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九十二章 他满意了
    二丫一怔,正要说话,却被翼生拉住了衣袖。

    “姐喝醉了,已经睡了。”翼生不希望今天这种开心的日子再让秦落烟被欺负,所以面对傅子墨的时候眼神里的不满没有丝毫遮掩。

    傅子墨冷哼一声,目光锐利的盯着翼生,不过到底他还是移开了去,然后转身往秦落烟的房间走。

    翼生犹豫了一下,两步上前,跪在了傅子墨的面前,“王爷,今天过年,您……您放过她吧。”

    他的话,最终还是惹怒了傅子墨,他沉沉的目光扫过翼生倔强的脸,对身边的金木吩咐道:“金木,将人带出去。”

    金木听了,唯恐翼生再刺激到傅子墨,上前拉了翼生就走,他用了十分力气,翼生不过是个孩子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傅子墨不再看这里一眼,转身往秦落烟的房间走了过去。

    屋子里不算黑,似乎点了一盏守夜的铜灯,不大不小的打鼾声从屋子里传来,傅子墨走到门口,眉头就拧了起来,她平时似乎是不打鼾的。

    这样想着,当他推门进去的时候,一股子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他的脸色阴沉了几分,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他也不知道今日是怎么了,也许是一个人吃上百道菜的年夜饭觉得有些乏味,突然就想起了这个时常忤逆他的丫头来。他想,这样的夜晚,她被他丢在这个小院子里,一定是过得很不如意,没准儿还要以泪洗面,他想着想着,就想来看看,看看她是不是会向自己求饶。

    所以,鬼使神差的,他竟然过来了。

    只是,她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过得好很多,至少当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睡得安稳嘴角还挂着笑容的她时,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秦落烟!”他压着声音叫了一句。

    秦落烟睡得正沉,完全不为所动,更不会理解这变态王爷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见她不懂,傅子墨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脸,一下一下的打着,开始的力道很轻,可是见她睡得沉,力道渐渐重了起来,到最后“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后,秦落烟睁开了眼睛。

    “尼玛!那个不长眼的敢动老子的脸!”

    本能的吼出了这么一句,秦落烟猛地翻身坐起。

    这句话,让傅子墨怔了怔,这才是她的本性?

    不过秦落烟似乎并没有完全清醒,迷蒙的瞪了一眼,然后又准备倒下去继续睡。

    许是再好的耐心此刻也会被磨光了,更何况傅子墨原本就没有耐心,他正要抬手,却见秦落烟又猛地坐了起来。

    她转头看向傅子墨,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我还以为自己做梦,原来是真的!”

    “见到本王,你似乎不高兴。”傅子墨声音凉凉的,听不出喜怒。

    “不高兴?”秦落烟笑了,笑容明显和平时装出来的温婉笑容不一样,此刻她是酒醉状态,笑得有些傻缺,她伸手扯住了傅子墨的腰带,“帅哥,我怎么会不高兴?大过年的,你一定是老天爷见我可怜给我送的礼物对不对?姐我平时被人睡得惨了,所以老天爷今天开了眼,让我睡回来!”

    傅子墨见她迷茫的眼睛,立刻反应过来这丫头怕是连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都不清楚,他没兴趣和醉得很看的女人浪费时间,叹了口气转身想走,不过刚一动,那女人竟然得寸进尺的爬到了他的身上来。

    “帅哥,别走嘛,姐会很疼你的,放心,姐绝对不会用傅子墨那个死变态的方法来对你,姐对你会很温柔的。”秦落烟说话的时候,吐出满嘴的酒气,还抬手摸上了傅子墨的脸,“哟,这张脸还真是好看,老天爷对姐不薄啊!”

    “秦落烟!”傅子墨有些动怒了,伸手就要扒下这个女人,谁知女人的手竟然突然袭向了他的。

    “帅哥,姐来了。”秦落烟豪迈的吼了这么一句,然后猛地扑倒了傅子墨。

    “秦、落、烟!”

