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九十八章 借刀杀人
    秦落烟目光冰凉的扫过混战一团的众人,冷冷的笑了一声,然后趁着众人慌乱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溜了出去。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离开,南宫家的人注意力全部在保护南宫棋身上,而这院子里的伙计的心思又都在吴公子的身上,所以,秦落烟的离开比想象中的还要简单。

    “不就是个死变态?打死了又值几个钱?”南宫棋一脚踩在吴公子的背上,然后猛地一踏,那吴公子立刻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那吴公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根本没有力气开口说话,倒是一边的管事,险些被这一脚吓得晕死过去,“小祖宗啊,快住手啊,这可是吴家的独苗,万一出了什么事,惹恼了宫里那位,我们可就要全部陪葬啦!”

    “宫里那位?”作为南宫家长子的南宫庭一怔,眉头紧皱,一把扯住那管事的领口问:“你说什么?赶紧说清楚!”

    他们南宫家是富甲天下,可是再富有,和宫中的势力比起来他们也还不够看,真是沾染到了皇家,他们南宫家也绝对不容易脱身。

    “这吴家不是出了一个正得宠的妃子吗?淑妃,吴淑妃啊!这吴公子就是她娘家的亲弟弟,吴家就这一根独苗苗!所以啊,小祖宗们啊,你们赶快手下留情吧,不然小的我真的要死了。”管事的跌跌撞撞的抱住了南宫棋的腿。

    南宫棋听见他的话,一脚就将他踹开了去,“滚开!既然他的身份如此特殊,你刚才怎么不说,怎么,是想坑害我南宫家吗?”

    管事的倒在地上,也呕出一口鲜血,他也委屈,他倒是要有机会说啊,你们几位爷一上来就打,也没给他一点儿时间解释啊。

    南宫庭将南宫棋和南宫岩劝住,两人这才收了手,再看那地上倒在的吴公子,脸色已经惨白但了极致。

    “还不赶紧去找个大夫!”关键时刻,最有主见的还是南宫庭,吩咐管事的去找人,又让两名护卫将那吴公子抬起来。

    两名护卫立刻弯腰去抬人,可是两人将人抬起来的时候,却见吴公子的身体已经软趴趴,似乎没了一点儿意识。

    南宫庭心中一咯噔,脸色铁青的走过去,伸出手探了探吴公子的鼻息,立刻惊恐的后退了一步,“死、死了。”

    如果是换了别人,这人打死就打死了,他们又不是没打死过人,无非就是赔点儿银子了事,只要出手够大方,谁也不敢说什么,可是这吴家的独苗……

    “大哥,怎么办,如果真是吴家的人,我们是不是闯祸了?”这个时候,南宫棋也不敢掉以轻心,懊恼的低咒一声,“都怪那个该死的臭小子!咦,这样说起来,那臭小子哪儿去了?”

    几人这才发现院子里早已经没了秦落烟的身影,事到如今,哪怕再蠢笨的人看出来事有蹊跷,他们几个,怕是成了别人手中的刀,借刀杀人的刀!

    “特么的,我一定要杀了那个臭小子!”南宫棋气得一脚踹翻了身旁的护卫,那护卫捂着膝盖不敢吭声。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我们要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这吴公子是死了……”南宫岩也发愁,只能看向主心骨的大哥南宫庭。

    南宫庭烦闷的在院子里徘徊了一阵,终于一咬牙,道:“如今之计,只有将这吴公子断袖的变态癖好传言出去,如果是死在了这种地方,那吴家为了宫中娘娘的声誉,势必也不敢声张。”

    南宫棋和南宫岩一听,顿时觉得这注意不错,几人一合计,立刻找人去做。

    不到一天的时间,凤栖城的大街小巷就传传遍了一个消息,东街吴家的独苗吴公子是个断袖,而且还特别会玩,这不,竟然还死在了小倌倌的身上。

    传消息的人说的有凭有据,又有曾经伺候过吴公子的小倌儿出来作证,说自己曾经被吴公子以百般手段摧残,老天有眼竟然让他猝死在纵欲之时。

    也许是因为证据太多,认证也多,所以这个消息竟然得到了凤栖城百姓多数人的认可,几乎所有人都说这样的变态死了才好。

    当这个消息从李龙的口中传到秦落烟这里的时候,秦落烟笑了。

    伴晚的时候,天空有晚霞,她就沏了一壶茶坐在院子里,李龙说完这个消息就跪在了她的面前,“秦姑娘替我爹报了仇,就是我李龙的大恩人,只要秦姑娘一句话,我李龙就是为您去死也甘心。”

    秦落烟听他这么一说,视线才从远处的天边收回,她的脸上依旧淡然无波,只是虚虚的抬了抬手,“你死了,你娘你弟弟怎么办。起来吧,我这么做也不只是为了你们,不过是让自己安心罢了。不过,你得罪了吴家,怕是木匠一行是做不下去了,你一个男人到底也要养家糊口,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来我这里当个护卫可好?”

    经过这一番观察,她倒是觉得李龙是个可造之材,至少遇到事情的机灵劲就能省去很多麻烦。

    李龙愣了愣,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她。

    秦落烟又道:“当然,工钱是要给的,你和二丫以后就拿一样的工钱,每个月的工钱足够你养家了。等你有了钟意的人,我也可以给你准备礼金让你娶个好媳妇。”

    “我李龙愿意!”李龙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只是我不识字,这卖身契还得姑娘来写,写好了我摁手印!”

    秦落烟失笑,摇了摇头,“不用卖身契,你还是你,不是我的奴隶,只是我聘请的工人。”

    奴隶,她自己尚且不愿意将所有交给那个男人,她又怎么会要求别人成为她的奴隶?哪怕全世界的观念和她不一样,可是她还是固执的要保留住自己的本心。

    “不用卖身契,还给工钱?”李龙五尺男儿,那一瞬,眼眶中竟有些湿润,他再一次磕了头,低吼道:“我李龙对天发誓,这一生一世,绝不会背叛姑娘!”

    誓言啊……秦落烟听了,去只是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