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七章 被他发现
    几个孩子近距离的见到了赛舟,都是满脸的兴奋,远处看上去拇指大小的赛舟,近距离看上去既大气又雄伟,每条赛舟都可以容纳二三十人。

    殷齐领着几人往前走,一路上看见了不少各种各样的赛舟。

    每一条赛舟都是经过能工巧匠们费尽心血的打磨,秦落烟每每看了都忍不住佩服人类的智慧。在这个冷兵器社会,竟然还能看见这些有技术含量的赛舟,让她隐隐的有些兴奋。

    “咦,这艘赛舟……”秦落烟停在其中一条奢华的赛舟面前,几个孩子也围了过来,立刻兴奋的尖叫。

    眼前的赛舟,是所有赛舟里看上去最奢华的,就连舟尾都镶嵌着各种颜色的宝石,那宝石每一颗都价值不菲,像这样一条赛舟怕是能换好多座大宅子了吧。这都不打紧,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让秦落烟震惊的却不是这些昂贵的宝石,而是这条赛舟的设计。

    这条赛舟不止是奢华,而且在线条和排水空间的设计上都和其他的赛舟很不一样,尤其是两侧队员们坐的地方,那凳子前方还有一个脚凳,那脚凳的设计是方便队员在使力的时候借力的。

    “这就是武宣王的赛舟。”殷齐很快就为她解开了疑惑。

    秦落烟点点头,难怪先前在茶楼里有人说武宣王的赛舟设计精良每年都能拿第一,这样看来,能拿第一,从来不是靠运气。

    左相府的赛舟还在前方,秦落烟正准备跟着殷齐往前方走,突然却觉得背脊一凉,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她怔怔的回过头,突然看见远处的岸边站了一个殷长的人影,哪怕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她还是一眼就看清了他,傅子墨。

    她赶紧收回视线,脚步有些仓促的往前走,她不能假装他没有看见她,以他的武功,她都能看见他,他又怎么可能看不清她?只是,她蒙着面,他真能认出来吗?

    殷齐发现她脚步变得仓促,眉头一皱,也回头望岸边的方向看了一眼,隔着远远的距离,两个男人的视线砰然相遇,没有火花,只有傅子墨嘴角的嘲讽和殷齐的面不改色。

    岸边上,金木也看见了引起等人,脸色也有些沉,“秦姑娘怎么会和殷丞相在一起?”

    “你在问本王?”傅子墨冷哼一声,“语气问我,为何不去查?”

    金木低下头没敢说话,可是眼中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浓浓的担忧。

    赛舟场上,殷齐带着秦落烟等人来到了左相府的赛舟前,他的心思却已经不再眼前,他站在秦落烟的身旁,淡淡的问:“秦姑娘……和武宣王认识?”

    这句话他憋了很久,原以为可以的话,他永远都可以不问出口,可是现在,他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秦落烟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似沉默了一阵,才道:“认识!”

    认识。她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再多,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

    殷齐也沉默着,二丫和虎儿围着赛舟来回的看,只有翼生由始至终站在秦落烟的身边,他听见两人的对话,咬了咬牙,却也没说话,只是眼中的愤恨又浓了一些。

    “秦姑娘,你看,这就是我左相府的赛舟和队员,看完之后,你可有下注的兴趣了?”殷齐是君子,很快便转移了话题。

    秦落烟回过神,这才仔细的看面前的舟,看完之后,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是现在这样去比赛的话,我会押武宣王胜。”

    “哦?这些可是我从南方找来的颇擅水性的人,赛舟的技巧肯定会比武宣王那边的好才对,何以秦姑娘对我左相府这么没信心?”殷齐一怔,却并未动怒,反倒是和她探讨起来。

    对于礼貌客气的人,谁都愿意多尊重几分,秦落烟笑了笑,才指着那赛舟的中间部位道:“这些人的技术应该是很好,而且力量也足够,可是,这赛舟应该是以前的赛舟吧,如果还是以前那一批人的话,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现在这批人的力量和技巧都比以前的好,一旦全力使用,那这赛舟的坚韧性能不能坚持完成赛段都成问题。”

    “你是说着赛舟不结实?”若不是殷齐见识过她轻易解开天机环的场面,他一定会以为她是在信口开河,毕竟一个女人而已,竟然说这样专业的赛舟不够结实。

    秦落烟点头,“对,这赛舟一定是夏季的时候放在烈日下暴晒过,所以边缘处已经有些泛黄,经过烈日暴晒,坚韧性会大打折扣,这赛舟能撑到现在已是极致,如果一会儿再全力冲击的话……”

    经她这么一说,殷齐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他伸手找来一个负责赛舟的人问话,那人对他说了几句之后,他再看秦落烟的时候就变成了十足十的震惊。

    能够轻易解开天机环的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殷齐的眼神亮了亮,抱拳道:“秦姑娘真是一语中的,刚才我询问过赛舟的人,今年夏季的时候恰逢干旱,赛舟的房屋又发生过倒塌事故,在修缮的过程中,赛舟的确在屋外暴晒过十几日子。如果这赛舟不够结实的话,那这场赛舟我倒是真输定了,要不,我们都去赌坊下个注,都赌武宣王赢好了。”

    他戏虐的说着,脸上没有丝毫的失落,反倒是有一种对一切的豁达,就这样一份心境,就值得秦落烟佩服。

    “上次殷大哥帮过我,这次,我也愿意尽绵薄之力,给我一些工具,我能让这赛舟撑过今天的比赛。”秦落烟笑着道。

    对于这样的要求,殷齐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立刻让晋楚去准备秦落烟要用的东西。

    趁着晋楚离开准备东西的时候,翼生却悄悄的拉了拉秦落烟的手,“姐,那个男人看见我们了,我们这样帮殷大人,他,会不会不高兴?”

    秦落烟抬起头往岸边看了一眼,傅子墨已经不在先前的那个地方,她收回视线,叹了一口气,“总归是被看见了,无所谓了。而且,我不喜欢欠别人的,这就当我还了殷齐的人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