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九十章 你有什么想问的
    那天晚上,秦落烟睡得出奇的沉稳,也许,是因为知道傅子墨肯定不会来找她的原因吧,知道他不会来,她反而安心了。

    只是天亮的时候,当她感觉到身边一个火热的身体的时候,她还是冷不丁的吓了一跳。

    傅子墨竟然睡在她的身边?他什么时候来的?

    她蹑手蹑脚的起身,并没有叫醒他,而是收拾妥当之后出了门,又吩咐了二丫去后街那条巷子买了灌汤包,那灌汤是个老街坊开的,味道正宗材料也货真价实,秦落烟吃过几次之后觉得不错,后来便经常去照顾生意。

    日上三竿,屋子里睡着的傅子墨终于醒了,他刚起身,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侍卫就准备好了赶紧的换洗衣服送了进去。

    对于那些经常神出鬼没的侍卫,秦落烟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在傅子墨出现的那一刻,她就要开始扮演好一个贴心乖巧的暖床丫头角色。

    当傅子墨换了衣裳出来的时候,秦落烟已经站在屋子门前乖巧的等候,“王爷,买了灌汤包,还在厨房温着呢,我这就去叫二丫摆上桌。”

    傅子墨没有说话,便是默许的意思。

    所以秦落烟福了福身子就去叫二丫了,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连她都有些惊讶了,自己适应的能力到底很强,哪怕这些烦人的规矩她竟然也学得有模有样。

    饭桌上,傅子墨是主子,她们都不是,所以他坐着吃饭,她们看着,等他吃完以后她们才可以吃。

    傅子墨吃了一口灌汤包,紧皱的眉头有过一瞬间的舒展,他似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秦落烟道:“坐下吃饭。”

    秦落烟一怔,却并没有动,“我只是奴婢。”

    “你有当自己是奴婢过?”尽管她装得很像,可是她的眼神,从来没有过奴婢的自觉。

    秦落烟无话可说,傅子墨又叫了一次,她才道:“我们已经吃过了。”她的自尊心让她绝对不接受这样施舍一般的对待,她不会忘记上一次他让她没有资格和他坐在一起吃饭。

    “那就再吃一次。”傅子墨有些动怒,这个女人尽管表面上已经臣服,可是骨子里,依旧还是那个他第一次见到的女人,在她的眼中,似乎没有尊卑的概念。

    秦落烟撇了撇嘴,却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得坐了下来,只是拿起一个平时最爱吃的灌汤包,却怎么也没了胃口,也许,吃了这么久的灌汤包,是该换换口味了。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再交流,傅子墨似乎并没有嫌弃灌汤包的意思,倒是快吃完的时候,他挑了挑眉,“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本王的?”

    问什么?问他做完和那个女人发生了什么,还是问那个女人技术是不是不好,没有将他伺候好,让他大半夜的竟然跑到她这里来睡觉?

    “我只是奴婢,没有什么资格问王爷问题。”秦落烟想了想,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傅子墨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这个问题,而是放下筷子,站起身走了。

    秦落烟起身相送,乖巧的一直送到他上马车再看他离开,像极了一个贤惠的小媳妇,她有时很在想,是不是她开始表现得太桀骜不驯了,所以才让他有了征服的欲望,如果是的话,那她可以改,她可以变得和其他女人一眼,很听话,竭尽所能的去讨好他,然后再让他觉得乏味,厌恶她。

    过年那天下了大雪,天还未黑,巷子里的孩子们就玩起了烟花。

    虎儿一直将翼生当做朋友,所以拿了烟花就来找翼生,翼生是不想和一般的孩子玩的,可是到底拗不过虎儿的固执和秦落烟的期盼,所以还是跟着虎儿一起在巷子里玩去了。

    二丫在准备年夜饭,秦落烟去街口的酒坊买了一坛子米酒,准备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和二丫喝上几杯。

    她想起了很多年前,每次过年的时候,工作室的宿舍里几个小伙伴们也是一边抱怨加班,然后一并痛并快乐着的吃着外卖年夜饭,想想那时候的日子,每天累得像条狗,却奇迹般的充实着,就好像生活本就该如此。

    然后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每年的年夜饭都是将军府里的所有人一起吃,不过,每房的人们表面上其乐融融,实则是各怀鬼胎,那样的年夜饭,不吃也罢。

    好不容易今年能安安静静吃顿年夜饭了,秦落烟竟然隐隐的忍不住期待了起来,而且,她们没有住在武宣王,不用和武宣往里的人一起过年,这感觉也很好。至于傅子墨,作为堂堂的王爷,王府的年夜饭一定也是热闹又丰盛的吧。

    饭菜摆上桌,翼生也放完烟花回来了,到底是个六七岁的孩子,从来未放过烟花的他,还是被烟花绽放时的美丽场面震撼到了,所以当他回来了之后,越发的喜欢秦落烟起来。这个突然走进他生命的小姐姐,带着他走出黑暗,活了下来。

    “赶紧都坐下,开动了哦!”秦落烟举起筷子,难得的畅快大笑。

    二丫和翼生屁颠屁颠的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口的吃肉。

    秦落烟把酒坛的封皮打开,替自己和二丫倒了米酒,举起碗豪迈的吼道:“来,二丫,今天过年,我们也畅快的放松一次!今晚,一醉方休!”

    “啊……喝酒啊,小姐,我从来没喝过酒。我爹以前说过,女孩子不能喝酒。”二丫端着碗,还有些戚戚然。

    秦落烟竖起食指,摇了摇,“不!凭什么只有男人能喝酒?这个社会,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从一而终,而女人就要从一而终。男人出轨之后,回来认个错之后大多数都能得到女人的原谅,可是女人呢,一旦出轨轻则家庭破裂,重则千夫所指被践踏一生!凭什么?他们男人能做的,我们女人什么不能做?”

    “呃……小姐,你还没喝酒呢,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二丫举着米酒,越发不敢喝了,这种男女平等的言论对于二丫这个土生土长的古代人来说,到底还是有些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