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零三章 离开
    听完两人的解释,秦落烟也是怔了怔,傅子墨给的药果然不同凡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就有这么好的效果。

    她当即从怀中拿出了小瓷瓶,将剩下来的药递给了二丫,“这是傅子墨给的,你拿去敷吧,女孩子脸上留了疤不好看,将来我们二丫还要嫁个好人家的。”

    秦落烟的笑容在晕黄的烛光下点点灿烂,虽然二丫知道那药究竟值多少钱,可是看这药的效果和原本的主人傅子墨,她就知道,这药绝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我,我只是个丫鬟,人粗命贱,这药太金贵了,我不能用。”二丫摇手拒绝。

    秦落烟的手僵硬在空中,整个人似乎被“人粗命贱”四个字刺痛,“胡说!药再金贵能有人重要?拿去,否则我就真的生气了!”

    二丫怯生生的盯着秦落烟,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直到确定秦落烟不是开玩笑,她才将药接了过来。

    “这才乖嘛,什么是都比不上人重要。好了,赶紧来吃饭吧,对了,翼生呢?”秦落烟看了一圈没看见翼生,忍不住问。

    二丫者才回过神,“我这就去叫,他在房间里呢。”

    “整天躲在房间里做什么?这个习惯以后得给他改改,男孩子还是要阳光一些才好。”秦落烟一边说,又一边招呼着李龙坐下吃饭。

    李龙捧着碗,欲言又止,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埋头吃饭。早些时候,二丫曾告诉过他,翼生也害怕听见她被欺负的声音,所以每次她被欺负的时候,翼生就会躲到房间里去。李龙琢磨了一阵,还是觉得这件事不要让秦落烟知道得好。

    二丫很快带来了翼生,晚饭正式开始,只是几人都有些沉默,除了秦落烟故作轻松的不时候讲几个笑话,几人附和着笑几声以外,竟是没有人开口说话。

    很多年以后,在一个浪潮汹涌的海边,趁着落日的余晖,翼生坐在沙滩上对身旁裹着纱巾的秦落烟说,每次她被欺负以后,他都想告诉她,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看着她笑,比看她哭还难受。

    用一场刻意的挨揍,秦落烟替自己争取到了半年的时间,所以第二天一早,秦落烟就二丫开始收拾行礼,准备尽快带着介绍信去天机阁。

    临走之前,她还有一件未完成的事就是翼生拜师傅的事,她正想出门去找金木,想问一问他进展。

    翼生原本不打算告诉她,见她要去找金木,这才不得已将金木昨日说的话告诉了她。

    “所以我不想去拜师了。”翼生低埋着头,小手扯着秦落烟的袖子。

    老实说,秦落烟听见金木开出这个条件的时候有点儿吃惊,不过很快她又觉得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翼生到底是个孩子,很多想法自然不难从他的眼中看清。

    她伸手摸了摸翼生的头,“翼生,哪怕你将来学成归来,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你去对付傅子墨!”

    “嗯?”翼生有些听不懂。

    秦落烟拉着翼生来到长廊的木栏杆上坐下,“我不希望你是靠仇恨而活下去,你忘了,我给你取名字为翼生,我是想你带着希望活下去的。所以,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不需要你为我对付傅子墨,你拜师学艺,应该是为了自己能活得更好,明白吗?”

    翼生摇摇头,似懂非懂。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又道:“总之,我是希望你答应金木的条件,然后去拜师学艺的。至于将来,我若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怎么有脸还活下去?你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好么?”

    “如果姐姐让我去,我就去。”他不需要完全理解她的问,他只需要完全信任她就好。

    秦落烟点点头,“那好,等我们离开之后,你就去找金木统领,跟着他去拜师吧。”

    “好。我听姐姐的话。”翼生乖巧的回握她的手,有不舍的道:“你们……今天就要走吗?”

    秦落烟知道他舍不得,她又何尝舍得,“嗯,傅子墨只给了我半年时间,所以我不能浪费了。而且,我不早些走,难不成看着那个他准备迎娶王妃吗?”

    虽然她不爱他,可是,到底是她这辈子第一个男人,就这样被他放弃,她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呢。

    “走了也好,眼不见为净。”翼生难得的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秦落烟一阵诧异,不过随即又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你这小子,说话倒是直接。”

    翼生没有说话,只是直愣愣的盯着她的脸,似乎想将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记忆的最深处。

    秦落烟一行人本来就多少行礼,所以收拾起来也很快,她没有带李龙走,李龙是李家现在唯一的支撑,他若是走了,秦落烟担心李家媳妇接受不了,所以尽管李龙强烈要求,秦落烟还是将他留了下来。

    李龙是拗不过秦落烟的,所以只能带着李家媳妇和虎儿一起将秦落烟送到了城门口。

    “秦姑娘,你可要早些回来,等你回来,嫂子给你做好吃的。”李家媳妇也舍不得,忍不住抹着眼泪。

    秦落烟点点头,又对李龙吩咐道:“好好照顾你娘,我在院子的大榕树下留了点儿银子,回头你去取了,拿着银子找个教书先生教你和虎儿认字。”

    “姑娘……”李龙喉头一阵哽咽,没想到她竟然想得如此周全,知道太不会接受她的银子,竟然用了这样的方式。

    “不用说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秦落烟淡淡一笑,对李家媳妇几人福了福身子就转身走了。

    二丫也摇手道别然后跟了上去,许是她转身的时候太着急,脚步踉跄险些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马车。

    “哪里来的丫头,不想活了吗?滚开!”驾车的是个半百的老头儿,拉着缰绳对二丫骂骂咧咧。

    “是你险些撞了人,你还有理了?”二丫不服气,也呛声回去。

    秦落烟正要上前,突然看清了那个赶车的老者,眉头一皱,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将身形隐藏在了人群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