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九十一章 年夜饭
    “我没说胡话!二丫,来先喝了,姐姐再好好给你洗洗脑!”秦落烟将手中的碗和二丫的碰了一下,然后不等二丫,自己仰头就喝光了一碗米酒。

    翼生见了,抢过了二丫手中的碗,“姐,我陪你喝。”

    秦落烟却一把又将碗躲了过来,“你个孩子喝什么酒,酒精会影响智力发育,你还没长全呢,喝什么酒!是想变成白痴吗?”

    翼生被她骂得有点蒙,这么久的相处下来,秦落烟给他的印象一直是睿智而优雅的,眼前这个肆意的笑、肆意的骂人的秦落烟让他有些意外。

    可是,他并不讨厌这样的秦落烟。

    秦落烟的酒量不是很好,一碗米酒下肚脸色就有些红润起来,不过眼神却是非常清醒的,她固执的倒了一碗米酒给二丫,“喝!二丫,我告诉你在别的地方咋们管不着,可是在这里,我们要男女平等,他们男人不就是比我们多了个带把的吗?就了不得了?那我们女人还能生孩子呢,他们能吗?再往上数几千年,那可是母系社会!母系社会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二丫和翼生互看一眼,同时摇摇头。

    “母系社会就是女性为尊,男人要听女人的话,能生孩子的女人最是了不起。所以啊,男人和女人谁也不是谁的附属,不过是当时的社会形态不一样而已,现在是父系社会,男人翻身做主了,所以能三妻四妾了,可是谁知道再过个几千年女人能不能打破这种形态呢?”

    她一边说话,一边又替自己倒了一碗酒,然后和二丫的碰了碰,推着二丫赶紧喝。

    似乎是被她的情绪感染,二丫这一次倒是没有拒绝,只是喝酒的时候难免有些小家子气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米酒并不烧胃也不刺鼻,所以不难喝,二丫以前不知道,现在尝了鲜倒是不讨厌喝酒了。

    “二丫,你说你们这里的女人嫁人是图的什么?在家还有母亲的疼爱,可以一旦嫁人了,不说一年到头根本见不上几面,哪怕想见还要看婆家的脸色,女人嫁了人,就要在夫家伺候丈夫,伺候公婆,做得不好还要被人指责,然后男人们三妻四妾,你还不能嫉妒,还要伪装出自己非常包容的一面,还要舔着脸面去问那几个抢了自家男人的女人,将你男人伺候得好不好,照顾得周不周到。呵呵……简直就是变态嘛,凭什么?那你说女人嫁人图的是什么?二丫,你说是为什么?”

    秦落烟一席话,已经让二丫彻底的瞪大了眼睛,“女孩子长大了嫁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可是经秦落烟这么一说,她突然也开始迷茫了。

    “天经地义?”秦落烟觉得这个词好可笑,“没有什么是天经地义的!这样的婚姻要来有什么用?守着一个男人,卑微的活在他的世界里,替他照顾父母,照顾他,然而,养了你二十年的亲生父母呢?养了你几十年,然后长大了,嫁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到别人家里做牛做马去了,留下连个年迈的老人孤单单的活着。”

    也不只是想到了什么,秦落烟说着说着有种想哭的冲动,她一碗米酒一碗米酒的给自己倒,然后一碗一碗的大口喝。

    不就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吗?什么时候就成了男人们才能有的权利?

    她冷哼,又是一碗米酒下肚,坛子里的一半米酒已经被她喝得差不多了,她打了个酒嗝,模模糊糊的想着自己可能是要醉了,“怎么越说好像自己越是一个怨妇一眼?说实话,我不怨恨,有什么好怨恨的,不就是被一个男人睡了吗?有什么了不起,反正这种事情是两个人相互的,他睡我,还是我睡他?怎么说得清楚?其实这样也好,我可没有兴趣和别的女人同时嫁给一个男人,这样挺好,男欢女爱,然后谁也不打扰谁的生活。”

    说到最后,她觉得整个世界都有些眩晕了,她摇摇晃晃的起身,想走两步,却发现竟然站不稳,眼看就要摔,二丫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

    “小姐,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休息吧。”二丫扯了扯嘴角。

    “我没醉!大过年的,我们就要开心,就要把心中的不满说出来!”秦落烟又打了一个酒嗝被二丫扶着往房间里走。

    翼生小心翼翼的走在她身边,不时给二丫打一把手。

    等到两人终于将秦落烟安置在床铺上之后,二丫才问翼生,“你说小姐说了那么多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翼生向来是个聪慧的,仔细想了想,道:“应该是觉得男人一生只能娶一个妻子的意思吧,如果男人三妻四妾还不如不要。”

    “啊……”二丫瞪大了眼睛,“这、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不过我觉得姐说得对。”翼生不管这样的观念是不是对其他人来说太过另类,他只知道,只要是姐说的,就一定是对的,“等我长大了,就只对一个女人好。”

    二丫怔了怔,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翼生是个好孩子,将来谁要是嫁给你,一定幸福死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又回到院子里继续吃饭,原本的年夜饭,因为秦落烟自己将自己灌醉了,反而只剩下他们两人吃了。

    可是,这样的氛围,却让两人都觉得心里暖烘烘的,不需要多么盛大多么喧闹的环境,只要这样淡淡的,淡淡的平静,就已经很好。

    夜,深了一些。

    老人们常说过年的时候就应该守岁,以祈祷来年的平安,二丫父母在世的时候,也和家里人一起守岁,如今家没了,却也还是想守岁,所以拉着翼生一起在厅里点了烤炉,两人围着烤炉坐着守岁。

    当门口出现一个人影的时候,两人都还愣了愣,他们立刻站了起来向来人行礼。

    “她呢?”傅子墨带着金木出现在这里,淡淡的问正在守岁的二丫和翼生,两人安静祥和一起守岁的样子,让他的脸色缓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