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零八章 大神随意指
    因为二丫不是来参加门徒筛选的人,所以黑衣人们并不允许这种情况下还有随从跟上,所以二丫被留在了酒楼里,秦落烟给了她一些银子,准备进了天机阁之后再想办法来接她。

    秦落烟不着急,反正不管通过与否,她已经有了内定名额,所以看向旁边的吴铭和奈何欢,奈何欢也没有要着急的意思,甚至由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过。

    武铭则是冷眼看着那些那罗盘讨论半天的人,“凡夫俗子!”

    这自信,还当真是非一般的高。秦落烟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不是说你能帮上忙吗?你来说说,我们往哪边走?”武铭一脸挑衅的看向奈何欢。

    奈何欢也不动怒,只是抬起手缓缓的随意指了一个方向,他指得很随意,随意到让人忍不住觉得他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而只是在撞运气。

    秦落烟嘴角一抽,忍不住问:“不用算一算?”

    “有什么好算的?”奈何欢问得一脸正经,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秦落烟被问得有些懵,只能转头看向吴铭,“你也觉得走那边?”

    吴铭的脸上此刻表情非常的怪异,好几次,秦落烟都看见他喉头滚动似乎想对奈何欢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他却选择没有开口,而是对秦落烟点了点头。

    “这都能蒙对?”武铭点头,意思是说他也同意奈何欢选择的方向?这倒是让秦落烟忍不住对奈何欢刮目相看了,完全没有方向的时候,他随意一指竟然能指对明路,这完全就是开挂的节奏啊。

    三人按照选择的方向走去,浓雾越发的大了,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一切,甚至最开始还能听见不远处有人在讨论的声音,走了一会儿之后除了三人沉稳的呼吸声,竟然再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连鸟兽虫鸣都没有!

    秦落烟终于明白为何这次筛选要让人组队进行了,如果一个人走在浓雾之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那种情形太恐怖了,组队下来,至少你还能看见身旁有人,至少证明,你还活着。

    在浓雾之中走了约莫盏茶的时间,终于能看见周围的树木了,那些树木都很高大,仰起头来的时候被浓雾遮盖了枝叶,连天空也看不见,只能看见周围紧密相连的树木。

    走在最前头的吴铭停下了脚步,又回头问走在最后的奈何欢,“这一次,你说往哪边走?”

    奈何欢却冷哼一声,“怎么又问我,你不是自信满满?这一次你来说!”

    一句话,已经可以看出奈何欢虽然总是带着笑,但是却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他已经指点了一次,这一次轮也该轮到吴铭了。

    武铭也自知道有些说不过去,所以愤愤的回头往左侧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秦落烟不懂也懒得发表意见,只是跟着吴铭走,倒是奈何欢竟然也点点头,没有说话的跟了过来。

    秦落烟知道,这一次,应该是武铭也选对了。

    这两个人,没有用任何辅助工具,竟然能在大雾中辨别方向而且选出了正确的方位,让秦落烟觉得自己像是突然捡到了宝,怎么这两个大神一般的存在,就选了她这么一个拖油瓶呢?

    “救命啊!”

    突然,远处传来了惊恐的叫喊声。

    三人脚步一顿,不自觉的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这声音倒是有些耳熟。”秦落烟记忆里很好,听过的声音不难记起,对了,不就是那些曾经三番两次奚落她是个女人的人吗?看来他们也走到了这里?

    “嗯,那几个戏虐你,说女人不配参加筛选的人。”奈何欢淡淡的说,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的厌烦。

    秦落烟没有想到,他竟然也听出来了,“我们要过去看看吗?”

    “对欺负过你的人,你要去帮忙?”奈何欢勾了勾唇角,明显写着不认同。

    秦落烟耸耸肩,“我只是问问,没说要去帮忙。”

    武铭听见两人的对话,倒是立马点头同意了,“对,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既然他在叫救命,没准儿周围还真有什么。”

    秦落烟可不是玛丽苏,随处表现自己的善良大度,相反,她其实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如果换了别人叫救命,也许她还有有犹豫,不过对于那几人,抱歉,她实在不想做个被道德绑架的人。

    三人继续往前走,那叫救命的声音也渐渐变小,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完全听不见,至于他们遇见了什么,似乎和秦落烟几人没有关系。

    “咦?”走在最前头的武铭突然停了下来,弯下腰捡起了地上一根树枝,那树枝上挂着一块布条,似乎是从人的衣服上扯下来的,布条还有些未干涸的鲜血。

    秦落烟和奈何欢走近了凑过去一看,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看来这里比我们想象的要危险。”

    “嗯,这受伤的人应该是从那个方向来的,而我们要走的也是那个方向,这个树林里只有一个生门,我们没有其他的路可走。”武铭脸色难看的道。

    “那就走吧。”奈何欢突然倾身上千拉着秦落烟的胳膊将她摁在自己身旁,“你就走在我身边,有什么事就往我身上靠。”

    要不是他说得太认真,但是这句话听上去就给人一种他在调戏她的感觉。

    “好。”秦落烟没有矫情的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有危险的时候,但凡有个一依靠,只要能保命她都会毫不犹豫的靠过去。

    武铭一听,立刻走到了奈何欢的另一边,他也靠奈何欢很近很近。

    “你做什么?”奈何欢对于他莫名其妙的举动也是很疑惑。

    武铭白了他一眼,“怎么了,大家都是队友,你不是说有危险向你靠拢吗?我又不会武功,当然得离你近点儿。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姓武,就一定会武功了?那姓金的一定有金子?”

    他说得理所当然,竟让人无力反驳,只是一个大男人靠着另外一个大男人走,这画风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