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二章 挑战书
    她的脸颊已经冰凉,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

    翼生吸了吸鼻子,见她没有反应,担忧的又要哭,可是,在他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秦落烟却突然回过了神,替他擦了眼角的泪。

    “嗯。我没事,我只是在想,要怎么才能让自己快速的变得强大,而我想了一晚,也觉得除了自己武器制造的天赋,其他的似乎并不在行。幸好,现在几个国家表面平静,但是却暗潮汹涌,只要我把我机会,我也能成为那个不可或缺的人。”

    她的语气听上去很平衡,完全不像一个昨夜刚经历了黑暗一面的人,也许,只有内心强大的人,才能在恐惧面前直面一切。

    翼生还小,并不是很懂她的话,倒是对武器制造这个词有些好奇,“姐,你是说你会制造武器?”

    “对。我很在行。”秦落烟摸着翼生的头,一种由心的宠溺让翼生的心中升起一股股的暖流。

    “姐,你果然和那些表面善良的小姐不一样。”翼生顿了顿又道:“姐,那我们要怎么去找那个支持你做武器的人?”

    秦落烟笑了,道:“山不来就我,我可以去就山。”

    她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就又回了房间去,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以一个俊俏公子哥的形象走了出来。

    刚走出厨房的二丫看见这个陌生的“俊乔公子哥”吓得险些洒了手中的汤,不过她很快又尖叫起来,“小、小姐……”

    换上男装的秦落烟将脸上的轮廓也用化妆术修饰了一番,除非是熟悉的人,否则很难发现她是女人的事实,也幸好,她搬来这个院子的时候就准备了几套男装,毕竟姑娘家偶尔出门也不是很方便,换上男装倒是要省事很多。

    她找了一间黑色的披风,系好之后就出了门,又嘱咐二丫照顾好翼生,二丫和翼生因为担心本想跟着去,可是她拒绝了,有些事情她一个人去做足够,带着两个半大的孩子反而不便,二丫和翼生拗不过她,只得留了下来。

    白日的凤栖城很热闹,经过几天的熟悉,她对这个古代的城市已经有了些熟悉,毕竟古代城市虽然繁华,在规模和道路上却都远远比不上现代城市,在她这样的智商面前,记个路什么的,并不是困难的事。

    凤栖城的东面,最是龙蛇混杂,也最是热闹,而且是小道消息流传得最快的地方。

    秦落烟来到了东面的一个集市上,集市上有一个牌坊,那牌坊上经常会贴一些大户人家的告示,有聘请神医的,有聘请武师的,又买消息的,也有买消息的,总之,但凡你能想得到的,在不经意的一天总能在这布告上看见。

    她站在布告栏前看了看,果然有发布一些寻找能忍巧匠的,可是,她今天不是来求职的,所以她从怀中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告示,然后果断的贴了上去。

    “挑战书?”

    旁边有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念出了她告示上的字,立刻投来诧异的目光。

    “这小哥没事吧,竟然向天机阁下战书?”

    “天机阁是什么地方,那是匠人们的蓬莱仙阁啊,这小哥是不是脑子有病?”

    “可不是,你看他这战书写得,还说要以一人之力挑战天机阁全部人!滋滋,这是真病的不轻。看上去模样还算周正,怎么就是个傻的呢?”

    “这可是天下头一遭啊,还没有哪个人敢想天机阁下战书的,你说天机阁的人会站出来吗?”

    “难说,你看这战书上还说,如果天机阁的人不出来应战,那就是孬种。”

    “不过就是激将法而已,天机阁的匠人们也不是笨蛋,能那么容易中计?”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唯有秦落烟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她贴了告示之后就转身离开,并没有和那些议论的人争论和辩解的意思。

    挑战约在三天以后的封一亭,封一亭向来是文人学子们喜欢去的地方,她选了这么个场地,也有给天机阁施压的意思,毕竟,文人学子们的口诛笔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

    她也知道,这样的方式是在哗众取宠,她也知道天机阁里的重要人物们是绝对不可能因为这样随便的一个告示就真的来和她对决,可是,天机阁很大,里面的人很多,人多的地方就会有很多的可能,总会有两个那么年轻气盛禁不住诱惑的人会来绰绰她的锐气的。

    不过半天的功夫,有人向天机阁下战书的消息就传遍了风西城的大街小巷。

    封一亭中,一竿子摇头晃脑的读书人正在听一位佛学大师和当朝左相论道,佛学大师是游历到凤栖城的一个老和尚,虽然不有名,却得左相大人推崇,原本佛学和文学就有很多的共同之处,所以两人谈论的时候立刻引来了几百人的听众。

    有人将天机阁被人挑战的消息传了过来,佛学大师一怔,点头笑道:“不愧是南越国都城,果然是人才辈出。”

    “是否是真人才倒还不见得,不过这份勇气倒是让人颇为欣赏。”殷齐也赞道,“而且下战书的人还将地方挑在了封一亭,原本我和大师也约了三天以后再论道,如此的话,我们倒也算有戏看了。”

    佛学大师点点头,“老和尚我虽对兵器制作不感兴趣,可是众生万象,看看倒也不妨。”

    听两人这么一说,围观的几百名学子立刻也来了兴趣,纷纷表示三日之后一定要来这封一亭再聚。

    武宣王府中,一身黑色绣蟒锦衣的傅子墨正在看飞鸽传来的文书,金木抱拳而入,犹豫了一下,才向他禀告:“王爷,今日上午秦姑娘换了男装去东市贴了一张告示,她……她要挑战天机阁的匠人。您看,我们要阻止她吗?”

    傅子墨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盯着金木,连表情都没有变幻过一瞬,片刻之后,他冷哼一声,“自寻死路,又何必拦着?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有几分本事就了不得了?这世上真正有本事的,有几个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