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九十五章 寻人告示
    她的主动靠近,让付子墨的眸子微微紧缩,然后下一瞬他便将秦落烟打横抱了起来,烛光将他们的身影渐渐拉长,在地上投影出缠绵的痕迹。

    翼生和二丫看着付子墨将秦落烟抱进了屋子里,两人默契的低着头,没有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的言论,因为不管他们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夜,还很长,半夜的时候,下起了小雨。

    秦落烟听见窗户吱吱作响,这才起身随意裹了一件衣裳去关窗,正转身突然看见床上的人也睁开了眼睛。

    “王爷?”秦落烟走到床边,又将身子缩回了床铺里。

    付子墨伸手一勾将她拉入了怀中,“怎么起来了?”

    “窗户没关紧,我起来关窗,”秦落烟将头靠在付子墨的肩膀上,平心而论,如果抛开付子墨得到她的手段让她无法接受,如果不把他当成自己名正言顺的丈夫,如果只是一个情人的话,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

    有需要的时候来,满足了之后离开,两人在缠绵之后也有过小小的暧昧,所以渐渐的,秦落烟也想通了,如果她对他没有要求的话,那就没有希望,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两人就那么躺着,听着窗外的小雨,许久许久谁都没有开口。

    直到秦落烟以为付子墨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偶,却听见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几日来找你的势力很多,你可想好要投向谁?”

    秦落烟原本就没有睡意,往他的脖颈处蹭了蹭,“王爷就没有要招揽我的意思?”

    这倒是不想付子墨的风格,虽然她对政局并不了解,可是也知道武宣网手下也是有着军队的,据说还是以一当百的精良之军,而他明明知道她在择木而栖,却一直放任她的所作所为,这也是她总是觉得不安的地方。

    付子墨轻哼一声,“你人都是本王的,本王还需要招揽吗?至于谁想用你,对本王来说有什么影响,你给你他的技术,难道本王不能从你手中拿到?既然左右本王都没有损失,那为何要阻止?”

    真的只是这个原因?不知为何,他的说法秦落烟并不是很相信,不过她也知道付子墨既然已经给出了这个答案,那他就不会在给出其他有用的信息。

    秦落烟也就不再问这个问题了,想了想,她又问了一句,“再过一个月就是王爷大婚了吧,要做新郎了,有没有很激动很期盼?”

    付子墨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大手抚上她的身体,“怎么,舍不得本王娶别的女人?”不等她回答,他又接着道:“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武宣王府总有它的王妃,哪怕不是萧长月,也会有其他人。”

    对,还有其他人,可总归是那些身份地位和他可以相配的女人,而绝对不会是她。

    有时候,秦落烟真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观念下,他竟然可以轻松的当着她的面说出这句话,在他看来,她没有资格做王妃是一件根本不需要解释,而且非常正常合理的事情,他骨子里就觉得没有任何毛病。

    所以,秦落烟在想,他和她,总归只能做情人。

    秦落烟淡笑,“那我只有提前祝贺王爷新婚快乐了,王爷大婚之后,也要经常来我这里吗?”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萧长月能将自己的男人管住。

    “可能不方便来得太多。”

    那当真是太好了。秦落烟依旧带着笑,“那我可要伤心了,不过我也知道,王爷是在保护我,否则那准王妃发现了我,指不定怎么虐待我呢。”

    尼玛!作为一个见不得人的三儿,她还得装出一副感动欣喜的表情,这里的男权社会观念真是让她快要崩溃。

    付子墨嗤之一笑,拥着她不再说话,只有窗外的雨声还在继续。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当秦落烟醒来就已经发现付子墨已经离开,这样的关系还真像偷会情人。

    大街小巷在这一日,都张贴了一张告示,告示是南宫家借官府之手发出来的,实则是一张寻人画像,而要找的,就是昨日茶楼里出现过的秦落烟。

    秦落烟换上男装,跟着李龙一起来到了一个奴隶买卖市场,一路上就看见了不少这样的画像,她倒是没料到,南宫棋做事竟然如此的高调,似乎完全没有避讳任何人的意思,也是,人财大气粗,可以没有任何顾虑。

    李龙说昨日他跟踪吴家公子来这个市场里的一个小院子,竟然发现那小院子里竟然别有乾坤,根据他的观察,应该是专门给权贵们提供小倌弯了的地方,所以他今日专门带着秦落烟过来看看。

    两人顺着奴隶市场走了盏茶的功夫,终于来到了李龙所说的那个院子,那院子关着门,有一个男子正在敲门,似乎敲了三短两长的响声,里面的人打开了门,将门口的人迎了进去。

    “你确定吴公子已经进去了?”秦落烟问。

    “嗯,我亲眼看见的。而且通过观察,他昨日进去之后也是日落时分才出来,所以肯定今日呆的时间也不会短。”李龙说话的时候很是鄙夷,趁着年节掩人耳目,这吴公子也算玩得够尽兴的。

    “来的时候,看见满大街贴着的画像了吗?”秦落烟停在小院前的巷子口,问李龙。

    李龙点头,“看见了,那画像上画着的分明就是秦姑娘,不过我见您没说,所以爷就没有主动开口问。”

    秦落烟诧异了一瞬,随即看李龙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欣赏,这李龙虽然没什么文化,可是人倒是非常的机灵,“那画像上画的人就是我,南宫家要找的人,就是我。现在,你去揭一张告示,然后拿到南宫家去,就说我在这里。”

    “啊?我不认识字,不过听周围看告示的人说,好像南宫家找你可不像是好事,我如果去报了信,南宫家的人找过来,不是给姑娘惹麻烦吗?南宫家可是天下首富,别说南宫家了,就是一个南宫家做工的人,我们都惹不起的。”李龙很担心,没有马上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