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零二章 奢侈的半年
    “那我自己来吧,身上的伤太难看,不想给王爷看。”她做足了小女人的姿态,向他伸出了手。

    傅子墨脸色沉了沉,却没有拒绝,将手中的瓷瓶给了她,他则是坐到了方桌旁,“本王可以不动手,不过会看着你自己动手。”

    秦落烟嘴角一扯,这变态的癖好又发了?还是她被人睡得太多了,所以成了彻头彻尾的熟女?是她思想太不单纯了?

    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惹得傅子墨的瞳孔一阵瑟缩,他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摄人心魂的笑,站起身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勾起她的下巴,“女人,你这是在用眼神挑逗本王?”

    “误会!”绝对是误会,她是有病会挑逗他?

    不过下一瞬,傅子墨的吻还是落在了她的红唇声,将她扑倒在床的时候,他低咒了一声,“小妖精!”

    秦落烟嘴角一抽,呵呵了!

    她倒是忘了,傅子墨在这方面骨子里的放纵,她突然想起了一部很久以前看的电视剧,电视剧里男猪脚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可是还是在外面养了很多小姑娘,他对自己的妻子很温柔,哪怕在那方面也唯恐自己动作粗鲁而伤了她,可是对于外面的女人,他在那种事的时候却像一头野兽。

    那时候,她虽然看完了整部电视剧,可是却终是理解不了为何一个男人明明爱着自己的妻子却还是在外面玩,现在,当她成为了男人在外面的女人时,她突然就懂了。

    傅子墨同意她离开了,哪怕他的底线是半年。

    可是半年,对于秦落烟来说已经很奢侈了,她要用半年的时间让自己走到一个谁也不敢轻视的地位,然后半年之后,哪怕你是武宣王又如何?

    院子里,李龙在厨房门口帮二丫劈柴,听见房间里传来的声音,他一阵面红耳赤,劈柴的时候更是连头也不敢抬了,只是,当听见暧昧声音中夹杂着痛苦低呼的时候,他猛地脸色惨白。

    他是个男人,哪怕他还未曾娶妻,可是有些事情,但凡是个男人都懂。

    “二丫,那个男人有娶小姐的打算吗?”李龙沉声问。

    二丫的脸上也有伤,覆辙黑漆漆的药膏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是看着她哀伤的表情,却不会有人觉得丝毫滑稽,“没有,他很快就要娶别的女人了,他看不上小姐的身份,所以没打算娶小姐。”

    “什么?”李龙一听,立刻丢掉斧头怒气冲冲的就往屋子的方向去,二丫眼疾手快的扯住了他的胳膊。

    “你做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那是武宣王!武宣王!”二丫低吼出声,随即眼中涌出了泪水。

    李龙握着拳头,脸色白了又白,武宣王三个字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心头,只要是南越国的臣民,谁不知道武宣王?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的战神,不要说他们这几个,就是再来一千个也动不了他一个手指头。

    “那、那小姐怎么办……一个女人没了名节,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李龙受过秦落烟的大恩,心中又对她甚是佩服,见她如此受辱憋屈,他怎能不恨。

    二丫擦了擦眼泪,咬着牙道:“我会照顾小姐一辈子的,哪怕她不嫁人生子也有我给她养老送终!而且,小姐说,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李龙沉默了一阵,懊恼的长叹一声,又捡起了地的斧头劈柴,只是这一次,他似乎用了全部的力气,咔嚓一声,一截碗口粗的木头就被他劈成了两半。

    远处的金木将两人的动作神态看在眼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他摇头叹息一声,这才往翼生的房间走去,敲了几下房门,翼生就怯生生的打开了房门。翼生的眼角还有泪痕,他不自觉的往秦落烟的房间看了一眼,鼻头一酸,却忍住没哭。

    “金木统领,是有您师兄的消息了吗?”

    金木点点头,用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我师兄来信了,说是答应收你这个徒弟,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能带你去拜师。”

    “金牧统领请说。”翼生很有礼貌,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有时候看上去比大人还要成熟几分。

    金木往远处的屋子看了一眼,道:“我要你发誓,无论将来你从我师兄哪里学了什么本领,永远不能用你所学来对付王爷!”

    他不是看不出这孩子对武宣王的敌意,可是王爷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般不堪,他的命是王爷的,他绝对不会做对于王爷来说有潜在威胁的事。

    翼生一听,震惊的张大了嘴,突然,他愤恨的低吼:“那我还学那些本领来做什么?我不学了!”

    他学本事,就是能有一天能挡在秦落烟的面前保护她,如果他学得再厉害,都无法保护她不受武宣王的伤害,那他学来做什么?

    “不学?”金木眉头拧紧,“在你的眼中,王爷是你的仇人?”

    “他在欺负姐姐!”翼生咬牙道。

    金木无奈的摇了摇头,“王爷永远不该是你的仇人,别忘了,当初是王爷从那个变态员外的手中救下了你!而且,伤害秦姑娘的,也绝对不会是王爷。你仔细想想我的条件,如果愿意的话再来找我吧。”

    当傅子墨穿戴整齐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金木准备好马车之后,两人就匆匆离开了。

    二丫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还专门熬了鸡汤,她刚将碗筷摆上桌,就看见秦落烟走了进来,“咦,小姐,你脸上的伤……”

    秦落烟不明所以,抬手摸了摸,似乎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比起开始来已经好了很多,“我的伤怎么了?”

    二丫还没回答,倒是一旁的李龙也诧异的问:“小姐,你和二丫脸上的伤差不多,可是现在你的脸和二丫的脸看上去差别好大!”

    秦落烟脸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些淡淡的痕迹,相比之下二丫抹着黑色药膏的脸还能看出不少青紫浮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