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五章 是谁
    任谁再好的脾气遇上这种莫名其妙的指责都没有好脸色,殷齐也不例外,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冷冷的道:“不是。”

    他只说了两个字,在他看来这种见人就咬的,不配他做过多的解释,更何况,那个困了他几年,还险些让他成为一个废人的天机环就是出自天机阁的手,所以对于天机阁的人,他实在是拿不出好态度来。

    而作为当朝左相他更没有那个气度容忍一个陌生小公子当着众人的面来骂自己,可是出于风度,他也不能向一个小公子骂回去。

    小公子愣了愣,又听周围有好心的人提醒着,这人是当朝左相,立刻就红了脸,在看殷齐的时候就带了几分羞涩,却也没有拉下脸面要道歉的意思。

    “到底是谁挑战我天机阁,有本事就站出来!”云天青双手叉腰冲亭子前面的人群吼道。

    众人面面相觑,尽皆观察这周围的人,似乎都在猜测到底谁才是那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看来那挑战之人是不敢来了,否则怎么这就还不……”武池喝着茶,脸上带着遗憾,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身旁的秦落烟站了起来,他一怔,“无痕兄,你这是……”

    秦落烟冲他拱了拱手,然后没有解释而是往封一亭中走了过去,当他走到云天青的面前时,武池才向突然回过神来,指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你、你就是……”

    “我,就是向你们天机阁挑战的人。”秦落烟从容不迫的道。

    当她出现的时候,围观的群众们都热腾了,谁能想到敢站出来挑战天机阁的人,竟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公子哥,很多人开始连连摇头,认为秦落烟多半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没有真材实料。

    唯有殷齐,当看见秦落烟走出来的时候,眸子中一闪而逝的诧异,随即又是释然,也是,在他看来,这个能轻易解开天机环的人,的确有资格和天机阁的人叫板。她的出现应该在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殷大人认识这人?”佛学大师坐在殷齐的身旁,将他脸上的神色变幻看在眼里。

    殷齐点了点头,“有过几面之缘。”

    “那殷大人觉得这次的胜负如何?”佛学大师又问。

    殷齐淡笑,“如果天机阁的阁主来比试的话,那胜负难说,不过一个小公子出来比试的话,那应该是本官这位熟识能赢。”

    “能得左相大人的赏识,这人的能力肯定不一般,那我就只能拭目以待了。”佛学大师拨弄着手中的佛珠,脸上的笑容颇有几分高深莫测的味道。

    围观群众们却并没有殷齐的见识,只是看见是个小公子站出来,就开始连连抱怨,有那么几个还在起哄,说了些难听的话。

    就连站在云天青身后的男子,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也许,连他也没想到做出这么大胆举动的人竟然比自己还年轻一些。

    秦落烟也不在意,只是对云天青客气的拱了拱手,“敢问阁下是天机阁的什么人,真的能代表天机阁吗?”

    “哼!难不成我还是假冒的?”云天青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高高举起,那令牌刻着天机阁的字样,是证明身份最有利的证据。

    围观群众爆发出惊呼的声音,毕竟,人群中大多数的人是押了天机阁胜的,所以见天机阁的人真的来了,怎么能让他们不高兴?

    “那就好。”秦落烟放下手,又问:“挑战书是在下发的,所以如果规矩也由我来定的话,那似乎就不公平了,我也不想胜之不武,不如,就由这位小公子来定比试规则怎么样?”

    “我来定?”云天青愣了愣,这看上去是对自己的公平,可是对她来说也是一个难题,如果她定的规则太利于自己,那哪怕是赢了传出去也不好看,可若是让对方定,那就真的是中了别人的套,这左右都不太好。

    她心中愤恨,觉得眼前这人真是阴险狡诈,她不自觉的往身旁的男子看了一眼,只见那男子不着痕迹的将目光移到了坐在一旁的殷齐和佛学大师的身上。

    云天青也是个激灵的,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走过去站在殷齐的面前,对他说:“既然殷丞相今日有幸在这里,为了公平起见,还请殷大人来代为出题,没得到时候说我天机阁欺负人。”

    “本官只是来看热闹的,并不想参与。”殷齐皱了眉,想也不想的拒绝。

    云天青一听,面子上似乎有些挂不住,想动怒却又觉得对方身份非常,并不是她能随意揉捏的,所以只得咬牙忍了下来,她又去问佛学大师。

    佛学大师原本就是殷齐的故交,见殷齐不参与这件事,他也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封一亭中有身份的两个人都表示不参与,却是要让云天青忍着将这颗榴莲吞下去?

    换了别人,也许乐得其见,可是对于秦落烟来说却也胜之不武,她这才主动走到殷齐的面前,拱手行礼道:“左相大人既然来看热闹,也要这热闹演的好看才行,如果殷大人想要看一出完美的好戏,那不妨就站出来出一题又何妨?看戏的,总得付出点儿什么才公平。”

    如此的劝说,殷齐还未开口回答,倒是云天青不耻 的撇了撇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连我都请不动的……”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听殷齐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传来。

    殷齐只说了一个字,道:“好。”

    如果是她求他帮忙的话,那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那就有劳左相大人了,小生不甚感激。”秦落烟弯腰行礼,表现得礼貌又得体。

    这一幕,便是赤果果的打了云天青的脸,比试还未开始,却已经从气势上挫了锐气,她瞪大了眼睛盯着秦落烟,觉得这人又讨厌了许多。

    倒是站在她身后的男子忍不住拧起了眉头,原本看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他还未将人放在眼里,可是如今看殷大人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