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浓雾之中竟然是你
    如果那人没有戴面具的话,那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因为秦落烟看见那人手上的青筋已经暴怒。

    眼看着血狼一头一头倒下,奈何欢的周围已经有几十头血狼的尸体了,周围的血腥气很浓郁,铺天盖地的血腥味时刻刺激着人的神经,勾勒起灵魂深处最深的恐惧。

    不知道戴面具的人是怕了,还是像奈何欢说的那样,他心疼了,总之,面具人握着的拳头渐渐松开,然后他一步一步从来时的地方又退回了浓雾之中。

    当他离开之后,又响起了那种奇怪的音乐声,然后剩下的血狼似乎听见了召唤,竟然也渐渐的撤退了。

    一场原本无法避免的生死危机,因为奈何欢一个人扭转了战局。

    这个时候,秦落烟真的非常庆幸,还好,在酒楼的时候他选择来到了这个队伍,否则,今日就是他们几人的死期。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她怔了怔,低头一看,才发现他的指节白得有些异常,再看他的脸,脸色依旧不变,可是唇色已经有些发紫。

    “你没事吧?”秦落烟赶紧伸手扶住了他的腰,这才发现他的身体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冰凉刺骨。按理说他经过这么一番大的战斗,体力消耗很大,就像是剧烈运动一般,身体应该出汗发热,可是偏偏他的身体竟然冷得刺骨。

    他死死的抓着她的胳膊,冷冷的目光扫过黑衣大汉和倒在地上哀嚎的武铭,然后,他猛的拉着她往浓雾深处走。

    “你干什么?”秦落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拉出去很远,她回头,视线被浓雾遮掩,根本已经看不见黑衣大汉几人。

    奈何欢看上去很着急,脚步越快越有些漂浮。

    秦落烟想挣扎,可是看得出他的情况很不好,脑海里出现的是从血狼出现开始,他就没有松开过自己的胳膊,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都没有放手,竟然用一只手却面对危险,所以秦落烟到底还是放弃了挣扎,怕他经受不住而倒下。

    终于,他靠着一棵大树停了下来,他虚弱的顺着树干滑在地上,然后拉着她蹲在了自己的面前。

    然后,在秦落烟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原本抓着她胳膊的手渐渐往下,然后握住了她的手掌,再来,在秦落烟震惊的目光下,他拉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身下摁去。

    “你!”秦落烟脸颊猛地红透了,她的掌心里,那让人脸红心跳的硬度提醒着她那是什么。

    她不是纯情的少女,装不出什么都不懂的模样,只是,都这个时候了,这奈何欢竟然会想那档子事?这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你还愣着做什么?不懂?”奈何欢的声音听上去是在压抑着什么。

    这样低沉的声音,秦落烟听到过太多,每每傅子墨俯在她身上的时候,都是这种压抑又痛苦的声音。

    秦落烟被他的话问得一时无语,懂,又怎么样?她懂,她就要伺候他?一个陌生人,在这种时候?在这种地方?她做不到!傅子墨欺负她就算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也来欺负她?她的脸上就写着“请你随时玩弄”的字?怎么这些男的都觉得她见了男人就得往上扑?

    她很愤怒,用没有被束缚的那只手直接扬起甩了奈何欢一巴掌,“你把我当什么了?”

    这一巴掌,她用了十足的力气,似乎将对傅子墨的不满也连带的发泄在了这一巴掌上。

    奈何欢被她打得有些猛,眸子里有过一瞬间的清醒,不过随即又被欲望所替代,他喉头滚动,吞了吞口水,抬起另一只手抓住了她大巴掌的那只手,然后带着那只手直接从自己的裤头伸了进去。

    那一瞬间,秦落烟真是想杀了他的心都有!这什么人啊!

    “你放手!”秦落烟低吼出声。

    奈何欢笑了,笑的时候脸皮没动,反复只是眼睛在笑,“我可以放手,但是你不能放手。”

    她,她不放手,难不成还一直抓着?

    “奈何欢!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秦落烟有些无力,挣扎着,可是他抓得紧,她怎么也挣不脱。

    “我知道。”奈何欢淡淡的道。

    你知道,你知道个屁!

