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六章 比试方式
    传闻说当朝左相殷齐最是智慧,谋略无双不在话下,看人也极其惊道,如果他看中了这个年轻人的话,那一定是这个年轻人身上有过人之处。

    这年轻人怕是不好对付。他想提醒自己的妹妹,可是刚想扯她的衣袖,却见云天青已经走了过去。

    “殷大人,你说,我们怎么比?”云天气怒气冲冲的问。

    殷齐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并没有理会她的问话,而是来到封一亭前,对着周围的围观人群朗声道:“本官殷齐,虽并无心介入这场比试,不过两边的人都请在下出题以示公正,本官觉得在我南越国能见到这种比试也实属难得,那本官就不再推脱来当个见证人。本官仔细想了想,觉得既然天机阁最擅长的事比起制造,那不如我们就以制造兵器为题。”

    他说着在封一亭前走了几步,从一个桌子上拿起了两颗雪梨,扬起手道:“那我们就让两位比试的公子在两个时辰以内制造出击打这雪梨的武器,谁的杀伤力大,谁的准头好,就是谁胜,大家觉得这方式可好?”

    这就是殷齐和其他官员不一样的地方,在封建制度下,他学会了征求一般人的意见,对于愿意征求自己意见的官员,百姓们当然更加拥护和欣赏,他能得许多学者的心也并非靠运气。

    围观的人一听当朝丞相询问自己的意见,还有什么好说的,立刻就吼道:“好!好!好!”

    几百人的围观群众都同时叫好,这个场面原本就让人热血沸腾。

    有那么一瞬间,秦落烟似乎看见了不一样的殷齐,原本以为那个书生气息很重的儒雅男人已然摇身一变成了蛊惑众生的妖孽。

    也许,他原本就是妖孽,只是将自己伪装得太好了,让人以为他是一个无害的人类而已。

    既然所有人都同意这个方法,秦落烟也表示没有意见。

    “制作武器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不只要专门的工具,还要特殊的材料,在这里两个时辰做一个武器出来,做出来的东西能叫武器吗?”云天青对这样的方式似乎有些不满。

    秦落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公子既然是天机阁的人,怎么会拘泥于做武器必须要特殊材料和工具?武器也,利器也,只要是有杀伤力的东西在某个特定的时候都能成为武器。这次比试让我们击打雪梨,雪梨并不是多坚硬的物体,所以能击打雪梨的武器也并非一定要钢铁材料,两个时辰做一个简易武器,我觉得够了,你要是觉得不够的话,可是直接认输。”

    她倒是没有想到,一个天机阁的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是她对天机阁期望太高了吗?

    云天青被她这么一说,气红了脸,正要和她理论突然被身后的男子扯住了胳膊,他凑近她耳边道:“别说了,她说得对,现在你如果还想抱住脸面的话就接受这个比试方式,然后赢了她。”

    云天青有些不服气,不过在这种挂时刻,她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亲哥哥的。她咬了咬牙,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这么比好了!”

    既然两边都同意,那比试就算开始了,殷齐让人点了香在一旁以记录时间。

    比试的两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云天青起初还慌乱,实在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东西来做武器,最后还是他身后的男子叹了一口气站了出来,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哥哥云天孜。

    原本他并不打算插手这件事,可是见秦落烟的气势,他却觉得云天青未必是她的对手,他不能见天机阁的声誉毁于一旦,所以关键时刻,还是他挺身而出。

    他沿着来时的路而回,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从自己的马车里取出了一个盒子,那盒子类似于行走郎中的药箱,当他打开的时候却让人眼前一亮。

    原来那盒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些奇奇乖乖的小工具,还有一些细碎的金属材料,材料不多,可是对于制造出一个打击雪梨的东西还是足够了。

    当众人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再次爆发出了欢呼声,在他们看来,这两人不愧是天机阁的人,你看,连人家的工具都是那么的专业,在他们眼中,胜利似乎已经提早属于了天机阁。

    秦落烟却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就开始在封一亭周围收集对于自己有用的东西,幸好今日来这里的人很多,很多人身边还带了些小玩意,她问那些人借东西的时候,众人都还很大方。

    云天孜不经意的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竟然看见秦落烟问一个那糖葫芦的小孩儿要了半串糖葫芦,还买下了一个老阿婆手上已经发黑的银镯子,又问一个看热闹的猎人要了几根铁丝……

    看着她找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似和武器制造完全没有关系,云天青嗤之以鼻,冷哼的道:“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能做出什么来?笑掉人的大牙了。”

    不过,云天孜的是脸色越发阴沉了起来,对于云天青的话,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个妹妹在武器制造上并没有什么天分,从小就被宠坏了,所以爹娘才让她跟着他到凤栖城来开开眼界。

    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个能用普通东西就做出武器的人,才是可怕的,因为这就意味着她随时随地能制造出保护自己,或者杀掉敌人的东西。

    云天孜在犹豫,如果让云天青来做这个武器,那输掉的机会太大了,如果这时候换成自己上场的话……

    不过,他的想法还没有机会付诸于行动,殷齐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殷齐一双犀利的眼睛看着他,嘴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这位小哥,想来也是天机阁的人吧。”殷齐没有询问他,而是肯定的说,他不等云天孜回答,又继续道:“不过,既然比试已经开始了,临阵换人怕是天机阁也丢不起这个人吧,既然应战了,就要比试到最后的勇气,这位小哥,你说,本官说得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