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章 她技术不错
    傅子墨的脸色很黑,黑得能随时滴出墨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金木和牧歌,两人看见了拉开房门的秦落烟,眼中都流露出一闪而逝的同情。

    当傅子墨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秦落烟忐忑的心却突然安定了下来,就好像死刑犯临死之前心情忐忑,但是在虎头铡落下的时候,却镇定了下来。

    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面对了。

    “晋楚,是本官听错了吗?武宣王竟然来这里找他的女人?如果本官没记错的话,武宣王的未婚妻萧大小姐刚才已经被送回府了。”殷齐冷笑,却并没有退缩,而是转头对晋楚问道。

    谁都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傅子墨听的,所以金木并没有回答。

    倒是傅子墨,他的目光落在了门口的秦落烟身上,只淡淡的道:“过来。”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有那么一瞬,秦落烟的眼中有过水汽朦胧,不过随即,她咬紧下唇,低着头往傅子墨的方向走了过去。

    傅子墨轻哼一声,道:“很好,很听话。”

    这句话,无疑是在她的自尊心上狠狠的扎了一刀,秦落烟脚步一顿,不过只一瞬,她又重新抬起继续往前迈去,只是在经过殷齐身边的时候,突然被伸出的手抓住了胳膊。

    殷齐低沉的声音从她身旁传来,“只要你不愿意,没人能逼你。”

    没人能逼她么?真的么?面对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没人逼得了她吗?她觉得好笑,却还是挣脱了殷齐的手。

    “殷大哥,谢谢你的好意了,只是……我,不值得。”她还是个人,最起码的良心还有,她和殷齐非亲非故,哪怕殷齐可以和傅子墨殊死一搏,可是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就算他可以,拥护他的势力可以吗?

    这是个现实的世界,如果她任性的,不顾一切的抓住殷齐这根救命稻草,然后呢?和傅子墨对抗,他失去所有的一切,她失去自己和翼生的性命?还是他终抵不过傅子墨的压力,在给她希望的时候又残忍的推开她?

    无论是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好的结局。她不是如表面上的十几岁,她是个成年人了,早已经过了那种天真的年纪。

    殷齐刚想说话,却见傅子墨走了过来,也不见他怎么用力就将秦落烟的胳膊扯了回来,他对殷齐道:“对,她不值得。不过是本王身边一个暖床丫头而已,如果左相大人真的喜欢,本王送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左相大人作为文臣表率,真的愿意用本王用过的暖床丫头?左相大人愿意,左相大人身后的那些咬文嚼字的文臣和学子们,可愿意见到自己心目中的好官被一个女人引诱?”

    “暖床丫头?”殷齐震惊的抬起头,眼中有过一瞬间的失落。

    “对,暖床丫头?”傅子墨一把将秦落烟拉到自己的怀中,当着众人的面,他抬起了秦落烟的下巴,然后手指摁在了她的红唇上,“一个,很得本王喜欢的暖床丫头,殷大人也是男人,知道暖床丫头是用来做什么的,不瞒你说,这丫头技术不错,如果殷大人不是正直的好官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她伺候殷大人一番。”

    极尽羞辱的话,从傅子墨的口中吐出来,他狠狠的将秦落烟保留的最后一点儿尊严都抹杀干净,当着所有人的面,他用这个时代对女人最难接受的方法来摧残了她。

    声誉,对于这个时空的女人来说有时候比性命还重要吧,如果是土生土长的这里的女人,这一刻的秦落烟是不是应该羞愤的死掉?

    一席话说下来,连金木和牧河都忍不住低下了头。

    晋楚更是瞪大了眼睛,也许是被秦落烟是暖床丫头这个事实打击得过了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知书达理的一个女子竟然只是一个暖床丫头。

    倒是殷齐,由始至终脸上依旧带着一抹浅淡的笑,等傅子墨说完了,他才道:“原来如此,倒是本官误会了。先前秦姑娘和萧大小姐一同落水,我见王爷义无反顾的去救萧大小姐,倒是没想到秦姑娘也是王爷的人。”

    是啊,在那个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择救萧长月,她在他眼中,也就是一个随时随地准备牺牲的人而已。

    如果傅子墨的话是一把尖刀,那殷齐的话也算是一把利刃了,两人的话将她同时推入了最深的深渊。

    眼泪,在那一瞬间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她才惊觉,原来,她不是不在意,而是已经痛到了极致。

    “无碍,既然是误会,那本王也就不计较了。”傅子墨说完这一句,扯着秦落烟的胳膊就往外走,许是他的力量太大,秦落烟脚步踉跄,竟然被扯得直接摔倒在地。

    膝盖碰上一旁的花瓶,花瓶碎裂,碎片刚好扎入她的皮肉,她却浑然未觉,强撑着身体扶着一旁的栏杆站了起来。

    她挺直背脊,没有回头,只是顺从的跟在了傅子墨的身后。

    等到几人离开,殷齐握紧的拳头才渐渐松开,一双阴沉的眸子里,是浓郁而抹不开的杀意。

    “主子……”晋楚开口,却又不知道这种时候该说什么。

    “晋楚,你说,敌人的敌人,会不会是朋友?”殷齐却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呃……”晋楚不明所以,只能疑惑的看向殷齐,不过殷齐的表情里丝毫没有透露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只是许久之后,又听殷齐吩咐道:“以后找人看着秦姑娘。”

    “是要保护秦姑娘吗?”晋楚还是有些莫名。

    殷齐叹了一口气,回头道:“晋楚,什么时候多去跟谷芽子学学。”

    “谷芽子一个书生,我可是武将,我跟他学什么。”晋楚越听越疑惑了。

    “学智慧!学谋略!”殷齐咬牙吐出几个字。

    晋楚被骂,便不敢再说话了,不过憋了好一会儿,又忍不住道:“秦姑娘虽然人好,可是到底不是个好出身,属下觉得您……”

    “够了!”殷齐猛地瞪了过来,道:“你现在就去跟谷芽子学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