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八章 谁胜谁负
    全场鸦雀无声,只剩下雪梨爆炸开来的时候发出的一声“嘭!”

    那个奇怪的,所谓的梨花针,在碰到雪梨的瞬间就炸开了,从里面飞出一根根铁丝,竟然直接将雪切割成了个粉碎。

    雪梨的碎片飞洒在空中,空气里甚至漂浮着淡淡的雪梨香气。

    这一幕,让围观的人中多少人的瞳孔忍不住瑟缩,这样的一个东西看似平常,可是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道如果是遇到了人、人的肢体,那后果……

    众人都是一阵后怕,再看秦落烟的时候,眼中就带着无法掩饰的震惊。

    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东西,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杀伤力,就像是一个书生突然成了开国大将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拦住了百万雄师一般,让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殷齐的眉头紧锁,似有些不信眼前看见的这一幕,他知道她的实力很强,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强到了如此地步!

    武池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不自觉的就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想将那已经爆裂的雪梨看清一些,满地的碎片证明了眼前一幕的真实性,许久之后,他喉头滚动,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云天青不自觉的摇着头,似乎并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倒是云天孜,脸色白了又青,到最后他却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人,他走到秦落烟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礼,道:“你赢了。”

    简单的三个字之后,围观的人群才醒悟过来,然后爆发出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

    “赢了……竟然赢了……”武池终于能说出话来,原来,他竟然如此的有实力,难怪他会毫不犹豫的下注买自己赢,他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实力。

    今天这样的盛世,虽然明面上来的只有几个人,可是暗地里却有很多实力的眼线在这里,当这里的胜负出来的时候,人群里就不时有人快速的隐蔽身形离开。

    可以预知,过了今日,这岳无痕的名号就会传遍凤栖城的各大势力,然后那些企图收买她的人就会前仆后继的来向她抛出橄榄枝。

    可是,秦落烟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她明白一个道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哪怕她再有能力,如果没有自保的能力,那她就只能沦为各大势力争抢的一块肥肉,而肥肉本身,是没有反抗余地的,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落得任人切割的下场。

    所以,在所有人都觉得天机阁输了的时候,秦落烟却突然笑了,当她笑容收敛的时候,她对云天孜道:“虽然阁下是以小厮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但是我知道这里能做主的一定是您。在下赢了,可是却也是侥幸,其实,在下是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您成全。”

    她礼貌客气,说出来的话又将身段放得很低,任谁都没有理由拒绝。

    “小公子客气了,有什么事还请直说。”云天孜回答道。

    “其实,在下做这么多,无非是为了一个目的,在下知道天机阁是所有匠人都希望去学习的地方,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在下也想拜入天机阁的门下。”秦落烟抱拳道。

    拜入天机阁的门下!

    刚才还赤果果的打了别人的脸,现在又说要拜入天机阁的门下?这句话乍看之下让人忍不住发笑,可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为何不可?

    一个对天机阁仰望已久的匠人,为了能拜入天机阁费尽心思,似乎也说得过去,而且,他赢了天机阁,本身就让天机阁很没有面子,可是如果他拜入了天机阁,那就不一样了,被他踩下去的面子,他双倍的给你捧了起来。

    这对天机阁来说既不失脸面,还给了一个最好的台阶。

    “你想得……”那个“美”字云天青还么有机会说出口,就听云天孜截住了她的话头。

    “好!不过小公子本身实力也十分了得,恐怕我们都不能做您的师傅,这件事我会禀告阁主,到时候寻了良辰吉时,专门让门中长老主持拜师礼。”

    “您说收下我,可作数?”秦落烟还是有些不放心。

    云天孜却拿出了一块黑色金属质地的牌子扔到了她怀里,“我说的话,作数。”

    秦落烟点点头,心中对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也有了几分底气,能做出这种决定的,在天机阁里的地位也一定不会低。

    有了天机阁这块招聘,那就相当于她找了一个靠山,哪怕那些想要招揽她的势力也会多几分顾虑。

    一场比试,最终以天机阁输了眼前,却赢得了最后的颜面落幕。唯一几家欢喜家愁的事在赌坊押的赌注,大部分的人在回去的时候还是因为输了银子而悔恨当初。

    云天孜带着云天青率先走了,随着主角的离场,人群也渐渐散去。

    秦落烟原本想搭武池的马车回城,可是殷齐盛情相邀,说是要小聚,面对殷齐,武池是不敢有太多意见的,所以识相的主动离开了。

    梅林中,很快就只剩下几个人。

    殷齐遣散了周围的人,然后才来到秦落烟身旁,拾起了地上残留的铁丝,“想不到秦姑娘还会做武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果然看出来了。

    “让殷大人见笑了。”既然被他识破真神,秦落烟倒是不再拘泥掩盖了。

    “武宣王……对你好吗?”殷齐像是在专心看那铁丝,没有抬头,却没头没脑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和眼前的情景丝毫不相关的问题。

    “呃……”秦落烟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她们的关系可以问的,他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不是吗?

    殷齐却突然笑了,放下了那铁丝抬起头来,“是在下唐突了,只是觉得像落烟这样的姑娘,不应该只是一个暖床丫头。”

    这一次,他说起她的时候将秦姑娘换成了落烟,一个称呼的改变,表明了他说话的态度。

    “有些事情,没有该不该,事实就是这样,说这些似乎也没什么意义。”秦落烟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的落寞,她的落寞绝对不会轻易让另外一个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