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九十六章 隐蔽的小倌
    如果秦落烟这么一说,李龙立刻就去的话,那秦落烟就会真的失望了,如今听他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危,心中也有几分钦佩,“不要紧,你只管去领赏,我有办法脱身。”

    李龙有些犹豫,见秦落烟很坚持,只能点头答应。

    李龙按照秦落烟的吩咐去揭了告示就往南宫家去,南宫家的大宅在凤栖城的繁华地段,能在最繁华的地段修建好豪华大宅的,也只有首富能做得出来。

    而通常大户人家的正门是只有主子才能走的,所以李龙来到后门敲响了门,门内很快就有人来了,看见李龙手中拿着的告示,撇了撇嘴,将告示拿了就走,“等着吧,我这就去禀告主子。”

    来人拿了告示一路往七公子的院子去,刚走到院子就见一柄飞刀从院子里飞了出来,还好来人躲得及时,要是慢了一步,这条小命就算交代了。

    “七弟,这告示都已经张贴出去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到时候找到那个人你有气再撒气就是了,何苦现在自己在院子里生闷气。”南宫岩和南宫庭在院子里的凉亭里下棋,看见南宫棋扔了第十五把飞刀,两人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三哥,大哥,你们就知道说风凉话,你们的名声又没被这么糟蹋!你们说,那小子是不是有病?什么正常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能给我编排个那种罪名?我像断袖吗?本公子出如烟花之地的时候,他还在玩泥巴呢,竟然敢说我是断袖?也就他是爷们儿,要是个女的,你看我不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让她知道知道,本公子到底是不是断袖!”

    南宫棋气得不轻,手中的飞刀扬了扬,又准备往外仍,进门的小厮赶紧抱住了脑袋往里冲,叫到:“三公子,有人拿告示来领赏了,人就在后门。”

    南宫棋一听,收了手中的飞刀,转头对亭中两人吼道:“三哥,大哥,看来今天我们有得玩了。你们两个还下什么棋,走,走,我们修理那小子去!”

    亭中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收了棋子站起了身。

    这南宫棋是南宫老爷的老来子,是被南宫老爷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儿子,比起其他几个已经成家的公子,就这年纪小的让南宫老爷操碎了心,因为太过于疼爱,总是什么都想给他最好的,如今他的名声竟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顺坏了,怎么能让南宫老爷咽的下这口气,这步,专门嘱咐了老大和老三,无比要将那人找出来出口恶气。

    南宫庭和南宫岩正是开始参与南宫家生意的时候,正急着在老爷子面前挣表现,所以两人才花了大价钱走通了官府的门路发了告示,没想到这才一早上就有了消息。

    三人带了两名护卫就来了后门,看见门口等着的憨厚男子,南宫棋了立刻就冲了过去,“是你说看见了画上的人?你最好说的是实话,如果报错了消息,不但没有赏赐,你还得小心你的脑袋!”

    李龙一听,心中越发的忐忑了起来,看几人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看就是要去找秦落烟的麻烦,他又想了想来时秦落烟的吩咐,伸出手道:“我是真的看见了他,只要你们给了钱,我马上就带你们去。”

    “我堂堂南宫家还缺你这点儿银子?”南宫棋冷哼一声,随手掏出一张银票扔了过去,“赶紧带我们去找!”

    李龙捡起银票塞在怀中,这才带着几人往奴隶市场去。

    奴隶市场鱼龙混杂,一路上都是各种卖奴隶的小贩,小贩们看见南宫家人的床桌打扮,一个个就想看见金主一般的往前挤,挤上来的人实在太多,南宫棋等人又只带了两名护卫,所以一条街道走下来,三人的衣衫都有些狼狈。

    “你到底有没有弄错,那人真的在这种地方?”南宫棋整理着狼狈的衣衫,将怒气发泄了在李龙的身上。

    “到了,马上就到了。”李龙掩藏起眼中的冷笑,看见这几人狼狈的模样,心中很是满足,也难为他故意带着这几人走这条人最多也最脏乱的街了,“诺,经过这个转交就是那个院子。”李龙故意将嗓门儿吼得很大。

    秦落烟原本就等在巷子口,听见李龙的声音立刻就走到院子门口敲门,三短两长的声音,果然引来了门内的人。

    一名模样清秀的小厮来开了门,看见门口站着的秦落烟,狐疑的问:“你找谁?”

    “我是吴公子介绍来的。”秦落烟虽然没吃过猪肉可也见过猪跑,这种地方做得如此隐秘,一定不会招待外来客,肯定都是相熟的人介绍的才行。

    那小厮琢磨了一下,吴公子的确来了这里,所以也就信了她的话,将她让了进去。

    这一幕,刚好落入了南宫棋几人的眼中。

    “吴公子比我先来,他在哪里呢,你带我去找他吧,说好了两人一起玩的,他倒好,先玩上了。”秦落烟满嘴的抱怨,眼睛却不经意的打量着周围。

    这院子里都是模样清秀的小厮,连个丫鬟都没有看见,偶尔还能看见几个衣着打扮很是风流倜傥的男子,那些男子衣襟半敞,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出的风情,那些男子看见秦落烟都会含笑问好,极有礼貌又让人感觉亲切。

    秦落烟也是对开办这里的人无比佩服,能调教出这么一批既有气质又有容貌的帅哥,也难怪吴公子整日整日在在这里流连忘返了。

    小厮将秦落烟领导了一个独立的小院,正要去敲门,秦落烟却抬手阻止了他,“还是我去吧,我还想给他一个惊喜呢。”

    那小厮点点头,其实客人在院子的时候,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也是不允许进去打扰的,万一客人追究起来,他们也是要吃板子的,所以秦落烟这么一说,他立刻就 应了下来。

    秦落烟也不着急,动作慢腾腾的往门口出走,耳朵却一直留意着身后的动静,她怎么能这么早进去呢,她得等南宫家的人来了,才敲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