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八章 对决
    晋楚很快就将秦落烟要的东西准备了过来,秦落烟接了工具,玩起袖子就准备上船,在上船的瞬间,赛舟晃荡了一下,她穿着长裙就要站立不稳,幸得殷齐一个快步跟上扶住了她的腰。

    等到秦落烟站稳之后,殷齐很快就将她腰间的手收了回来,一切都止乎于礼并没有任何的逾越。

    只是,这一幕落在远处的有心人眼中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声冷笑。

    原本往这个方向走的傅子墨看见这一幕,脚步便生生的停了下来,他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就连眉头都没有皱过一下,就好像对他来说这一幕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金木还是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金木,吩咐下去,今日……本王要亲自登舟!”傅子墨语气从容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转过身往来时的路而去。

    金木呆愣在原地,回过神来的时候赶紧追了上去,“王爷,您万金之躯,怎么能亲自上场赛舟?”

    “金木,什么时候本王做的决定,要由你来质疑了?”他的话中,已然流露出了不悦。

    金木知道,这个时候万不能忤逆主子,所以咬着牙,将想要说的话又憋回了肚子中。

    那一头,秦落烟拿了工具就在左相府的赛舟上敲敲打打,一会儿的功夫之后,她抹了抹汗水跳下了赛舟。

    这一幕,自然也被那些先前想要探听消息的人看在眼中,原来,殷大人身边出现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匠人,是来替殷大人加固赛舟的,绝不是什么红颜知己,以前也没听说过殷大人对哪个女子特别上心过。

    有敲锣的老者沿路告知,还有片刻赛舟就要开始了,让所有参加比赛的赛舟都做好准备,同时也让闲杂人等都离开现场。

    殷齐这才带着秦落烟几人沿路返回,刚到了岸边,就遇见了先前在那楼里开设赌局的一群人,殷齐见了,掏了一张银票走过去押了左相府赢,他又转头道:“秦姑娘,这次可要下注?”

    秦落烟淡笑,道:“那是自然。”说着,她也拿出一百两银子押了左相府赢。

    几人收了下注的契约,正准备反悔茶楼在二楼观看整个赛舟,突然却听见岸边围观的百姓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喊声。

    众人不明所以,尽皆往那个方向看过去,不过人太多了,声音也太过喧闹,倒是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很快,晋楚就探听了消息回来禀报,说是武宣王要亲自参加赛舟。

    武宣王亲自上场,难怪惹得百姓们激动得阵阵尖叫,对于这种只能在传说中见到的人物,足够看见的人拿来吹嘘一辈子的了。

    “武宣王亲自上场的话,那我们本来必胜的赢面就要大打折扣了。”殷齐皱了皱眉,一脸担忧的看向秦落烟,“要不,姑娘再押点儿在武宣王身上?”

    “不了,天有不测风云,输就输了吧。”秦落烟一脸淡然,只是眉眼深处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子无奈,从沾染上那个男人开始,她的生活就没有按照她的计划来发张过。

    殷齐原本是带着试探的询问,得到秦落烟这样的回答,他脸上的笑容倒是深刻了一些,突然,他玩起了袖子,将腰间的玉佩也扔给了身旁的晋楚。

    “主子,你这是……”

    晋楚还没反应过来,殷齐已经大步往赛场的方向走,“我的银子输了不要紧,怎么能让秦姑娘也跟着我一起输了银子,武宣王可以亲自上场比赛,我就不行吗?”

    不过转瞬的功夫,众人就看见左相府的赛舟上出现了一个挺拔的男子,有人大吼了一声,那是左相殷齐,然后,同样沸腾喧闹的呼喊声从岸边爆发了出来。

    远处,殷齐站在赛舟上冲岸边挥手,秦落烟怔怔的看着这个笑容灿烂的男人,明明该觉得感动的,可是不知为何,有那么一刻,她却觉得心脏阵阵抽痛。

    “秦姑娘,我们还是去茶楼上观看比赛吗?”晋楚在一旁出声询问。

    秦落烟移开了看殷齐的视线,答道:“不了,这岸边看得仔细些,我们就在这里看吧。”

    “也好,不过秦姑娘你可得跟紧我一些,这岸边危险,万一落了水,河水冰凉也不是开玩笑的。”晋楚又叮嘱了几句,领着几人站在了岸边上,还细心的站在几人边上为几人隔开了人群。

    锣鼓声声响起,几乎在一瞬间,比赛正式开始,所有的赛舟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伴随着的是百姓们一浪高过一浪的助威声。

    行驶在最前方的,果然是众人推测的一般,魏大将军府的,左相府的,武宣王府的赛舟排在了最前方,可是因为武宣王和左相殷齐都亲自上了阵,所以替这两家助威的声音倒是遥遥盖过了其他府上的。

    “咦,好巧啊秦姑娘。”

    喧闹的助威声中,有那么一抹清脆的女声突然出现在了秦落烟的身后。秦落烟回头,就看见了一个最不想看见的人,萧长月。

    萧长月带着几名随从也来到了岸边,有她的随从替她开路,她很顺利的就站在了秦落烟的身边。

    “好巧。”秦落烟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往身旁看了一眼,见晋楚站在身边才安心了些,不是她小人之心,实在是对这萧大小姐没什么好感,“这岸边都是普通百姓看赛舟的地方,萧大小姐金枝玉叶,怎么也来了。”

    “我不是看见秦姑娘在这里,所以专程过来的吗?”在人前,萧长月总是端庄优雅的。

    秦落烟却没有心思和她周旋,回过头去继续看赛舟,此刻,赛程已经到了一半,武宣王府和左相府的赛舟都超过了魏大将军府的,只要不出意外,最后的第一肯定在这两家当中产生。

    而秦落烟几人所处的岸边,正是赛段的中间位置,这两条赛舟此刻是距离她们几人最近的时候。

    二丫和虎儿拼了命的大吼着为殷齐助威,殷齐似乎也听见了声音,百忙之中竟然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而另一条赛舟上的武宣王,竟然也不期而然的在看这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