几日你在前院一定要谨守本分,有什么不懂的,就去请教金木统领,知道吗?”

    翼生乖巧的点头,不舍的扯着她的袖子。

    秦落烟淡笑,“姐姐把事情做完,再来看你,可好?”

    “好!”翼生这才松开了她的袖子。

    秦落烟摸了摸他的头,不再看傅子墨的方向一眼,径直转过身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她的背脊挺得很直,每一步都走得很稳,看上去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就好像先前被赐婚的,真的于她来说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王爷,秦姑娘一定是吃醋了,所以才给你脸色看的。”金木怕秦落烟惹怒了傅子墨,替她解释道。

    “吃醋?”傅子墨沉吟着这两个字,许久没有再开口说话,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今天,仿佛一切又回归到了平静,王府和以前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那一张圣旨并未对王府造成任何影响。

    秦落烟又将自己关在房中好几日,白天黑夜的加紧制作连击弩,因为只有分图,所以要做出一把连击弩来,许是她这样武器设计方面的天才也是极其困难的事,这天下,能用一般的图纸造出连击弩来的,怕是也只有她一人了。

    而且,她做出的连击弩和原物肯定也不一样,不过在功效上来说,她倒是有那个自信,只会比原物杀伤力更大更加精良。

    这几日,傅子墨也曾让她过去伺候过几次,他依旧没有让人给她送避子汤,不过秦落烟却不会忘自己犯同样的错误了,每次事后,她都会让人偷偷的告诉桂麽麽王爷要过她,然后,不用她开口,桂麽麽自会让人送来避子汤,而且还会让人看着她喝下去。

    对此事,她和桂麽麽倒是达成了难得的一致,谁也没有让这件事传到傅子墨的耳朵里。

    一连几日的冬雪之后,凤栖城里的气氛非但没有因为这冬雪而变得沉寂,反倒是越发热闹了起来,因为这冬雪过后,再过不久就是年关了,一年到头,有多少长期漂泊在外的人就是盼着这一顿年夜饭的。

    还过小半月就是年关了,这日,秦落烟终于打开房门走了出来,难得的暖阳落在她的脸颊上,让她的肤色显得越发苍白了几分。

    她用黑布将连击弩包裹起来就往王府的主院去,她只希望傅子墨能信守承诺,如果她能制造出连击弩的话,就放她和翼生出府去。

    只是,她心中还是忍不住忐忑,傅子墨真的会这么轻易的放她走吗?

    “秦姑娘是来找王爷的?”正要出门的金木看她走来,便出声询问。

    秦落烟点头,“嗯,东西做好了,想给王爷看看。”

    “做出来了?”金木难以置信的看向她怀中抱着的东西,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东西,可是多方势力抢夺了好几年都没弄到手的东西,竟然在图纸不完全的情况下做出来了,可能吗?

    “是啊,做出来了,所以迫不及待想给王爷看看。”秦落烟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