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四章 说亲的老李媳妇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雨停了,天空却依旧灰沉沉的,像是随时能落下灰烬来。

    天还没亮,二丫就去厨房做了早饭,等到天亮的时候,已经在饭桌上摆放了清粥小菜。她先去敲响了翼生的门,们很快开了,一脸苍白的翼生走了出来,许是翼生的眼神太过阴沉,她吓得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早饭我做好了,要叫小姐起来吃吗?”二丫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小姐屋子里的那个人,也要吃吗?”

    “他们已经走了。”翼生走出房门,视线落在秦落烟的房门上,后头哽咽,却坚定的说:“就让姐再睡一会儿吧,我们去吃饭。”

    翼生来到饭厅,坐下就开始埋头苦吃,一口气吃了三碗粥,在要第四碗的时候二丫却拦住了他的手,“你一顿饭吃这么多,小心肚子痛。”

    “不多吃一点,怎么能快点儿长大?”翼生拍开二丫的手,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二丫怔怔的看着他,却又拦不住,只能求助似的看向秦落烟的房间,只可惜,那房间房门紧闭,里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中午的时候,秦落烟终于起身了,她似乎觉得冷,今日竟然裹了厚厚的小棉袄,除了一张脸还露在外面,她竟是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姐。”翼生正在院子里扎马步,看见秦落烟出来,立刻跑了过去。

    秦落烟替他整理了衣裳,看了看院子里,“怎么没见二丫?”

    “我让她去买鸡去了。”翼生道。

    “翼生想吃鸡了?”秦落烟拉着翼生在院子里的小凳上坐了下来。

    翼生摇摇头,来到她的身后,替她摁着肩膀,“鸡汤补身子,是熬汤给姐喝的。”

    一瞬间,秦落烟的眼睛湿润了,如果昨夜是她的炼狱,那此刻,她竟然幸运的从炼狱里看见了希望的光。

    “翼生,谢谢你。”不只是谢谢你的鸡汤,也谢谢你帮她度过最难熬的时期。

    “姐,以后不要说谢谢了,将来,我们一定能生活得很好的,总有一天,我们可以逃离那个人的。”翼生因为刚才扎了马步所以全身都暖烘烘的,他摸了摸秦落烟的手,发现她的手冰凉刺骨,他赶紧用自己的小手包裹住她的。

    这些日子,翼生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虽然和一般的孩子相比,他依旧是冷酷型的,可是比起以前来说已经好了太多。

    这也是秦落烟唯一值得欣慰的了。

    原本以为能开始的新生活,因为傅子墨的半夜到访而成为泡影,她早该知道,那个男人哪有这么容易放她离开,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男人们,总是希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为了安抚他将来的正妃,他竟然早早的就将她放置在了府外。

    二丫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秦落烟一脸淡然的坐在院子里,就好像昨夜那个痛苦嘶吼的人不是她一般。二丫想去问一问主子可好,可是嘴唇动了动,却见翼生冲自己摇了摇头,想问的话便闷在了心中。

    有时候,最大的安慰不是嘘寒问暖,而是选择跳过,她不问,也许,就是最大的关心。

    二丫是个懂事的,向两人福了福身子之后就去厨房忙碌了。

    炊烟袅袅,一切,宛若平常一般,只是,有些东西到底不一样了。

    唯一让秦落烟庆幸的是,那天晚上以后傅子墨就没有再来,如果不是太过真实的痛苦印刻在了灵魂深处,就连秦落烟都以为那只是一个恐怖的噩梦。

    转眼间,再过几日就是年节了,大街上的店铺都贴上了大红的对联,每天晚上小商贩们也比往日收摊得晚,购置年货的人每每快要入夜的时候才满载而归。

    秦落烟三人住的这个院子不是正街,只是一条偏僻的小巷,小巷里还有几户人家,因为快要过年了,每户人家门口都早早的点燃了灯笼,让原本黑色的小巷子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吃过晚饭,秦落烟带着翼生和二丫坐在院子里嗑瓜子,却听有人在院子外喊:“有人在家吗?”

    秦落烟疑惑的看去,她们搬来这个院子不到半个月,出了傅子墨并没有熟悉的人知道,她向二丫示意,二丫放下瓜子就去开了院门。

    门外,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妇人提着一个篮子往门内看,她脸上挂着憨厚的笑,身边还跟了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

    “我是隔壁家的老李媳妇,这不快过年了嘛,我做了些糍粑,就给巷子里的邻居们都送点儿。”老李媳妇说话的时候,从篮子里取了一个纸包递给了二丫。

    二丫回头看了看秦落烟,秦落烟已然笑着站起身来到了门口,“二丫快收下,那我们就谢谢李嫂了,这凉孩子正嘴馋呢。”

    “这点儿事有啥好些的,都是街坊邻居,以后相互帮衬的地方还多着呢。我是南方人,在这凤栖城里也不认识几个人,全靠邻里邻居的帮衬了。”老李媳妇说话的时候,她身旁的男孩儿怔怔的盯着秦落烟看,被老李媳妇儿瞧见了,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脑门儿上,“你这孩子,这么盯着人看做什么。”

    “娘,这姐姐长得真好看。”小男孩儿吐吐舌,却依旧不服软,“是你说的这姐姐是新来的邻居所以让我们过来瞅瞅好不好看的,你不是说看的话让给哥哥做媳妇儿的吗?”

    小男孩儿没心没肺的一句老实话,倒是让老李媳妇儿立刻红了脸,气得她扬起手又乎了一巴掌在他脑门儿上,“胡说!你这孩子怎么乱说话,没得以后不带你出来了。”

    老李媳妇儿又转头对秦落烟道:“小妹纸,你别听他瞎说,没有的事。像你这么仙人似的姑娘,哪里是我那儿子能配得上的。不过不是我老李媳妇儿吹牛,这前后几条街的人啊我都认识,这一年来我说成的亲事也有五六件了,小妹纸你要是还没说亲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留意留意,你家里还有父母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