    秦落烟真是要疯了,几次深呼吸都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奈何欢!我有男人了!你挺清楚了,我有男人了,至少目前来说我还没有想过要找第二个!”

    天下男人一般黑,如果可以,她想一个人过,哪个男人也不要了,可以吗?

    谁知道她的话才刚说,奈何欢却笑了,一双眸子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的脸,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儿什么。

    见他没说话,秦落烟又继续道:“我说的是真的,我有男人!所以,请你,放过我,行吗?山下的镇上有青楼,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可以去那里……”

    只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倾身过来,用薄唇堵住了她的嘴,而且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无比强势的闯入了她的口中。

    “我知道,你有男人了,我,不介意!”奈何欢说话的时候直接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中。

    秦落烟要被现在这种情况折磨疯了,她狼狈的被他固定在怀中,手中还被那恐怖的温度烫得发慌,和一个第一天见面的人,她真要鄙视自己了。

    越想,她越觉得有些委屈,她这都是经历的什么事?她哪里就写着可以让男人随意玩弄了,为什么这些男人想的都是得到她的身体?而且总是选择这种不尊重她的方式?

    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那种绝望又无奈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来,面对傅子墨她反抗不了,而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她又反抗不了?她活得如此卑微,就好像她在努力,也挣脱不了这种命运。

    她的眼泪落在他的脖颈之间,他一怔,突然盯着她的眼睛,秦落烟以为他会动怒的,可是没有,他反而在笑,然后,在秦落烟视线快要模糊的时候,他缓缓的抬起手,手指抚在脸颊边。

    诡异的一幕瞬间出现了,他的手指轻轻一扯,竟然扯下一张人皮!不,是人皮面具!

    然后,秦落烟以为自己眼花了,擦了擦眼泪又仔细一看,顿时脸色苍白一片,“傅子墨!”

    奈何欢竟然是傅子墨!

    她怎么也没想到,奈何欢竟然是傅子墨!

    “这样,你可以伺候本王了吗?”傅子墨淡笑了一下,随手将人皮面具一扔,手就从她的领口伸了进去。

    他的手掌很粗糙,像是带了一根根小刺,刺激着她的每一寸皮肤,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衣衫已然凌乱不堪。

    他就那么强势的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将暧昧缠绵的气息释放到了极致。

    浓雾之中,弥漫着淫靡的味道,也许是因为先前才经历过生死,再突然看见傅子墨的时候,秦落烟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安心。

    这一次,她很放松,很放松,甚至在他释放自己的时候,她也像是飞入了云端,在他的嘲笑声中,她竟然晕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浓雾也散去了不少。

    秦落烟睁开眼睛,发现她还被他搂在怀中,她挣扎着想起身,突然听见耳边他传来的轻笑,“别乱动,如果你还想再晕一次的话。”

    被他这么一吓,秦落烟顿时不敢动了,只是动作很小心很小心的将自己敞开的衣裳拢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又惹得傅子墨一阵失笑。

    “你别总是笑。”秦落烟恼羞成怒,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傅子墨却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怎么,本王笑得太好看,你怕把持不住又要主动献身?”

    “……”秦落烟嘴角一抽,对于他又开始耍流氓的行径懒得回应。

    当她以为他还要欺负她的时候,他却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那动作温柔得让秦落烟很诧异,只听他道:“刚才你说的话,不要忘了。”

    “……”她刚才说什么了?

    “你忘了?”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傅子墨脸色一沉,伸手就摁住了她的腰,大有一种只要她敢说忘了,他就要再把她压在身下一次的意思。

    秦落烟赶紧仔细回想,实在不确定他说的到底是哪一句,“我有男人了,目前不打算找第二个?”

    “不是目前,而是永远不允许!”傅子墨纠正了她的说辞,“本王用过的女人,这天下谁还敢用?”

    还是这狂妄到让人想揍他的语气,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是一阵后怕,虽然她不想找其他的男人,并不是因为对傅子墨衷心,不过是实在有些厌烦了而已。不过幸好,幸好她没有乱说话,而且似乎被他听去的是他想听的意思。

    “你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什么随时随地要……”后面的秦落烟没有说出口,不过她想,他肯定能听懂。