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零四章 人皮面具
    “你这小丫头片子是不是专门来讹人的?我们的马车走的是正道,你突然闯过来,我没怪你惊了我的马就不错了,你还恶人先告状?”车夫火气挺大,扬起手中的马鞭就要往二丫身上抽。

    “罢了!”马车里传出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我们刚来凤栖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哪里有时间还在这里耽搁。”

    那车夫一听,这才悻悻的放下马鞭,“算你丫头运气好,碰上我家老爷心情好,换了平时有你的苦头吃。”

    车夫赶着马车往前走,后面跟着的几辆马车也渐渐从二丫的眼前经过。

    二丫还有些愤愤不平,一转眼却没看见秦落烟的身影,正着急,又见秦落烟从人群后走了出来,而她的目光却久久落在了远去的马车上。

    “小姐,那些人你认识?”二丫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忍不住问。

    秦落烟淡淡的一笑,摇摇头,“不认识。”

    怎么能不认识,这一大家子人曾经对她可是很是不薄呢,只是,秦天城竟然被调回了京城吗?这样的命运安排,倒是让秦落烟对未来多出了一抹期待来,毕竟,她惯于是个记仇的,自己和梧桐险些死在将军夫人的手上,这笔仇,有机会一定得报了才行。

    两人在城门口租了一辆马车,车轮滚动,马车离凤栖城越来越远。马车里,秦落烟忍不住掀起车帘往后看了一眼,繁华的凤栖城啊,半年以后当她回来的时候,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呢?

    武宣王府里,有人送来了一头白色猛虎,猛虎被关在铁笼子里,目光凶狠的瞪着周围的人。

    傅子墨从身旁随从的手中接过一块血淋淋的鲜肉,然后扔进了那笼子里,猛虎一咬牙将鲜肉叼住,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王爷,秦姑娘离京了。”金木从院子外走了进来,看见那白虎的时候面不改色。

    傅子墨冷哼一声,“她倒是迫不及待的走了。”

    “秦姑娘只是离开半年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金木也学着傅子墨的样子拿了一块肉扔进了笼子里,可是那猛虎竟然看也不看一眼,径直走到了笼子的另一旁,“呀,这畜生还有灵性?”

    “自然,否则我怎么会收下它。”傅子墨命人将那块猛虎不吃的鲜肉清理了,这才拿起一旁的白布擦手,“半年就回来?你觉得本王等得了半年?”

    “那王爷放秦姑娘离开的意思是?”金木越发疑惑了。

    傅子墨擦干净手才往书房走,“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天机阁的老巢,你说,跟着秦落烟是不是能很容易就找到了?”

    金木脚步一顿,震惊的看着自家主子的背影,原来主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他快步跟了上去,又问:“那主子已经派人去跟了?”

    “是有人跟着,不过快要到天机阁的时候,这些人就没用了,据说天机阁周围机关重重,你觉得这些人能跟进去?”傅子墨笑容淡定,走到书架旁,也不知道他摁了那个机关,书架就向两旁滑开去,然后露出了里面的暗格,他从暗格中取出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张人皮面具,他拿起面具,薄如蝉翼的面具很轻,做过很精致。

    金木诧异的看了看,突然回过神来,大惊道:“王爷是打算亲自去?”

    “天机阁里的秘密,也是适合昭告于天下了,本王说过,若能为本王所用当然最好,如果不能为本王所用,那也不能给敌人留下机会。”傅子墨将人皮面具覆盖上自己的脸颊,那人皮面具像是又自动伸缩功能一般,迅速贴合他脸部的皮肤,不过一瞬就呈现出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来,“这样也好,至少这次去天机阁还能有美人儿作伴。”

    金木没有说话,美人儿作伴,也只是因为那美人儿是秦姑娘而已,换了旁人,王爷能有这么大的兴趣?

    只是这句话,金木不敢说出口,有些事情,当本人都不肯定的时候,其他人说再多反而是自找麻烦。

    天机阁的所在地距离凤栖城有八百多里,临近的城市叫做禹城,禹城不算繁华,是一个很普通的内陆城市,城市中间有一条大河穿城而过,城市四面临山,多有俊秀的山峰和如画的美景,所以禹城也是很多文人们喜爱来的地方。

    马车行了五六天的路程才来到了禹城,秦落烟准备和二丫在禹城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去天机阁,毕竟,到了禹城,天机阁就不远了,应该一天以内就能赶到。

    去了好几个客栈,客栈都说客满,这倒是让秦落烟吃了一惊,这样一个不算繁华的城市客栈居然客满,难不成是城中有什么大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间还有空房的客栈,秦落烟和二丫已经累到快要散架,趁着店小二送热水来的空档,秦落烟也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小二哥,这城中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怎么几乎每家客栈都住满了?”

    那店小二将热水放下,笑嘻嘻的回答:“两位姑娘一看就是没来过禹城的,不过两位可听过天机阁?就是那个以机关设计和武器制作出名的天机阁?”

    “天机阁啊,当然听说过,怎么,这事儿和天机阁有关?”秦落烟不动声色的又问。

    “可不是嘛,天机阁每隔三年就会对外招收门徒,再过几日就是天机阁招收门徒的日子,所以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的人自然就不在少数。从天机阁里出来的匠人,哪一个不是各方势力争抢的能人异士?如果我要是匠人啊,也要去试一试,一旦金了天机阁,那就离飞黄腾达不远咯。”

    店小二说得满脸的羡慕,又摇了摇头,“可惜啊,我对那方面是一窍不通,也不知道今年又有那些幸运儿能进入天机阁。”

    店小二摇着头退出了房间,二丫将热水倒进了盆里准备伺候秦落烟洗漱,突然间秦落烟在怔怔的出神,“小姐?您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