    “你叫吧,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尼玛!姐今天也要扬眉吐气一回!”秦落烟的声音最后变成了压抑的低吟。

    夜晚,在淡淡酒香肆意的时候多了几分涟漪的色彩。

    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秦落烟觉得自己的脑袋也快要炸开了,不只是脑袋疼,她身体的每一个零件都在叫嚣着酸痛的滋味。

    她迷迷糊糊的往自己身前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全身上下那些可疑的痕迹,她是个成熟女性,那些痕迹代表了什么,她自然再清楚不过。

    然后,她看见了身旁躺着的傅子墨。

    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她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至于昨晚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不过……如果她现在还活着,就说明傅子墨还容忍她活着。

    许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一直沉睡的傅子墨竟然睁开了眼睛,他的视线对上她的,有些冰冷,有些戏虐。

    “那个,王爷,昨天我喝多了,如果做了什么冒犯王爷的事,还请王爷原谅。”

    “你还知道自己喝醉了会做冒犯本王的事?”傅子墨脸上的嘲讽越发分明了,“昨天你可不是这样对本王说的。让本王想想,昨天你说了些什么,哦,想起来了,你说你要好好的睡本王,要用傅子墨那个死变态永远想不到的招式来凌虐本王……”

    他傅子墨,在她眼中原来是死变态的形象!

    “呵呵……呵呵……”秦落烟嘴角抽了抽,又抽了抽,尴尬了好一阵,猛地拍了傅子墨的肩,“王爷,您真会开玩笑。”

    尼玛!是她说的?她真的说了傅子墨是死变态?她能活着走出去吗?翼生和二丫会不会受到牵连?

    “本王,从不开玩笑。”傅子墨冷哼一声,已经坐了起来,“伺候本王穿衣。”

    这种时候,秦落烟就是有一万个胆子都不敢说个不字,她殷勤的起身,温柔的伺候着他穿衣服,从头到尾又变成了那个乖顺的暖床丫头。

    “昨晚的胆量都被狗吃了?”傅子墨忍不住打趣。

    秦落烟面颊一抽,“王爷见笑了,奴婢喝了酒不懂得分寸,以后再不会犯了。”

    “知道本王为何还容忍你活着吗?”傅子墨展开双手方便她穿衣服。

    秦落烟怔了怔,似乎仔细想了想,“因为今天大年初一,不宜见血?”

    傅子墨笑,讽刺明显,“因为昨晚你的姿势让本王满意了。”

    堂堂傅子墨,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女人扑倒,除非,是他默许的,而对于她的主动,他似乎从未拒绝。

    如果有洞的话,秦落烟是恨不得立刻钻进去的,如果以前对于这个男人折磨自己她是仇恨而排斥的,那昨晚又算什么?昨晚是她厚颜无耻的扑倒了他!

    还是,骨子里她对这种事情也是个淡然的?就像她的婚姻观念?如果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那又何必有婚姻的束缚?而让她真正无法忍受的,不过是她作为一个奴婢活在他阴影里的卑微,她那可怜的自尊心已经被摧残得够彻底了。

    恨他吗?当然恨!一个将她当做玩物还践踏她生活的男人,一个总是用那种残忍的方式对待自己的男人,能不恨?

    她的姿势让他满意了,所以她就可以活着,对他来说,她到底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

    秦落烟突然没了再说话的兴趣,默默的伺候他穿好衣服。

    大年初一,作为武宣王傅子墨是要进宫面圣的,因为宫里的那位说到底和他是亲兄弟。

    傅子墨带着金木离开之后,院子又安静了下来,对于昨晚的一切,二丫和翼生都没有再提起,大年初一,讲究的就是不能提起不幸运的事。

    因为年节的关系,整个凤栖城都变得安静了许多,只有为数不多的店铺还开着门,大部分要么是走亲戚要么就是窜门闹腾。

    相比之下,秦落烟三人这个小圆子就显得安静得有些恐怖了。

    不过幸好,正当三人准备找点儿事做的时候,邻居老李媳妇满脸堆笑的敲响了院子的门,“秦姑娘,哟,都在呢,那还真是赶巧了,我害怕你们去走亲戚串门去了呢。”

