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二章 请帮工
    在这个时期,凤栖城虽然贵为南越国国度,但是地价房价也还不算太贵,毕竟,在这里,房子是用来居住的,而是不是用来增值的。

    秦落烟在掌柜的介绍下看了几处宅子,都是精致又大气的院落,而价格却并不贵,最高的一个院子也只是千两白银的价格。这也让她这个来自现代的灵魂唏嘘不已,在京城,竟然可以用这么便宜的价格买房子,这也算是古代比现代要先进的地方了?

    而且,在这里讲究阶级地位,上者为官,中者为商,下者为农,所以但凡有点儿学时企图通过科举入仕的,都是看不起商人的,若是做了官员,哪怕你富可敌国在他们官员的眼中也算不得什么的。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既然穿越为女子,做官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于经商挣钱,她倒是愿意一试的,也许,是因为她骨子里是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所以根深蒂固的觉得金钱才是这世上最好、最可靠的东西。

    快到日落的时候,秦落烟终于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两进院子,院子不大,只有几个房间,可是对于秦落烟和翼生两个人来说已经足够大了,剩下的几个房间还能招几名工人来打帮手。

    院子的主人似乎是刚离京,所以里面的物件还算齐全,两人凑合着在院子里安顿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去采购了各种居家的物件。

    看着工人们将家具摆设一件一件的往院子里搬,站在长廊下的秦落烟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脸,很疼,不是做梦。

    她真的离开了王府,真的,可以带着翼生过平静的日子了。

    翼生也很高兴,天天陪着秦落烟在城中采买各种东西,用了五天的时间,总算将这个小院子收拾成了她想要的样子。

    这天一大早,就有牙婆子带着几名十几岁的小姑娘来了院子里,前两日秦落烟就找了牙婆子说是要招工,没想到这才两日,牙婆子就找了这么多的人过来。

    看着面前站着七八个怯生生的小丫头,秦落烟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又让每个人做了简单的介绍,听着几人的介绍,她皱眉的动作更深刻了。

    原来这些丫头都是城郊附近村庄的,大多数都是家中姐弟太多,但是又生活困苦,所以家里人才想把她们发卖了,尤其是站在最角落的那个小丫头,瘦瘦扁扁的,双着脚丫,大冬天里只穿了一层棉衣,风一吹的时候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她叹了一口气,指了指那个小丫头,“把她留下吧,其他人我每人给她们一两银子让她们回去吧。”

    挑帮工不是做好事,她不是圣人,自然知道该选些身体健康又得力的,可是,眼睁睁看着一个冻得发抖的孩子满脸失望的离开,她实在是狠不下心。

    “姑娘真要选她?”牙婆子吃了一惊,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秦落烟点了头,又从怀中取了银子给每个人的手上放了一些,一两银子对于这些家庭来说都不是小数目,足够她们买上半个月的吃食,所以她们的脸上还写着难以置信,到后来便是失望了。出手这么大方的主子,她们没能留下真是可惜了。

    牙婆子也得了秦落烟的赏银,似乎不忍心,又劝说道:“老婆子我看姑娘是个好人,那丫头实在是瘦弱了些,而且她家里人都死光了,听说是病死的,万一她也有什么病的话,那姑娘留下她……”

    “留下她我只会找人替她看病,能活下来当然最好,如果实在活不下来,那也是她的命。”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又冲牙婆子道:“多些您的好意了,我就要她了。”

    那牙婆子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挑人的主子,起初还有些觉得这人怕是不懂得挑人,听她这么一说,脸上倒是生出几分佩服来,“姑娘是个好心肠的,老婆子就祝姑娘好人有好报了。”

    秦落烟客气的应了,等牙婆子带着其余的人离开之后,她才将那个小丫头叫到了自己的面前,小丫头依旧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立刻给秦落烟跪了下来。

    “起来说话,在我院子里,以后不准跪。”秦落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以前她要么在将军府,要么在武宣王府,却是没有一个地方能自己做主,对于这种将人当成货物买卖成为奴隶的事情,她管不了,也接受不了,却又无力改变。

    如今,哪怕只是这么一片小天地,她也想要保留自己想要留住的东西,她一定要让自己记住,她是来自现代的知识分子,哪怕这在个封建社会里她的观念和思想会成为异类,可是,她,想要自己记住最初的样子,她怕,怕自己在这里活得久了,就会忘记自己是一个不比任何人低一等的存在。

    小丫头听了她的话诧异的抬起头,却乖巧顺从的站了起来。

    “有名字吗?”秦落烟问。

    小丫头点了点头,道:“二丫。”她的声音里是浓浓的稚气。

    秦落烟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二丫,以后你就在我这里帮工,我会每个月付给你工钱,等你哪天要离开了,只要提前知会我就好。”

    “工钱?”二丫瞪大了眼睛,“我不是卖身给了小姐吗?”

    秦落烟笑了摇摇头,“我不买奴隶,我只请帮工。”她说着将手中的卖身契当着二丫的面撕碎了。

    二丫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只好一会儿,她突然流了泪,却依旧没说话,只又跪在了秦落烟的面前,狠狠地磕了几个头。

    秦落烟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这社会的人,动不动就下跪的这件事,她还是有些接受无能,“才说的话怎么就忘了,以后不要随便给人下跪。”

    二丫胡乱的擦了擦眼泪,马上就爬了起来,“嗯,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落烟摇了摇头,对于已经被封建思想彻底奴役了的普通人,她能做的,实在太少,也许,在他们的眼中,她的存在才是那个另类。她不指望二丫能明白她的想法,她只是尽力做到无愧于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