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三章 恶魔再次出现
    二丫比秦落烟预料中的还要能干很多,手脚也麻利,也许是怕被主子嫌弃,所以她非常的努力,留在院子的第一天,就将整个院子打扫了一遍,还做了一手好菜。

    夜幕刚降临,香喷喷的一桌饭菜就摆放了齐全。

    翼生吸了吸鼻子,盯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发愣,嘴角更是流出了可疑的液体,秦落烟走过来一看,也是一怔,叫住还在忙碌的二丫,“二丫,你这做饭的手艺是在哪里学的?就你这手艺都能开酒楼了。”

    二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爹以前就是个厨子,所以我多多少少跟着学了一些。”

    “哦,那我还真是捡到宝了。”秦落烟招呼二丫过来坐下吃饭,二丫开始还很拘谨,但到底拗不过秦落烟,也就乖巧的过来坐下吃饭。

    烛光,晕黄而美好,将其乐融融的三人勾勒成一副最美的画。

    看着翼生满足的大口吃饭,还有二丫眉眼间流露出来的欣喜,秦落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甚至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这样安静无压力的坐下来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如果,时光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只可惜,越是让人不舍的,离去的速度也越快。

    那天夜里,似乎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小雨滴答滴答,夹杂着冷风吹动了窗棂,一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睡梦中的秦落烟觉得有些气闷,辗转着睁开了眼睛,突然,她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向睡在旁边的人。

    这睡到大半夜,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好,怕是已经被活活吓死。

    她正要惊叫,那人温热的手却突然覆上了她的唇。

    “是本王。”

    简单的三个字,再加上熟悉的声音,瞬间让秦落烟的瞳孔放大了来,由最初的恐惧,到后来是放松,随即心中又升起一股子愤恨!

    “王爷,您怎么回来这里。”她迅速收起眼中的愤恨,换上一副茫然的神情。

    “怎么,看见本王不高兴?”傅子墨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秦落烟嘴角一扯,“怎么会,奴家自然是高兴见到王爷的。”尼玛,见个鬼都比见到他好。

    “那就好。”傅子墨伸手一揽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这几日在府外过得可还好?”

    “嗯,好。”没有他在的地方,都是好地方。

    傅子墨的手抚上她的背,又顺着背慢慢的往下滑,他的手掌很热,可是不知为何,秦落烟却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王、王爷,您不是说放我们出府吗?”秦落烟气得牙痒痒,可是却又不敢将心中的愤怒表现出丝毫来。

    傅子墨沉默了一阵,下巴搁置在她的头顶,闻着她发丝的味道,“你们不是已经出府了吗?本王让你们出府,却没说让你们脱离本王的掌控。本王还说过,除非本王厌倦了你的身体,否则,你没有机会离开本王的身边。”

    这是耍赖!赤果果的耍赖!

    秦落烟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狠狠的甩开他那只摁在自己屁股上的手,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如今还没有反抗的余地。

    她没没有说话,倒是傅子墨叹了一口气,又道:“你说得对,你住在府外也好,等到萧长月嫁到了王府,以她对你的成见,你的确没有好日子过,本王也不想为这些事情费心神,所以,你住在这里,也好。”

    原来,他竟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放她走!

    秦落烟冷笑一声,问:“王爷,那我是不是以后就算王爷养在外面的女人了?情妇?还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男人的思想竟然可以无耻到了这个地步,由始至终,他都只考虑自己,他想到的就是既能占有她的身体,而又可以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她呢,她的尊严,她的生活呢?

    就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所以她就应该附属在他的身上生存?

    “情妇小三是什么意思?”傅子墨的手来回摸索着她的身体,感觉到她的僵硬,他总算反应过来,她是在生气,“怎么,你想要名分?”

    名分?在他的眼中,她如今在乎的是名分?

    秦落烟眼中闪过哀伤,突然就没了再说话的欲望,和这样无法沟通的男人,又有何可说?

    见她沉默,傅子墨又在她头顶蹭了蹭,清香入鼻,他的眉头却并未舒展开去,过了好一会儿,将秦落烟摁在了身下,“女人,不该你肖想的,不要想太多。”

    夜,在雨越来越大的时候变得冰寒刺骨。

    那天夜里,房间里传出来秦落烟痛苦的嘶吼声,她的声音惊醒了隔壁两个房间的翼生和二丫,他们走出门正要往秦落烟的房间跑,却募的看见了挡在门口的人。

    “是你。”翼生脚步顿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双手环胸的金木,金木在这儿,那秦落烟房间里的人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二丫眨巴着眼睛,想问什么,却被金木的气势吓住没敢问出口。

    “回去歇着吧。”金木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解释。

    翼生往秦落烟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低低的嘶吼声还在继续,他禁不住握紧了拳头,有那么一刻,他很想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可是,他没有,他知道,这个时候冲进去,傅子墨不会死,可是他和秦落烟的下场都会很惨。

    翼生咬着牙,将二丫推回了房间,低吼了一声“别出来!”然后自己也回了房间,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金木,然后关上了房门。

    只可惜,房门能挡住风雨,却挡不住那纠缠他一生的梦魇。

    那天夜里,翼生就坐在门后的地板上狠狠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眼中的仇恨却像是燃烧的火焰,那火焰越来越旺盛,这一生,如果那火焰烧不死他恨的人,那就只有烧死他了。

    门外,金木站在长廊下,偶尔有不经意的雨被冷风吹到他的身上,他是习武之人,往日里,再大的风雨都不能让他皱一下眉头,可是这一刻,他却也觉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