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一章 凤凰涅槃,破而重生
    天空是灰蒙蒙的,连一点儿阳光都看不见。

    幽深的小巷尽头,停了一辆奢华的马车,马车两旁还站了十几名侍卫,若是换了平时,这样的队伍能立刻将巷子里居住的人都吸引出来,少不得会猜测几句这样的马车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又是为什么来了这么偏僻的巷子里。

    可是,今日龙舟赛,城中多数人都拥到了离河边上,连巷子里的几家人也跟着去了,所以尽管马车和侍卫就在那里,却没有一个看热闹的人出现。

    当秦落烟被傅子墨粗鲁的仍在床铺上的时候,院子里寂静无声,除了偶尔几声虫鸣还证明着时间的运行。

    “本王倒是小看了你,连左相殷齐你都能搭上。”傅子墨的语气听上去很平静,只是那双眸子里流露出来的残酷却让人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怒。

    秦落烟知道,越是在这种男权社会,男人们越是在意身边女人的忠诚,也许,这无关爱情,纯粹是一种所有物的占有欲。

    “怎么不说话?不狡辩?”傅子墨见她默不作声,倾身上前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怎么,本王没有满足你吗?让你竟然还想着去勾搭其他的男人!”

    她能说什么?如果解释有用的话,那就没有那么多的暴力了。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没有用,既然如此,何必说?

    她躺着没动,任由傅子墨粗鲁的扯下腰带绑住了她。

    “还不说?”傅子墨的语气里,终于有了一丝怒气。

    秦落烟却直直的盯着他,摇了摇头,“清者自清,无话可说。”

    “好个清者自清!”傅子墨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鲜红的液体立刻从她脖子上浸染出来,她疼得锁紧眉头,却没有开口求饶。

    院子里,唯有金木和牧河站在距离那个房间最远的角落里,他们二人谁也没说话,像是发呆的木鱼,没有思想,没有声息。

    屋子里,不时传来压抑的痛苦声音,那种声音不大,可是却有着奇迹般的穿透力,能轻而易举的让听见这种痛苦呻吟的人感同身受。

    终于,牧河有些受不了似的用双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又对金木道:“金木统领,你倒是说说话啊。”

    “没心情。”金木回了三个字,转过身双手抱胸继续发愣。

    牧河捂着耳朵,不敢去看那个屋子一眼,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叹了一口气,放下手,然后扯了扯金木的胳膊,“金木统领,你跟王爷的时间最长,王爷他……在做这种事的时候,对每个女人都是这样吗?”

    金木没想到牧河竟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嘴角一抽,道:“主子的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我只是觉得秦姑娘,有些可怜罢了。”牧河低头,想起那个对人总是客客气气的女子,此刻竟然发出那种痛苦的低吟,到底有些于心不忍。

    金木摇了摇头,兄弟似的拍了拍牧河的肩,“主子早在十二年前就对所有的女人失望了,所以……”

    “十二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十二年前牧河才是个几岁的孩子,不记得太多重要的事,而且那时候傅子墨也不过十来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怎么会对女人失望?

    金木叹了一口气道:“总之,王爷不像你想的那样无情。”

    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无论牧河再怎么询问,金木也没有再多说一句的意思了。

    当二丫带着翼生和虎儿回来的时候,刚到巷子口看见了十几名侍卫站在院子门口。虎儿有些害怕,赶紧就往自己家跑去,倒是翼生,在看见这些人的一瞬间就要往院子里冲。

    门口的侍卫自然不允许翼生这样冲进去,所以很快就有侍卫过来将他制服住。

    二丫和翼生被挡在门外,足足半个时辰以后,才看见院门被打开,衣装整齐的傅子墨从容的走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翼生和二丫,眉头皱了皱,却什么也没说上了马车。

    金木和牧河跟出来之后,十几人的队伍就出发离开了。

    他们一走,翼生第一个就冲了进去,他直接跑向秦落烟的房间,想也不想就推门进去,可是,在进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又退了出来。

    在二丫赶过来也要进去的时候,他狠狠地关上了房门,挡在了秦落烟的门口。

    “小姐怎么样了?”二丫也担心的问。

    “没事!你去做饭吧。”翼生拦在门口,咬着牙吼道。

    二丫见他如此动怒,只能怔怔的往厨房走,走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正是这一眼,让她看见了跪在地上哭泣的翼生。

    她心中一痛,眼中突然也有了泪水,虽然她不知道那屋子里到底是个什么情景,可是能让翼生这个坚强的孩子拦住她,而选择跪地哭泣的,一定是很不好,很不好的画面。

    二丫抹了抹眼泪,抬起脚往厨房里跑,她记得厨房里还有只鸡,她要杀了鸡,给小姐熬汤养身体!

    翼生跪在秦落烟的房门口哭了很久,却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压抑着默默的哭泣,直到他的眼睛肿的模糊了视线,他才咬紧牙关站了起来。

    他站在门口缓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屋子里的人吼道:“姐!你等我长大!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稚嫩的声音,出自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口中,却没办法觉得那只是一个孩子的童言无忌。

    他不知道房间里的人有没有听到,他只知道,那天晚上,二丫做了一桌子的菜,秦落烟却没有出来吃。

    那天夜里,翼生睡不着,二丫也睡不着,可是,两人却默契的谁也没有走出房门,没有去打扰其他人的世界。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翼生起来练马步,却突然看见了坐在院子里的秦落烟,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中只剩一片迷茫,她就呆呆的坐在院子里,连鸟儿落在她的肩膀她都浑然未觉。

    翼生心中一痛,走过去用肉呼呼的手掌捧起了她的脸,“姐,是你教我不放弃希望的,现在,你也不要放弃,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