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七十九章 救谁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秦落烟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萧长月扑了过来,然后抱着她往河中跳,萧长月的口中还大吼着:“大胆贱婢,竟然敢推本郡主下水!”

    冬日的和河水,冷得能冻穿人的骨头。

    秦落烟在坠入河中的一瞬间整个人就涌起一股眩晕的感觉,等眩晕的感觉过去的时候,就看见萧长月用力将自己推打了一旁,然后萧长月就拼命的喊:“救命!救命!”

    而萧长月正前方,就是一方赛舟,赛舟上,是秦落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傅子墨。

    慌乱之中,她的思绪却是纷乱的,有些女人,总爱问自己的男朋友,如果他母亲和女朋友同时掉在水里了,是先救母亲还是先救女朋友。这个问题,原本就不需要思考的,当然是救母亲,连男朋友的命都是母亲给的,怎么,现在不救吗?

    她只是没想到,萧长月竟然对傅子墨出了同样的难题,只可惜,她不是傅子墨的母亲,更不是他的什么人,她,只是他身边一个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

    幸好,秦落烟自己会游泳,这个时候可以做到不求人。

    她短暂的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之后就准备往岸边游去,就在这时,有人跳入了水中,百姓之中立刻爆发出了空前的惊呼声。

    秦落烟转头看去,就见离这里最近的两条赛舟上,傅子墨、殷齐几乎同时跳入了水中,他们一跳,赛舟上的汉子和岸边上守护的侍卫们都争先恐后的往下调,一时间河面上俨然下饺子的画面。

    萧长月的确是不会游泳,除了开头叫了几声之后就没有在发出过声音,傅子墨跳入水中,往秦落烟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萧长月,然后便往萧长月的身边游了过去。

    那一瞬间,秦落烟及不可查的抽了抽嘴角。

    果然,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她从来没有想过傅子墨会来救自己,所以,无所谓,真的无所谓。

    可是,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又是怎么回事?

    “洛烟!你没事吧?”殷齐担忧的游到他的身边,见她双唇冻得发紫,立刻伸手搂住了她的腰,任何一个腾空两人就落在了岸边上。

    岸上,有风,秦落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全身湿透又被风一吹,她仿佛觉得似乎再过一秒自己就会被冻成冰棍。

    “这样下去可不行。”殷齐说了这么一句,也不顾周围人的目光,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距离这里最近的客栈走。

    围观的人很多,几乎在殷齐抱起她的那一刻,人群里爆发出了起哄的欢呼声,恐怕不出一刻,左相殷齐在大街上公然搂抱女子招摇过市就会成为凤栖城所有百姓的谈资。

    秦落烟没有力气去理会周围那些异样的眼光,只是不经意的转过头,却看见远处,傅子墨将萧长月送到她随从身边的一幕。

    她叹了一口气,左右她不过是个暖床丫头而已,名声本来就不好听,这辈子在这个封建的社会怕是也嫁不了人,所以哪怕现在和殷齐肌肤相亲,事后,又能糟到哪里去?不外乎是名声更臭一点儿而已。

    客栈里,晋楚比殷齐早到一步让人准备了赶紧的客房,还向客栈老板要了一身老板娘的衣服。

    殷齐抱着秦落烟进了屋,直接将她放置在床铺上,用棉被裹紧她之后才走到晋楚的面前。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落在了晋楚的脸上,晋楚却没敢说话只低着头。

    “不是让你保护好她吗?”殷齐愤怒的问。

    晋楚喉头生出一股血腥之气,“属下知错,当时萧大小姐突然扑过来抱着秦姑娘就往下跳,属下想拦,可是被萧大小姐的随从挡住了。属下办事不利,甘愿受罚。”

    “出去!”殷齐接过晋楚手中的衣服,冷声道。

    晋楚应了声,赶紧就转身出了门。

    屋子里,殷齐来到床边,将衣服放在床头,又对秦落烟道:“秦姑娘,你先换上赶紧的衣服,我背过身去。”

    秦落烟却皱了皱眉,虽然他君子似的背过身去,可是,这种时候,更好的做法不是应该避出门去吗?他这句话,倒是让她迷惑了。

    “殷大哥,你全身也湿透了,要不你也先去换身衣裳吧。”秦落烟只得委婉的道。

    面对她,殷齐的脸上又挤出了一丝笑容,“等你换完了,我再去换吧。”

    “可……”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不得不直接道:“可男女受伤不轻,在一间房内,似乎不太和礼法,要不,您先出去?”

    殷齐却一怔,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看我,一着急连这个都忘了。那好,我先出去,等你换回来之后再叫我。”

    他尴尬的笑了笑就要往外走,走了两步,脚步却突然顿住,他没有回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道:“秦姑娘,刚才在大街上虽然是事出从急,不过,到底是污了姑娘的名声,如果姑娘有顾虑的话,我……可以负责。”

    秦落烟诧异的望过去,却见他背对着她,虽然不知道他的表情如何,可是那耳根处的绯红却让人心软了一半。

    这样温暖的男人,如果换了平时,她一个大龄女青年,绝对不会客气,遇到好男人该收了的时候就要果断,可是……

    “殷大哥,没关系,名声而已,左右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我不在意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殷齐的背脊似乎僵硬了一瞬,仿佛只是一瞬间,又仿佛过了很久,只听他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迈出步子走了出去。

    房门被重新关上,秦落烟裹着棉被却依旧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她快速的将赶紧衣服换上,再用一旁的白布将头发擦拭了一番。

    正准备出去想殷齐道谢,顺便问问翼生那几个孩子怎么样了,就听门口传来打斗的声音,她一怔,赶紧冲过去拉开了房门。

    门外,殷齐和晋楚一起动手挡住了那个正要往房间里走的人。

    “殷大人,本王来带走本王的女人,怎么,这种家事左相大人也要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