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章 赌约
    秦落烟知道听他不客气的指责,倒是也没有动怒,她从来觉得与其浪费时间逞口舌之快,倒不如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

    她转头看向傅子墨,“王爷,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不可能做出来连击弩?不过,王爷不信也没关系,我只希望王爷信守承诺,如果我真的做出了连击弩,就放我和翼生离开王府。”

    傅子墨沉默着,一双深沉的眸子看不到深处,倒是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许久之后,他道:“本王从来说话从来算话,如果你真的做出来了,本王自会放你们离开。”

    当着金木和周昌的面,傅子墨说了这样的话,这让秦落烟忍不住欣喜起来。

    周昌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说得头头是道,跟你真能做出来似的。”

    “周公子,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也来打个赌吧。就赌我能不能做出连击弩怎么样?”秦落烟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赌就赌!不过赢了你一介女流也不甚光彩。”周昌摇头叹息,又道:“你想赌什么?”

    “我这人现实,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银子,那就赌银子吧。”秦落烟说着又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佩,她身无长物,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这块傅子墨给她的玉佩了,“我就用这玉佩做赌注,若我输了,这玉佩给你,若你输了,就给我这玉佩同等价值的银子怎么样?”

    当她拿出这块玉佩的时候,周昌是吓得险些掉了下巴,他指着那玉佩,又去看傅子墨,“王爷,你连贴身玉佩都给她了?你确定她只是个暖床丫头?”

    他不得不深思,如果王爷还有让这丫头晋升位份的想法的话,那他就要顾忌一些,虽然这丫头做王妃是没有资格的,可是真的成了王府的正经主子,他作为属下也是不能太放肆的。

    “当然只是暖床丫头。”傅子墨回答得轻描淡写,眉头也有些拧紧,对于秦落烟的出身,他其实心中也是有些不是滋味的,所以他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玉佩上,脸色变得很难看,“本王说过,这玉佩如果丢了,你的脑袋也就丢了,看来,你是记不住本王说过的话。”

    秦落烟耸耸肩,“我记得啊,不过,我又不会输。”

    她的自信让周昌心中忐忑了一瞬,暗道,难不成她还真的做出来了?

    “好了,赌约已经定下了,你把你做出来的连击弩给我看看。”周昌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拿她怀中的连击弩。

    这一次,秦落烟倒是大方的将包裹给了他,“周公子,你可仔细些,这样本只是一个,如果弄坏了,还说我还做出来的话,那就太冤枉了。”

    “你放心,弄坏了你的,我赔……”那个赔字刚落,周昌已经打开了包裹,然后看见了里面的连击弩,只一眼,他脸上的神情就变为震惊。

    她看了看秦落烟,眼中却没了鄙夷,然后他拿着连击弩快步走到靶场,到底是个银匠级别的匠人,也不用秦落烟解释,他就摸索出了连击弩的开关,他对准了远处的靶子,打开了开关……

    “咻咻咻咻咻”

    一连十五支铁箭就射了出去,眨眼的瞬间就在靶子上排列成了一个同心圆。

    他震惊的举着连击弩,双手禁不住颤抖,嘴巴张大,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傅子墨站在旁边,瞳孔一阵瑟缩,那铁剑的速度和力量,哪怕是以他的身手都要费好些功夫才能躲开,如果用在战场上,这样的武器几乎是没有对手的。

    看两人震惊的表情,秦落烟得意的拍了拍手掌,从容的走了过来,“周公子的箭术倒是不错,十五支铁箭全中了靶。”

    她的掌声落在周昌的耳中,就变成了浓浓的讽刺,惹得周昌一个大老爷们的瞬间红了脸面,好半天,他才结结巴巴的道:“让姑娘见笑了,是姑娘做的这连击弩稳定得好。”

    的确,一个再好的箭手如果遇到了稳定性不好的弓弩,也不可能让这么多的箭全部中靶。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过是一次试射,周昌就已经知道自己彻底输了,虽然有些年轻气盛,可是他也还是君子,他叹道:“是在下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周公子不必过谦,我想如果给周公子更多的时间,周公子一定也可以做出这样的弓弩来的。”这句话,秦落烟是在给他台阶下了,无论何时何地,给自己树立过多的敌人都是不必要的。

    “不,哪怕给我再多的时间我也做不出这么完美的弓弩来。虽然我没有见到过那图纸上真正的连击弩,可是,我敢肯定,你这连击弩绝对比那图纸上的还要好上几分。”

    周昌看秦落烟的眼神由先前的瞬间变成了一种崇拜,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女子。

    秦落烟淡笑,却并没有谦虚的客套了,她做的弓弩是要比原图好,她又向周昌福了福身子,“周公子,我们刚才的赌约……”

    周长一怔,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连越发红了些,“王爷的贴身玉佩,价值连城,哪里是我一个匠人买得起的?怕是要让姑娘笑话了,我,我……”

    听他这么一说,秦落烟脸上的肌肉立刻有些扭曲了,尼玛,这是要赖账?

    “这玉佩同等价值的银子,在下实在拿不出来,不过,我会将我的全部家当交给姑娘。”周昌憋得脸色通红,求助的看向傅子墨。

    傅子墨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开,他的目光依旧还落在连击弩上,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看秦落烟的时候,明显眼光里有些不一样了。

    “你看本王做什么,这是你们的赌约。”傅子墨回过神,却并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没想到周公子也是这样的……”秦落烟不高兴,说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不、不,我不是故意的,我周某人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周昌打断了她的话,赶紧又道:“唉,周某的家当只有三万两银子,如果姑娘嫌少的话,只有把周某这个人压给你了,以后我周某人挣了钱,再慢慢偿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