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三章 天机阁少主
    夜晚来临的时候,凤栖城南面一个不算奢华的大宅子里,丫鬟们将院子里的灯笼都点了起来,因为院子的主人不喜欢太暗淡,所以这里的灯笼都是通宵不灭的。

    主院的书房里,烛火尤其的明亮,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趴在书桌上,不过他并不是在写字画画,而是用一些奇怪的工具在制造一个小玩意。

    “大哥,大哥,真是气死我了,这年头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

    一名青衣少女没有敲门直接闯入了书房,来到年轻人的面前一屁股就坐在了他旁边的凳子上,骂了一句似乎还不解气,又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将一杯茶灌下肚,她的怒火才缓和了几分。

    “云青,谁又惹你了,动这么大的火?你往旁边坐去,你挡住我的光了。”天云孜看也没看天云青一眼,拿着自己的小工具往旁边挪了挪。

    天云青一听,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竟站起身直接将他面前烛台上的蜡烛吹灭了,“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做你的小玩意儿!欺负我不要紧,那人挑衅的是我们天机阁!还真当我们天机阁没人了吗?”

    光线黯淡下来,天云孜这才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小工具,“我这可不是小玩具,这是客人定制的暗器,再过两天该交货了,我还要赶工,你别在这儿妨碍我,有什么话赶紧一次说完。”

    天云青不满意的冷了一声,道:“有个小人物向我们天机阁下了战书,说我们天机阁是徒有其表没有真才实学,约了我们三日后在封一亭比一比武器制造上的技术!还说如果我们天机阁的人要是不出现就是孬种!都被人踩在鼻子上了,你说我还能好好说话吗?我真想立刻把那个人找出来然后狠狠地教训一顿。不过那小子倒是挺聪明,贴了告示就走,还算他溜得快,否则被我逮到……”

    “逮到怎么?揍他一顿?就能堵住悠悠众口?这种人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不理会便是了。”天云孜拿了火折子去点火。

    “不理会?难不成这孬种的名声我们就这么背了?你是不知道,这个消息今天一天之内就传得人尽皆知了,我们倒是可以不理会,没准儿过两天天机阁就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爹娘让我们负责凤栖城的事宜,难不成我们就这么放任不管,让孬种这个名声从凤栖城传出去?”

    天云青越说越气愤,直接夺了他手中的火折子,又道:“我不管,三日后我们一定要去会一会那个不要脸的臭小子!”

    天云孜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一脸无奈,“罢了,你要去就去吧,对付那种臭小子有你就够了,到时候我们天机阁的名誉就要靠你来维护了。”

    他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天云青的肩,然后又拿出一个火折子点了火,坐会位置上有继续手上还未完成的暗器。

    天云青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这可是你同意我去的,回头爹娘要是问起来,你可别说我惹事。”

    说了这么多,她不过就是为了得到他的允许而已,虽然她也是天机阁阁主的女儿,可是对于这种大事她还不敢善做主张,没有允许,她也是不敢坏了天机阁的规矩的。

    “嗯。你去做吧,不过,切记不可露真容。我们天机阁仇家众多,万万不可惹来仇家,这里我们才住了几日,我还不想换地方。”天云孜又嘱咐道。

    “知道啦,放心吧,到时候看我的。”天云青满意的离开了。

    天云孜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在天云青离开之后,他脸上却并未有先前的轻松,一个敢夸下海口向天机阁挑战的人,真的是一个无用之人吗?

    三天,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这三天里,凤栖城中最大的赌坊又开设了赌局,赌局的内容就是这次天机阁被挑战的胜负,天机阁胜的赔率是一比一,挑战之人胜利的赔率是一比十八,从赔率的巨大反差中就可以知道众人对这场比试的态度。

    上一次赛舟,秦落烟压了殷齐胜,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殷齐和武宣王因为下水救人,以至于这两队同时失败。两大热门的失败,倒是让庄家通杀狠狠的赚了一笔。

    若不是萧长月乃贵为郡主,又是首辅大臣的嫡女,没有人会将她和赌坊联系在一起,怕是谁都会怀疑,这落水事件是不是赌坊策划的了。

    这日,秦落烟一早梳洗完毕就来了凤栖城最大的赌坊,因为今日就是约战的日期,所以虽然是早晨,但是来赌场下注的也不在少数。

    她来到赌坊里看了看,见自己的赔率虽然高,可是下注的人却并不多,倒是天机阁那边,虽然赔率不高,可是下注的人却人满为患。

    “咦,这位公子,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刚进门的公子哥看见了秦落烟,立刻走了过来。

    秦落烟一怔,回过头,看见过来搭话的人竟然是武池,她皱了皱眉,不自觉的看了看他身旁,和以往他的出场有些不一样,这一次,他周围并没有呼延流云等人。

    “公子认错人了吧,小生从未和公子见过面,不过小生长了一张大众脸,倒是有不少人将小生认错。”秦落烟说话的时候将声音也压低了些,听上去像是一个正处在变声器的少年。

    武池愣愣的盯着她看了一阵,又道:“仔细一看倒是不一样,看来是在下认错了,小公子断断不可能是那个人。”

    对于自己的化妆术,秦落烟还是有信心的,向武池点头示意之后,她就往前走去,刚走出两步,却又被武池拉住了胳膊。

    “这位小公子,你不会是想去押那个冷门吧?”武池诧异的问。

    “有何不可?赔率如此之高,如果那人赢了的话,我用一百两可以博一千八百两,何乐而不为?”秦落烟答道。

    武池摇了摇头,“一看小哥就是不经常玩的人,赔率越高,赢得计划也越小,这次的赌约可不是买大买小的简单问题,这次的赌约是要靠实力的。看来你是不了解天机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