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八十九章 雪白的手
    有风吹过,梅花的花瓣一片片的飘落,就落在两人中间的空隙上。

    风过之后,似乎有些冷了,秦落烟看了落在地上的花瓣一眼,嘴角依旧是无懈可击的笑,“殷大人,天气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知道他就要往娶王妃了吗?”殷齐见她要走,眉头一皱这么说了一句。

    秦落烟怔了怔,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知道,萧家大小姐,凤栖城第一才女,配得上他。”

    “你……”殷齐似乎想说什么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而又道:“如果,我是说如果落烟你有什么需要需要的时候,就来丞相府找我。我说过,你可以叫我殷大哥,这声大哥不是让你白叫的。”

    “好。”秦落烟没有矫情的推辞,道声好而已,难不成她还会真的去找他不成?他和她,远没有到可以如此相帮的地步,秦落烟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如果明明不可能的两个人偏要靠近,绝对不会仅仅是因为异性相吸。

    当然,她也不排除那种万中有一的特殊情况,两人就是看对眼了要在一起,可是,她不是。

    尤其是在这个阶级观念很重的社会,她一个暖床丫头,还没有妄自尊大到以为但凡是个男人见了她都会爱上她。也许,是她的戒心太重了吧,总之,她没办法这么轻易的相信一个人。

    “我让人备好了马车,走吧,我送你一程。”殷齐礼貌的在前引路。

    秦落烟点了头跟了上去。

    让殷齐将她送到了正街之后,她就下了马车,然后在街上辗转了几条街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二丫和翼生早就焦急的等在了门口,见她回来,两人立刻就为了过来。

    “怎么样,赢了吗?”二丫最是心急,恨不得立刻知道结果。

    秦落烟淡笑,“当然,我这武器制造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二丫高兴的抱起了翼生,“我就知道,小姐一定能赢的,太好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这就是最好的年节礼物了!”

    翼生虽然高兴,却并没有表现得想二丫那么夸张,只是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秦落烟看。

    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尴尬,秦落烟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了,盯着我做什么,姐知道,你崇拜我,知道了,知道了,不用再看了。”

    翼生这才收回了视线。

    “对了,还有两天就过年了,我们也该再去采买些过年用的东西了。这可是我们三个无依无靠的人第一次聚在一起过年,所以啊,这个年我们一定要过得热热闹闹的。”秦落烟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让气氛更加喜庆一点,所以主动提起了年节。

    每当这种时候,秦落烟总能想起以前的丫鬟,梧桐,自从那次客栈遇刺之后,就再没了梧桐的消息,她也找人去打听过,可是却没有消息。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她也只能用这个来安慰自己了,而且,她离开前曾嘱咐过,让她忘记自己好好的生活下去,想来,也许她此刻正在某个地方安静的活着也不一定呢。

    因为快要过年的关系,大街上已经挂了许许多多的灯笼,俨然有花灯节般的热闹,所以每每晚饭过后,普通百姓们都要来到街上逛逛,赏赏花灯,消消食。

    吃了晚饭,二丫拉着秦落烟和翼生一起上了街看灯,各种各样的灯笼让二丫和翼生都好奇的观看着。

    许是被他们这份心境感染,她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哇,那边的灯笼更红,更好看。”二丫眼尖的指着另外一条街低吼了起来。

    秦落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眉头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小姐,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二丫兴奋的道。

    秦落烟却扯住了她的胳膊,“不了,该回去了。”那条街是花街,灯笼自然比别处的要鲜艳一些,可是那些站在门前的艳妆女子已经说明了那是个什么地方。

    二丫有些不明白,可是却也是极其听话的,当即就应了声再没有要往前走的意思。

    三人正准备往反方向走,脚步还未迈开,迎面就见几辆马车从花街里行了出来,似乎是结束了夜晚绚丽的生活后正要离开,马车往这个方向行了过来,其中一辆秦落烟再熟悉不过,是傅子墨的。

    她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将二丫和翼生往旁边拉了一些,主动让出路来,似乎并没有要引起他们注意的意思。

    可是老天却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马车经过她们面前的时候,鬼使神差的,马车的车帘竟然掀开了。

    一只雪白的手竟然从车窗处伸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哇,下雪了呢王爷。”

    雪……

    秦落烟一怔,才发现不知何时天空既然飘起了小雪,雪花星星点点,宛若星辰一般在夜色里跳跃飞旋。

    在车帘掀起的时候,秦落烟顺着车帘的缝隙看见了车里的情形。

    一个衣衫半敞的女人正靠在傅子墨的胸膛上,傅子墨似乎喝了许多的酒,正闭着眼小憩,女人银铃般的声音惹来他不耐烦的应了一声,不过那女人似乎不在意,见他睡着,手软的手顺着他领口的衣襟伸了进去。

    多么香艳的一幕啊。

    不知为何,秦落烟竟然觉得有些可笑,而她也确实笑了,只是那笑容还未绽放完全,马车里的男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竟然突兀的睁开了眼。

    他往车窗外看了一眼,车帘很快放下,他却已经捕捉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几辆马车很快就从秦落烟等人的面前驶过,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了在街角的尽头。

    二丫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好奇的问:“小姐,怎么了?”

    秦落烟回过神,道:“没什么,下雪了,我们回去吧。”

    二丫不明所以,不过似乎感觉到她似乎有些不悦,牵着翼生乖巧的跟着她往回走了。

    她早知道的,他是武宣王,那个传闻中风流成性的武宣王,他身边的女人,理应不止她一个才合理,男人而已,用下半身来选择身边的女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