    “没呢,初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秦落烟惭愧的笑了笑。

    老李媳妇一怔,一拍大腿,道:“我就知道是这样,所以这不,专门过来叫你们道我家吃饭呢。不瞒你说,我们搬到这里也不久,也没几个亲戚,左右大家是邻居,虎儿又喜欢和翼生玩,要不我们两家人干脆凑一起过得了。”

    老李媳妇是个粗人,说话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不过这样的性格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秦落烟自然是觉得好,所以立刻就应下了,带着翼生和二丫就往老李家走。

    一路上,老李媳妇又和她唠了家常,原来这老李是个木匠,手艺不错,家乡糟了灾,所以就背井离乡来凤栖城谋生活了,因为老李勤恳,所以虽然来的时间不长,接的活儿也还很多。

    这不,虽然是大年初一,有老主顾家里的柜子出了问题,他一大早就赶去帮忙了,所以家中只有老李媳妇和两个孩子。

    老李媳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十几岁了,跟着老李在做工,小儿子虎儿还小就在家里呆着,学堂他们家是负担不起的,不过他们一家子都不认得字,倒也不觉得没文化有多不好。

    老李媳妇去厨房做汤圆,二丫和秦落烟也跟着去帮忙,三人在厨房里揉着面粉倒是有说有笑。

    “一会儿汤圆做好了,老李和我家老大也该回来了,这么久的邻居了,他们都还么见过秦姑娘呢,不过都是粗人,你别介意才好。”老李媳妇将汤圆下了锅,圆滚滚的汤圆,她每一颗都包了红糖。

    “怎么会呢,我感激嫂子请我们吃汤圆还来不及呢。”秦落烟笑,越发喜欢老李媳妇这个热情又淳朴的性子。

    在她看来,能这么简简单单面带笑容的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快到晌午的时候,汤圆已经摆上了桌,就等着老李和她大儿子回来就可以开饭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上,老李媳妇一笑,道:“来了来了,你们这爷俩,回来就回来呗,还弄这么大的动静,没见有客人在吗……”

    老李媳妇打开门,见门口的人不是老李,而是一个经常和老李一起做工的人,顿时愣住了,“老刘,你怎么来了?”

    “嫂子,不好了,老李出事了,您赶紧去看看吧,你家老大都被人送去官府了!”老刘满脸焦急,头上满是汗水,看得出他是一口气跑回来的。

    “出、出事?这大年初一的,出什么事啊,老刘你可别吓我!”老李媳妇脸上的笑容僵住,握住门板的手却有些颤抖。

    老刘跺了跺脚,“嫂子,我老刘哪里敢在这个时候和你开玩笑,你快去看看吧,现在去兴许还能见上老李最后一面!”

    老李媳妇已经被吓住了,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他们在哪儿,在哪儿呢?”

    “就在衙门里,赶紧走吧!”老刘叹着气,这大年初一,都是些什么事啊。

    老李媳妇慌了神,回头看了看虎儿,早已经泪流满面,她不过是个淳朴的妇人,哪里遇到过这么大的事。

    秦落烟见了,心情也沉了下来,走过去安慰道:“嫂子别急,我陪嫂子去看看,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我们不能慌了心神。”

    老李媳妇只能傻愣愣的点头,已经完全没了主见。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嘱咐二丫照顾好翼生和虎儿,自己则扶着老李媳妇跟老刘一起往衙门里走,心中却忐忑了起来,虽然和老李媳妇家说不上什么深厚的交情,可是对于热情淳朴的老李媳妇,她到底做不到不闻不问。

    路上,老刘又大概说了一下老李的情形,说是老李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做工,不知怎么的伤到了主人家的公子,当时就被主人家打得气息奄奄,李家老大为了维护老李跟着动了手,后来就被送到了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