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六十九章 匠人的级别
    金木怔了怔,才回过神,“这还真是巧了,今日王爷有个朋友来了府上,也是做出了个弓弩给王爷看,此刻,他们应该在练武场上呢。”

    “也是弓弩?”秦落烟眉头一皱,几乎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想来,傅子墨从来就没有对她能做出连击弩抱有希望,所以肯定同时找了其他的能人异士在做这件事。

    仔细琢磨一番,觉得这才是傅子墨的作风,腹黑如斯的他怎么可能把宝压在她一介女流之辈的身上,双管齐下这才腹黑他做事的风格。

    “对,也是弓弩。”金木也反应过来,突然有些犹豫,“秦姑娘,要不,你做的东西改天再给王爷看吧。”

    “你是怕别人做得比我好,我会失了颜面?”秦落烟一眼就看穿了金木的想法。

    金木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秦落烟却扬起笑,“没事,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所以既然我敢接下这个活儿,就一定不会输给任何人。”

    金木犹豫了一阵,这才道:“那好,我这就带姑娘去练武场见王爷。”

    “有劳金牧统领了。”秦落烟客气的道了谢,跟在他身后往练武场的方向走,趁着走路的这会儿时间,她想起了翼生的事,便开口问:“对了,金木统领上次说的那个事还作数吗?不知现在可否联系上了您的师兄?”

    “我的信已经托人去送了,如果顺利的话应该这几日就会到我师兄手上了,过些日子等他回了信,我就给您肯定的答复。”金木解释道。

    秦落烟听她这么说,一颗心算是安定了一半,只要他没忘记就好,“那就请金木统领费心了,有朝一日能用得着我的地方,请金木统领一定不要客气。”

    “姑娘见外了,我也是真心喜欢翼生那孩子。”金木憨厚的笑了笑。

    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来到了武宣王府专门的练武场,练武场的大门处有几名将士负责守卫,看见金木带了个女人过来,尽皆愣了愣,不过却只是向金木问了好,并没有过问秦落烟的身份。

    能留在武宣王的将士,到底是傅子墨的心腹,很多事情主子不说他们也就不问,有这样衷心的将士,也难怪傅子墨的势力会逐渐增大了。

    靶场边上,一黑一白两名男子正在摆弄手中的弓弩,远处的箭靶上,红心处已经插了几十根羽箭,看得出两人已经在这里研究了很久。

    “力道和准头都还行,不过一次就只能射出三支箭,也好意思说这是连击弩?”傅子墨戏虐的冷笑,随手将弓弩扔到了白衣男子的怀中。

    “你小心点儿,别给我摔坏了,这可是我花了一个多月才做出来的半成品。你就只给我十几张图纸,我能做出这个东西来都不错了,你还不知足?”白衣男子和傅子墨说话很随意,一看就是交情不浅。

    秦落烟和金木来到练武场,远远地看见两人,忍不住问身边的金木,“那白衣男子就是王爷的朋友?”

    “嗯,是王爷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叫周昌,是王爷军队里的匠人,专门负责给王爷军队制造武器的,据说和天机阁也有些渊源,不过却并非天机阁的人。”金木解释道。

    “匠人?”秦落烟对这个称呼倒是有些好奇,这个社会的武器制造专家都被称为匠人吗?

    金木以为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又道:“你一个姑娘家肯定不太懂匠人的意思,匠人就是指专门制造兵器的人,匠人也是分级别的,一般打造兵器的人被称为铁匠,这你肯定听说过,比铁匠高一级的是铜匠,往上还有银匠、金匠,不过一般的铁匠满大街都是,银匠的话是不容易见到的,铜匠、银匠更是每个将军争抢的人才,至于金匠,目前只有天机阁的阁主能被称之为金匠了。”

    这些话倒是让秦落烟听得津津有味,她是真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空还能找到自己的同行。

    “那这周昌是个什么级别的?”秦落烟又问。

    “周公子也是匠人中有名的大家,已经可以被称之为银匠了,正是有他在,王爷的军队才能所向披靡。”金木说话的时候,眼神中也带着难掩的佩服,“秦姑娘,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周昌都是银匠了,做出来的东西也还不能让王爷满意,那你……”

    “无妨,不试试怎么知道好不好?”秦落烟淡然一笑,抱着怀中的东西从容的往两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傅子墨和周昌注意到她的到来,脸上同时闪过诧异,率先说话的却是周昌,他兴奋的叫了起来,“哟,这就是你收的暖床丫头?长得果然好看,难怪能让咋们武宣王也流连忘返。”

    “不会说人话就闭嘴。”傅子墨凉飕飕的瞪了他一眼,只可惜周昌显然已经习惯了他的冷漠,丝毫不为所动,反倒是屁颠屁颠的跑到了秦落烟的面前。

    “小丫头,你怀里抱的是什么,是给我们送来的吃食吗?正好我饿了,不介意的话给我也吃点儿?”在周昌的眼中,也将秦落烟当成了那种温柔下厨房做吃食来讨好男人的女人。

    秦落烟却微微摇了摇头,“那就要让周公子失望了,我这人,最不擅长的就是做吃食,所以这可不是吃的。”

    “真的假的?还有不擅长做吃食的女人?”周昌回头看向傅子墨,似乎是在向他求证。

    傅子墨却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走过来,神色不悦的问秦落烟,“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给王爷送东西啊?喏,这个,我做出来的连击弩。”秦落烟将怀中的包裹举了举。

    傅子墨还没出声,倒是周昌夸张的叫了起来,“我没听错吧,她说的是连击弩?她说她做的连击弩?”

    秦落烟冷哼一声,道:“你没听错,我说的就是连击弩,而且,我,做出来了。”

    “你一个女人能做出连击弩,打死我都不信。”周昌鄙夷的扫过她的脸,“先前还觉得你长得好看,现在看来,也是个徒有虚表的,怎么,想用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来赢得武宣王的喜爱?小丫头,你恐怕要失望了,王爷最讨厌女人在他面前自作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